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見大馬武術(下篇) 上層鼎力支援長遠規劃 系統化教學 武術再攀頂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看見大馬武術(下篇) 上層鼎力支援長遠規劃 系統化教學 武術再攀頂

    有金牌,有金援,大馬武術越走越好。
    有金牌,有金援,大馬武術越走越好。

    報導:許雅玲
    圖片:本報攝影組



    1999年,大馬國家武術隊成立后,大馬武術運動邁向新的里程碑──全面培訓專業運動員。國家武術隊栽培的世界冠軍,已被世界看到!未來之路,大馬武術該怎么走下去?大馬武界人士坦言,未來之路,一方面要看國際武協的趨勢發展,一方面,運動員要再創造更多佳績,讓世界看見大馬隊的技術突破,繼續發光發熱。

    競賽的套路武術出現之前,武術的方向很廣泛,師父興趣什么,就教徒弟玩兒什么。

    擁有逾5000年歷史的中國武術,想要躍上國際舞台,必不可免經歷一番的規範統一。

    競技武術套路出現后,武術邁向專業,有比賽規則,也有比賽方向去發展。

    包括大馬在內的國家,都採納系統化教學,發展國內武術。

    1999年,是大馬武術的重要里程碑。大馬成立國家武術隊,這是繼中國后,第二個擁有國家專業隊的國家。同年,武術首次進入大馬運動會(SUKMA),成為競賽項目。

    運動員達世界級水平

    “武術運動員也在各種國際賽事上發光發熱,亞洲運動會、亞洲武術錦標賽,世界青少年武術錦標賽、亞洲青少年武術錦標賽和東南亞運動會。”國家武術隊經理法哈娜法哈娜說:“亞運會上,武術為大馬貢獻了不少獎牌。而在維持獎牌數目和爭取更好的獎牌顏色上,大馬武已經栽培出不少世界級水平武術運動員。”

    大馬武術運動展示堅強實力,並且越來越好:1991年世界武術錦標賽獲4銅、2001年東運會奪6金;至今,在亞運會的武術項目,大馬一共拿下3面金牌(另有一面后來被褫奪);2013年表現更耀眼,在世界賽,總共贏得4金5銀和6銅。

    法哈娜(后排左3)說,國家武術隊培訓的世界級排名運動員,已被國際看到。后排右為林佑輝。
    法哈娜(后排左3)說,國家武術隊培訓的世界級排名運動員,已被國際看到。后排右為林佑輝。

    何諾賓:重視散打致力發展

    在國際武術套路競賽贏得無數金牌的國家隊前隊員何諾賓坦言,大馬武術散打已落后其他國家很多年,未來,大馬武將重視並致力發展散打項目。

    黃金水補充,“亞運會有散打,但大馬沒有派隊。散打是武術中最重要的環節。過去,散打運動員的表現不是很好,因為不重視栽培,任由散打運動員自生自滅。”

    2016年開始,國際武聯來通告:所有分會必須重視散打,發展散打,加上,散打進入大馬運動會項目,開始有金牌可以爭取,必將獲得重視,甚至納入國家隊體系。可以預期,未來,散打將會在全國遍地開花。

    說起來,套路和散打的最大區別,就是訓練方式。散打必須要挨打,套路不練挨打。也因此,家長不會鼓勵孩子打散打。

    何諾賓說:“所謂的實戰裡,首先看膽量,第二看力氣,最好才來講功夫。武術套路,都是打空拳,力道不大,散打才有實戰性。”

    “有人問我:你一個武術冠軍,可以同時打幾個?我的回答是:我的生命很珍貴,碰到一群挑釁者,我會先跑,跑到無路可退,才會出拳抵禦,自我保護。”

    黃金水坦言,“沒挨打的人,不知道被打一拳的力量有多驚人,套路金牌未必可打散打。擂台上,泰拳、武術散打、跆拳道、空手道,可以打在一起,但從沒打在一起,皆因規則不一樣,並且,中國散打多了摔法。”

