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势堂‧陶界火神 | 中国报 ChinaPress

架势堂‧陶界火神

黃大安表示,「做得好、做得巧、做得精緻」是他當今最需要做的事,也是對藝術作品該負起的一個責任。
黄大安表示,「做得好、做得巧、做得精致」是他当今最需要做的事,也是对艺术作品该负起的一个责任。

特约:子若
图:连国强、受访者提供
今日登场:台湾柴烧陶艺家黄大安



农历大年初一,素来爱登山后来有“火神”之称的台湾柴烧陶艺家黄大安,带着他抓一把泥土与柴火无中生有的浑然天成陶器创作抵马,用非一般的艺术跟大马群众拜年之余,也做客《架势堂》。走过68年生命岁月的他,细数烧陶和登山需要跟顺境、逆境当面对质、对证,还要经历和历尽磨练,且个中滋味没人可代为体会之后,他说:“人生何尝不也如此?”

今天是农历年十一,且聆听他说“烧陶、登山与我”!

火里来山里去 征服陶艺高峰

烧陶跟登山一样,大同小异,不经一番披荆斩棘的过程,如何走出康庄大道。台湾陶艺家黄大安用满腔热情征服高山,也用满窑烈火制出陶艺!

在甫过去的农历年初一,台湾陶艺家黄大安带着他那一系列名为“器蕴风华”的精致典雅陶器作品,来到雪州仁嘉隆佛光山东禅寺跟大马群众拜年,让这个新年添加几许艺术的氛围。翌日,跟他会面,通过面对面聊谈走进这个柴烧陶艺匠人的世界,“登山、烧陶和我”便是他生命的全部。

黄大安生于1950年,年轻时的职业是小学老师,在这段时间,他不只是把热情投入执教工作,还用热情征服台湾一座座高山群峰;退休后,在台湾高雄市六龟区一个偏僻山谷,设立了两座柴烧窑炉,并自行研究柴烧陶器的技艺,可说是当地最早深入钻研落灰柴烧的一个素人艺术家。

跟山做朋友

跟黄大安聊天,从他最早的最爱爬山说起。与其说是他的最爱,不如说这就是他的生活,“在我成长的那个年代,水是用山上的泉水,家里没有电供,因此,但凡煮饭、烧菜和洗澡,都需要用到从山上砍回来的枯木材起火。”

经常走在山里的他,不只是跟山做了好朋友,同时也懂得各种木材的属性,生起火来特别容易。这都是无师自通用寻常生活教会他的事,当时的他不曾想过,这些看似简单的生活事,让非美术科班出身的他,成就了往后的陶艺家之路。

长大以后,他的生活环境稍微改善,即把爬山当作休闲活动,从小山到大山一座座征服,如今回首,他直言,一般上,台湾山岳都不会有太大的挑战性,“玉山虽是台湾最高峰,却不太有挑战”。

黃大安的柴燒陶藝作品多半以碗、杯、花瓶等日常生活器皿為主,他認為,生活就是藝術,藝術就是生活,當人們在使用這些器皿時,可以通過生活去體驗,並且自然而然地愛上它。他用了一種不落痕跡的手法,把藝術滲入生活。
黄大安的柴烧陶艺作品多半以碗、杯、花瓶等日常生活器皿为主,他认为,生活就是艺术,艺术就是生活,当人们在使用这些器皿时,可以通过生活去体验,并且自然而然地爱上它。他用了一种不落痕迹的手法,把艺术渗入生活。

无论逆境顺境一步一脚印前进

在这个登山客眼里,迄今的登山生涯中,给他出过最难题目的一座山,莫过于新康山,那是台湾百岳名山“十峻”之一的山,“整个历程需时三天两夜才能够抵达顶峰,况且,那里人烟罕至,我们还得背着水上去,爬了三次才成功攻顶!”

据资料显示,他是第42位完成攀登百岳纪录的保持者,这能不能说明,他认真对待自己做的每件事,绝非“Just for fun”?在征服群峰的过程中,大自然给了他不少体悟。

他说,在人生面对的种种历练中,有顺境亦有逆境,当逆境横跨在面前时,就得想方设法去克服、去化解,“登山也一样呀!”

