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工请假当“乞丐” 临盆妇也来乞讨 | 中国报 ChinaPress

女工请假当“乞丐” 临盆妇也来乞讨

亞依淡天公壇樓梯兩旁,已坐滿等候善信佈施的各族丐幫。
亚依淡天公坛楼梯两旁,已坐满等候善信布施的各族丐帮。

独家报导/摄影:陈紫凌



(槟城23日讯)餐馆女工请假当“乞丐”!

住在乔治市的印裔女子(30岁)受访时说,她本身在餐馆任职女工,每日薪水仅40令吉,但听说到天公坛“乞讨”一天,能讨到100令吉以上。

她说,所以今年她特地向老板请假2天,到天公坛讨钱。

她说,今次她们全家总动员,共10多人出动。姐姐每年都来天公坛,她则是第一次,姐姐最高纪录是讨到300令吉。

她说,她并没犯罪,没偷没抢,不会觉得难为情,这些钱是“天公”给的。

一名43岁的印裔失业男子,也带着70多岁的年迈母亲,到天公坛下行乞。

他受访时说,今年是他第2次来天公坛,去年讨到150令吉。

较早前,他发生车祸后,行动不便,已失业4个多月,所以今次带母亲一起来等善信布施,希望能讨到更多钱。

临盆妇也来乞讨

尽管3天后就是预产期,怀胎十月的印裔妇女却不理临盆在即,带着3岁女儿、挺著大肚子,就到天公坛下“行乞”!

23岁的印裔孕妇说,其39岁的丈夫在过去10多年,风雨不改到天公坛下讨钱,至少能讨到百多块。

她说,以前丈夫与家婆一起来讨钱,但家婆离世了,所以今年她带着女儿一起来,希望讨到更多钱。

她说,她不会感到难为情,反觉得很热闹,如果在乞讨期间感作动要分娩,她就离开叫救护车。

另一名80岁华裔老妇也说,孩子也有他们的负担,要养老婆要供屋子,她要靠孩子养很难,所以自己靠自己,每逢有慈善团体要布施,她就去排队领取。

一名60岁华妇指出,老人家钱不够用,她第一次来天公坛讨钱,儿子知道她来“行乞”,但并没阻止也没责骂。

天公坛山脚霸风水位
丐帮坐等“天公财”

“我们不会觉得难为情,去偷去抢才丢脸!”又到年初九天公诞前夕,一如既往,“丐帮”从四面八方而至,从昨晚开始陆续到亚依淡天公坛山脚下霸好风水位,等待前来膜拜的善信布施。

《中国报》记者今早在天公坛下,抽样访问多名不同种族的丐帮,他们多数都认为讨钱不丢脸,去偷去抢干犯法的事才丢人现眼。

3名华裔老妇说,子女们要养家没给家用,她们只好“自力更生”来天公坛等善信布施,找点零用钱来花。

有人则说,穷到没钱吃饭时,就不会顾及是否丢脸了。

来自吉打的巫裔老翁(69岁)受访时说,他昨午已从吉打来槟,今年是首次来天公坛,等善信布施发“天公财”。他说,是友人告知每逢天公诞前夕,到天公坛坐一天就能讨到百多块,所以他就来了。

等善信布施

他指出,儿子知道他来“乞讨”,但并没阻止也没责骂。他不会觉得丢脸,反正不是每天都行乞,而且天公坛下有这么多丐帮。

80岁高龄的华裔老妇受访时则说,今年是她第3次来天公坛下等候善信布施,每年都能讨到五、六十令吉。

她说,她育有1子2女,但孩子们都成家立业,有自己负担,子女并没每月定时给家用,只是每年给一封大红包。

“我自己独居,反正闲著在家没事做,就搭巴士来天公坛坐,如果讨到100令吉以上,就大丰收了。”

她指出,前2年她是晚上9时许到天公坛,坐到清晨天亮才“收工”回家,但现在人越来越老,所以今次换早上来等善信布施,晚上就回家休息。


(本报陈金荣摄)

由於要“行乞”一整天,丐幫有備而來,在馬路旁紮營駐守。
由于要“行乞”一整天,丐帮有备而来,在马路旁扎营驻守。
丐幫在天公誕的前夕,即年初八(週五)早上,已到天公壇山腳下,霸好風水位等善信佈施。
丐帮在天公诞的前夕,即年初八(周五)早上,已到天公坛山脚下,霸好风水位等善信布施。
早起的鳥兒有蟲吃,有些善信為了避開晚間的人潮,週五早上就到天公壇膜拜和佈施給乞丐。
早起的鸟儿有虫吃,有些善信为了避开晚间的人潮,周五早上就到天公坛膜拜和布施给乞丐。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