    國家武術隊的發展,得益于好的梯隊;州際教練把苗子訓練好,送入國家隊接受專業培訓。
    國家武術隊的發展,得益于好的梯隊;州際教練把苗子訓練好,送入國家隊接受專業培訓。

    黃金水:積極推動體育產業

    國家武術隊管理人黃金水表示,“大馬的武術運動員,已在國際賽場建立名望。年輕的黃永升被美譽為世界劍王,已被世界看見,派他上場,評審都曉得他是誰。我有信心,大馬武術會朝向好的發展。“

    “全球在推的最后一個產業是體育產業,運動若搞得出色,會是一個很好的職業。目前,全國武術總會尚未擁有自主的訓練基地,未來,我們武總計劃在已擁有的土地上,建立自己的訓練中心,擴大訓練規模,培訓更多一級運動員。”

    ”同時,我們會加強組織團結的團隊,建立完善機制,認真挑選教練,協助武術走向專業化,包括配合國際武聯,嚴格執行段位制,統一教材、裁判和競賽規則。”

    話說至此,法哈娜和黃金水均坦言:大馬的武術發展,是跟隨全球武術的發展而發展。

    “隨著武術逐漸全球化,武術爭取列入奧運項目,各國加大力度發展武術運動,水平競爭更為激烈。雖然,我們有進步,但國外水平也有飛躍進步,因此在國際賽會會爭牌也顯得非常艱辛,這是國家隊務必將面對的嚴峻挑戰。”黃金水說。

    州武總經費不足自行籌款

    沒有國家體育理事會的大力支持和撥款,大馬武術無法發展到今天地步。

    “大馬武術的撥款,可分成兩個部分:國家和州。國家撥款問題不大,每一年約有百多兩百萬令吉,供進行訓練、比賽和增添器材,我們已相當滿意。困難出現在下層州武總。以吉隆坡為例,每年開銷約20萬令吉,要支付場地費、行政費,給教練和學生的津貼。這些錢,一部分由理事掏錢,但大部分要辛苦去籌款。”黃金水說。

    林佑輝披露,“現在,國家體育理事會承擔培訓兩個基層:精英隊和發展隊的全部費用。迄今,大部分教練或體育總會都很好地規劃所獲得的預算。”

    大馬武術運動,由不獲國家支援到納入國家體育項目,過程中,武總都盡心竭力負責后面的推展工作;武術界前輩和后備從不心存僥倖,努力地爭取更好的發展和表現機會。

    “然而,國家撥款有限,進入國家隊的人數有限,必不可免有優秀的運動員望門興嘆”黃金水說。

    運動員21歲退役可惜

    黃金水語重心長表示,“現在,大馬武術比較不健康的現象是,很多運動員參加完21歲的比賽后,從此就不比賽,開始想當教練,或者正式投入職場工作,實在是可惜的一件事。”

    ”除了栽培運動員,我們還要栽培高資格的本地教練。我們期待退役下來的武術運動員,願意填補教練的職稱。”

    實據顯示,國家武術隊的良好發展和表現,主要因為梯隊水平不錯。

    “創立國家武術隊蠻容易,但要守好國家隊,必須是團體協助工作,尤其是上層領導的付出。”林佑輝說:“具體來說,州底層打的基礎不好,國家隊就跟著完蛋。我特別感謝前輩運動員和上層領導的付出,大馬武術才能走到今天地步。”

    他表示,“梯隊水平,得益于各州武術發展良好。畢竟,好的苗子,很看重州教練怎么帶領他們。有幾個州的教練,我很崇拜他們,我會向他們致謝:師父,沒有你們把小孩從零開始帶到五,送進國家隊,我們才沒有運動員來栽培,把他們從五帶到十。如果讓我從零帶到十,我未必能帶得好。”

    學校,是發掘文武人才的最佳地點。今天,武術已受到教育部認可,列為正式課外活動,越來越多學校和家長,接受武術這項運動。只要家長支持,孩子便會積極參加武術,國家隊不怕后繼無人。

    頂尖選手退役小斷層

    “接下來,國家隊會把目標放在今年8月印尼亞運會,希望可保持一面金牌。按照常理,東道國印尼一定竭盡能力獲得一面金牌,香港可拿下一面金牌,就剩下4面金牌。中國每屆都要拿4面金牌,大馬想從眾強之中突圍而出,很不容易。”黃金水說.