“当我爬得很累的时候,心理也会产生退缩感,可是,在一步一脚印攻到山顶时,在顶端望见的海阔天空,马上就能收获‘天下之大,人生之渺小’的感觉。”这样的感觉只有到过的人才懂,他继续说:“登山和人生都需要目标,登山时,山顶就是那个目标;至于人生目标,因人而异。”

经历挫折磨练方能攻顶!

黄大安平时也鼓励孩子去登山,但他从不事先告诉他们山能给到他什么力量,也不言明登山如何与人生产生关系,盖因他认为,生命中的所有道理都是要亲身去经历、体会,方能懂得个中滋味,“更何况,每个人的体会都不一样。”

从登山拉扯到人生,再从人生回到了他的柴烧陶器,“这也是一种历练啊!”他直截了当地说,烧陶的过程与登山非常相似,“一个人要攻顶,非一次就可以到得了,那是要历尽挫折与磨练,还要有很多的思考的呀 !”

而他的陶土作品,从采集回来的陶泥和木材开始,再经过拉坯、修坯、排窑、烧窑、封窑,以及历经一千三百度的高温和廿一天火的淬炼后,才出窑的历程,“期间,充满很多不确定因素,成功率非常低。”他透露,最后往往只有20巴仙才称得上好作品,而可以登上展览大堂的,“就只剩下一、两巴仙而已!”

“烧出一个好陶器的过程,跟登山之旅是大同小异的,惟有披荆斩棘才能走出康庄大道。”结合登山、烧陶,还有他个人的体会,在这个喜气洋洋的年初二,他有感而说道:“人生是经过无数磨练、无数体会,以及无数创新,才能到达终点,完成以后,就(跟人生)说再见啦!”语毕,他迳自呵呵大笑了起来,这笑声仿彿听出一场尽头有时,却不知落在何时的漫漫人生路!

色泽变动 纹路律动 留焰影

廿多年前,当台湾仍未有人尝试采用天然木柴烧窑制作陶器之时,黄大安即大胆选择走在这条堪称最古老,也最难行的陶艺路上!他说,陶艺是一种无中生有的艺术,抓一把泥土、生一把火造就一个器皿,“人就是要会怎样去挑战这个过程嘛?”结果,对挑战情有独钟的他成功开辟和铺设出一条柴烧陶器的康庄大道!

这一切源自他最初最爱的登山活动,“期间,我们都会碰到很多艺术家。”在一次攀登玉山的途中巧遇陶艺前辈,“老师是做釉烧的。”在一次烧窑的过程中,众人皆无法把火烧起来。站在一旁观看的他,等到大家要作罢时,他自告奋勇要尝试,甚至跟众人打赌起来。

结果,在不知道窑性的情况下,他耐心地调整火焰,“火,在一个地方,如何把它的温度烧起来,再怎样让它达到最高燃点,我其实不知道……”但跟其他人不一样的是,他有无数次失败的经验,失败的次数往往是将他跟成功的距离拉得更近。

这一切失败取自他昔日登山时,无论晚上、雨水抑或刮风的日子,都必须要生火,加上他自幼的生活里就不乏烧柴经历,造就了他对火的深入了解与控制能力。“这些通过经历收获到的经验,使我得以应用在每一次的生火的过程中。”

左一:在窯裡自然產生的釉色,不僅獨一無二,樸拙的質感也彰顯柴燒的獨有性。 中&右:陶器上的精緻紋路與豐富色澤,真實記錄燒窯內溫度高低、火焰長短及走勢、落灰律動的歷程。
左一:在窑里自然产生的釉色,不仅独一无二,朴拙的质感也彰显柴烧的独有性。
中&右:陶器上的精致纹路与丰富色泽,真实记录烧窑内温度高低、火焰长短及走势、落灰律动的历程。

不同木材不同火焰

在无数个失败与成功的经历里,使他后来但凡碰到生火这件事时都难不倒他,“火神”的称号因此而生,“每一个人都有他的天命。”如今看来,跟火打交道即是他今生天命,难怪至今仍稳坐台湾“火神”第一把交椅!

