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工請假當“乞丐” 臨盆婦也來乞討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中国报 ChinaPress

    女工請假當“乞丐” 臨盆婦也來乞討

    亞依淡天公壇樓梯兩旁,已坐滿等候善信佈施的各族丐幫。
    亞依淡天公壇樓梯兩旁,已坐滿等候善信佈施的各族丐幫。

    獨家報導/攝影:陳紫凌



    (檳城23日訊)餐館女工請假當“乞丐”!

    住在喬治市的印裔女子(30歲)受訪時說,她本身在餐館任職女工,每日薪水僅40令吉,但聽說到天公壇“乞討”一天,能討到100令吉以上。

    她說,所以今年她特地向老闆請假2天,到天公壇討錢。

    她說,今次她們全家總動員,共10多人出動。姐姐每年都來天公壇,她則是第一次,姐姐最高紀錄是討到300令吉。

    她說,她並沒犯罪,沒偷沒搶,不會覺得難為情,這些錢是“天公”給的。

    一名43歲的印裔失業男子,也帶著70多歲的年邁母親,到天公壇下行乞。

    他受訪時說,今年是他第2次來天公壇,去年討到150令吉。

    較早前,他發生車禍后,行動不便,已失業4個多月,所以今次帶母親一起來等善信布施,希望能討到更多錢。

    臨盆婦也來乞討

    儘管3天后就是預產期,懷胎十月的印裔婦女卻不理臨盆在即,帶著3歲女兒、挺著大肚子,就到天公壇下“行乞”!

    23歲的印裔孕婦說,其39歲的丈夫在過去10多年,風雨不改到天公壇下討錢,至少能討到百多塊。

    她說,以前丈夫與家婆一起來討錢,但家婆離世了,所以今年她帶著女兒一起來,希望討到更多錢。

    她說,她不會感到難為情,反覺得很熱鬧,如果在乞討期間感作動要分娩,她就離開叫救護車。

    另一名80歲華裔老婦也說,孩子也有他們的負擔,要養老婆要供屋子,她要靠孩子養很難,所以自己靠自己,每逢有慈善團體要布施,她就去排隊領取。

    一名60歲華婦指出,老人家錢不夠用,她第一次來天公壇討錢,兒子知道她來“行乞”,但並沒阻止也沒責罵。

    天公壇山腳霸風水位
    丐幫坐等“天公財”

    “我們不會覺得難為情,去偷去搶才丟臉!”又到年初九天公誕前夕,一如既往,“丐幫”從四面八方而至,從昨晚開始陸續到亞依淡天公壇山腳下霸好風水位,等待前來膜拜的善信布施。

    《中國報》記者今早在天公壇下,抽樣訪問多名不同種族的丐幫,他們多數都認為討錢不丟臉,去偷去搶幹犯法的事才丟人現眼。

    3名華裔老婦說,子女們要養家沒給家用,她們只好“自力更生”來天公壇等善信布施,找點零用錢來花。

    有人則說,窮到沒錢吃飯時,就不會顧及是否丟臉了。

    來自吉打的巫裔老翁(69歲)受訪時說,他昨午已從吉打來檳,今年是首次來天公壇,等善信布施發“天公財”。他說,是友人告知每逢天公誕前夕,到天公壇坐一天就能討到百多塊,所以他就來了。

    等善信布施

    他指出,兒子知道他來“乞討”,但並沒阻止也沒責罵。他不會覺得丟臉,反正不是每天都行乞,而且天公壇下有這么多丐幫。

    80歲高齡的華裔老婦受訪時則說,今年是她第3次來天公壇下等候善信布施,每年都能討到五、六十令吉。

    她說,她育有1子2女,但孩子們都成家立業,有自己負擔,子女並沒每月定時給家用,只是每年給一封大紅包。

    “我自己獨居,反正閒著在家沒事做,就搭巴士來天公壇坐,如果討到100令吉以上,就大豐收了。”

    她指出,前2年她是晚上9時許到天公壇,坐到清晨天亮才“收工”回家,但現在人越來越老,所以今次換早上來等善信布施,晚上就回家休息。


    (本報陳金榮攝)

    由於要“行乞”一整天,丐幫有備而來,在馬路旁紮營駐守。
    由於要“行乞”一整天,丐幫有備而來,在馬路旁紮營駐守。
    丐幫在天公誕的前夕,即年初八(週五)早上,已到天公壇山腳下,霸好風水位等善信佈施。
    丐幫在天公誕的前夕,即年初八(週五)早上,已到天公壇山腳下,霸好風水位等善信佈施。
    早起的鳥兒有蟲吃,有些善信為了避開晚間的人潮,週五早上就到天公壇膜拜和佈施給乞丐。
    早起的鳥兒有蟲吃,有些善信為了避開晚間的人潮,週五早上就到天公壇膜拜和佈施給乞丐。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