营商有道‧卡片市场没落? 只是在等下个春天 | 中国报 ChinaPress

营商有道‧卡片市场没落? 只是在等下个春天

Postcare專做明信片生意,徐傳文(右)和何潔儀希望大家多寫字,給家人朋友們寄一張有溫度的卡片。
Postcare专做明信片生意,徐传文(右)和何洁仪希望大家多写字,给家人朋友们寄一张有温度的卡片。
原字活板室專做客製化卡片生意,黃子兼(左起)、梁競介和庄佩芬不斷求新求變,順應市場需求的同時,也要力保活板印刷不被淘汰。
原字活板室专做客制化卡片生意,黄子兼(左起)、梁竞介和庄佩芬不断求新求变,顺应市场需求的同时,也要力保活板印刷不被淘汰。

报导:林慧莲



今年情人节,你买卡片了吗?过年,写过祝福的寄语吗?现代人,真的都不写字、不寄卡片了吗?

若真的没人写,没人买,有个行业注定消失,那就是这些卡片背后的创意人;印刷商还在,还可以帮大家印广告宣传单,但专门在为动脑想卡片创意的人,是留也留不住。

不过,要说本地卡片市场正在衰落,倒不如说它像是含苞待放的花朵,正在等待下一次的绽放。

本地,有不少年轻人正默默做着卡片生意。

《中国报》采访了3组“疯魔”卡片的创意人,他们各有不同的创业理念,做着不同的卡片生意,在这个载浮载沉的卡片市场,找到了自己的生存之道。

本土幻想(Loka Made)以自有的风格插画在这个市场站稳脚步,他们帮企业做画、卖画(广告项目),也卖明信片、贺卡、立体卡片,甚至是拼图、徽章等周边产品。

他们画的是加了“调味料”的本土风情,看起来都是我们再熟悉不过的历史建筑物,“说”出来的却是我们不曾注意过质朴风情;巧思拼凑,让死板板的街景活出了色彩。

平均31岁创业“老”手

原字活板室(The Alphabet Press)顾名思义,重在活板技术。这家公司主要的收入来自客制化卡片,多为结婚请柬的设计和印刷。

他们一开始也做明信片、贺卡,但发现这无法带来稳定的收入来源,这1、2年转攻客制化笔记本市场,去年底一个月最高可卖出1500至2000本。

Postcare,是提供设计和形象包装等服务的I’ll Studio,所推出的一个专做明信片生意的子品牌。Postcare,是明信片Postcard的变形字,寓意着他们对明信片、对人们透过书写卡片传情达意的关怀。

这三家公司的创办人,平均年龄只有31岁,但他们大多数都是一毕业就开始了接案人生,找到志同道合的伙伴,闯进了商业丛林里,并非创业新手。

创业久了,他们自有一套生存法则,尚且不忘初心,战战兢兢应对每一个挑战。

本土幻想小店販售本土風情卡片,周奧莉手持著今年新推出的360度新春舞獅賀卡。
本土幻想小店贩售本土风情卡片,周奥莉手持着今年新推出的360度新春舞狮贺卡。

只怕是一股潮流…

i’ll studio创办人徐传文说,他希望本地写字寄卡传情的风气可以盛起来,但一方面也担心这只是一股潮流。

“对我来说,我不知道现在(卡片市场)是不是起来了,我希望它是起来了,但我很怕它只是一股潮流。一股潮流的意思是,它会退流行…”

徐传文直言,他打算做Postcare做一辈子,他们甚至提供人们寄放“未来卡片”,写给20年后的自己。

Postcare这个品牌成立2年多来,目前虽然靠着i’ll studio的业务来支撑运作,但他相信再过几年,Postcare便可自创丰厚利润。

这不但是利益问题,Postcare收入若好,也代表本地愿意写字传情的人变多了。

“我们做的时候,有去确定目的是对的。我们现在为什么还有文具和明信片,最主要是想鼓励大家继续写字。”

实际上,Postcare越来越稳定,如今每月约售出1000张明信片,每月带入4000令吉零用金;当然,徐传文和另一名创办人何洁仪对Postcare寄予厚望,目前资金仍不断投入这个品牌。

“日本有Hello Kitty,台湾有所谓的文创,我们希望Postcare可以让马来西亚骄傲。当外国人来到马来西亚会说,我要去Postcare,我想写点东西,这很有意义,我想要跟这个心型(信箱)合照;我希望有这样的感觉。”

市场太小需熬过创业期

创业的确不容易,原字活板室创办人黄子兼说,卡片生意能做,但比起其他行业需要花更多时间才能看到成绩,因为本地市场太小,会欣赏这种文创产品的人并不多。

如今他们主攻笔记本市场,主要是希望客人可以参与客制化过程的同时,也能减少完成品的囤货压力;笔记本是现场制作。

另一名创办人庄佩芬补充:“这是属性问题,我们活板印刷首先是成本高,一张明信片可能需要卖到10令吉、12令吉。相对之下,这个消费点有点高。”

“简单来说,要养家餬口还不够。”

即便如此,他们也绝不放弃活板印刷,持续接单做客制化请柬和名片。

以笔记本来说,原字活板室的售价是从98令吉起计,除了因为是客制化,最大的问题是笔记本的用纸都是意大利进口,成本压不下来。

黄子兼说:“我们做设计的都知道,纸一定是进口,不是欧洲,就是日本、美国。”

在成立原字活板室前,黄子兼和另一名创办人梁竞介原本就是创业伙伴,做了8年的网页设计。但他们有感,与其一直帮别人做设计,不如自己创立品牌,因此才有了原字活板室,是本地唯一一个活板印刷商。

能生存才有热情

周奥莉跟另一名创办人钟惠业一毕业就创业,原本只做插图生意,本土幻想是在2年多前才成立,但目前已有不错的表现,卡片和插图收入,占了总收入的各一半。

周奥莉说:“今天你赚的钱,明天就会变成你制作东西的成本。你说它是不是真的赚?我可以说,它就是可以平衡到,让我们一直持续这样的热情做下去。”

“无论怎样有热情,都是要让这个东西可以生存到,让我们可以生存,才可以持续下去。”

本土幻想今年应景推出一个很有新年气氛的360度立体卡片,但为了避免这卡片过了一个年就变成赔钱货,并未提上新年快乐的字样,更未放上年份。

为了后续销量,他们让这张新年卡变成一个主题系列,未来会再出2张卡片,让客人可以单张或成套购买。

实际上,推出这样的季节性或针对性产品,比起刺激销售,更大的作用是行销自己,让消费者有应景应节的期待感,但小本生意真不能只管推出,不管成本回收。

不过,就连他们自己,其实对于推出新产品,也都会感到兴奋。

“做创意的人,会很喜欢看到新东西。”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