除了与火打交道,黄大安的创作生涯离不开陶泥和木材,每一种材料都是打造好陶器的关键元素。他指出,陶泥和木材的特性多元化,以至于他需要多法门深入钻研。他随即以陶泥为例,“每个地方的泥土里的矿物质和微量元素都不一样,以致每一批陶泥都有它的独特性。”

陶泥是如此,木材亦然,不同木材产生的火焰会不一样,有中焰、内 焰,还有长焰之分,“好比龙眼树、荔枝树、相思木等属于坚实木材,烧起来的温度很快升高,但是,它的火焰较短,木灰相对比较少,对陶器所产生的色泽会不一样。”

若想要认识陶泥和木材的特质,他不假思索说道:“从尝试错误开始做起吧!”在制作过程中,当他把呈泥土色的不同形状坯体放入窑内时,木柴的燃烧程度和温度会对坯体产生变化。

基本上,每一个作品都有阴阳变化,他指出,阳面是被火冲到的地方,灰烬和火焰可直接接触胚体,产生自然落灰的现象,经长时间高温融熔成自然的灰釉;阴面则是没有被火冲到的地方,这一面则会产生土的本质与色泽。

所以,当人们在欣赏他的作品时,每一件作品所呈现的色泽变动、纹路律动,都是真实记录了窑内火焰流窜的过程,“全都是自然形成的。”他唯一可以做的事是控制火焰,果然是名符其实的“火神”!

没有统一配搭方案

依黄大安所言,每一批陶泥坯体该用哪种木材来燃烧,都没有一个统一的配搭方案,“每一回都要留意作品的美感和特殊性,然后再选择。”他透露,每一次烧窑的过程都是一次考验,不管是一天、三天、七天,甚至长达廿一天,分分秒秒他都要掌控和观察它的变化。

每一批作品出窑后,他开心地说:“都会觉得很惊艳!”对自己的陶器作品发出一轮赞叹以后,他马上必须做的一件事,就是为每一件作品的釉面色彩、火痕、层次感、质感、留白等仔细研究,并对它的形成寻找答案。

“当中,坯体摆放的位置、角度,以及各种搭配都要去思考。”他说,这些变化都没有人可以告诉他,“惟有实作会。”而他的脑袋就是一张超强记忆卡,把过去陶器作品的精髓都一一储存起来,并等待下一次的派上用场。

不在乎产量乐在创作

日复日,年复年,他在酷热的烧陶环境下度过,过的是极简的生活,“做自己喜欢做的事,不会累的!”专注与执著让他廿多年如一日在柴烧世界进行一次又一次的突破与开创,玩得不亦乐乎!

对于艺术他是执著的,有目标的,然而,他却从不去在意自己到底创作了多少件陶器作品,“现在是属于我的,以后也就不属于我的,也就是说:只能暂时拥有,不能天长地久呀!”他又再次笑了起来。

不一会儿,他再次一本正经地说:既然如此,何必在数目字上执著呢?至于这次在东禅寺展出的《器蕴风华─黄大安柴烧陶艺世巡回展》的作品件数,也别想从他的口中得到答案,“把箱子装满就送过来了啦!”

生活与艺术生命走到现时这个阶段,黄大安坦言,陶艺作品的好与坏将由后人去评价,而并非以当今市价来评定,“做得好、做得巧、做得精致”是他现时最需要做的事,也是对艺术负责任的一个行为,“不为名、不为利,只要可以过日子,才能活得怡然自得呀! ”

山教会他登高望远,火让他善对变幻莫测,烧陶让他知道非刻意之美,这不都是应对人生的善巧吗?

黄大安准备柴烧过程:

20180226ceramics05

20180226ceramics06

20180226ceramics07

20180226ceramics08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