    尤其在2017年東運會結束后,大馬幾個頂尖選手都退役了,包括在最好的南拳和最好的太極拳項目,以致接班人有個小小斷層。

    在武術成功列入奧運項目前,亞運會金牌是武術運動員追逐的最高榮譽。至今,大馬已拿下4面亞運金牌,包括:何諾賓一面、蔡奉芸兩面、戴巧玄一面(后因尿檢驗出違禁成分,被收回金牌)

    對此,何諾賓說,“拿下亞運會金牌,這表示你勝過中國選手,你是世界頂尖。然而,亞運會,想要拿下武術金牌,這很艱辛,因為只有6面武術金牌,但有幾十個國家競逐。”

    亞運會金牌,都是各國力爭的目標,武術強國中國絕不會放水,只要項目中有中國隊,其它國家幾乎都絕望,除非中國失手,他國才有機會奪金,何況,后頭還有迎頭趕上的越南、日本、韓國、台灣和澳門。

    “國家隊的運動員,實力好、技術好,都有能力在國際賽事中拿牌。但在亞運會上,哪怕只是有0.01分的失誤,可能就失去金牌。”黃金水說。

    上層合作愉快下層穩打穩紮

    另一邊廂,談起大馬武術未來發展,國家隊教練林佑輝信心十足,“國家武術隊的上層,就有武術總會和國家體育理事會(MSN),而州隊的上層,則有州總會和州體育理事會。上層會做好他們的工作,我們做好教練的工作,運動員做好運動員的本分。只要上層之間合作愉快,下層就不會出問題。”

    對此,法哈娜補充,“國家體育理事領養的體育總會,專職培訓成人運動員,備戰包括東運會在內的國際賽事,以及栽培體育新人;國家體育研究院(ISN),專責精英培育計劃,提供體育科學和醫療服務;大馬武總則負責確定目標,包括通過各州武術總會的積極參與,選拔體育人才,加強國家級別的培訓計劃。”

    目前,國家體育理事會和各個體育總會合作,發展制定培訓青少年運動員和成人運動員的方案,讓他們成功晉級最高級別的精英培育計劃,提升大馬在國際上的體育實力。

    國際關係影響發展

    當然,不可忽視的是,國際關係的影響,特別是全球武術發展趨勢,亦對大馬武術發展起著舉足輕重的作用。特別是,武術在國際間發展更趨良好,更多國家,包括亞洲的日韓,已積極栽培武術運動員,並交出亮眼成績,這對大馬隊而言,既是挑戰,也是動力。

    “國家武術隊想要更上一層樓,大馬武總需鼎力支援運動員發展計劃。資源、技術和科學方法的發達,已讓培訓事半功倍,運動員和教練仍可再加強紀律。在這之上,上層必須設計長遠規劃,確保在重大賽事中,武術隊有優秀表現。”她說。

    今天,武術已成為全球性的競技體育。全世界成千上萬的人們學習和運用武術,皆因其獨特而激動人心的技藝。

    同時,武術已發展成為各種形式的體育項目,每一種項目都有各自的重點和目標,比如說,一些強調強身健體,另一些重視發展傳統文化和技術,包括武術的藝術起源。

    她說:“我期望,未來在長期計劃下,大馬武術隊能繼續栽培出世界級排名運動員,取得可喜的成績表現,讓大馬名字閃耀國際舞台,尤其是在2022年亞洲運動會。”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