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辨是“菲”‧小插曲大影响 | 中国报 China Press

病辨是“菲”‧小插曲大影响

魏莅菲
魏莅菲

有一对夫妇带孩子来看病,护士在帮忙登记的时候,小男孩就自个儿冲进诊疗室。孩子进来后, 一眼都没看桌子前的我,就在房间里绕了好几圈,动作快得像在玩追逐游戏。



 我请他到桌旁的椅子坐下,他似乎没有听见或看见我,完全陶醉在玩乐中,一股劲跳上了检查用的床,蹦跳得不亦乐乎。

 我把家长请了进来,爸爸把小男孩抱了下来推到妈妈怀抱里给我检查。孩子得了扁桃腺炎。整个诊断过程中,他不合作,使劲推开妈妈的怀抱,侧着脸,手一直扯我的听诊器,我和他说话,叫他的名字,他视乎完全听不见。

 爸爸微笑着说:“他比较害羞,不怎么听人说话,就是好玩个不停,他最喜欢玩具车子,转着小轮子就可玩上一整天,很乖的,看是将来要当汽车工程师。”

 我问小孩四岁了,是否上了幼儿园。妈妈突然一脸尴尬。爸爸马上抢著答道:“我们迟些再给他找个好的幼儿园,之前他上那所学生多,老师不好,不会照顾。”我好奇问:“老师怎么不会照顾呢?”

我尝试从爸爸的陈述中多了解一些,我觉得这孩子某程度上显现了一些过动症(attention deficit hyperactive disorder, ADHD)及自闭症(autism)的特质。

 孩子的爸听了我建议说带孩子去见专科医生,脸色不太好,妈妈则低头不语。“医生,我的孩子我最懂,他才四岁,不会说自己的名字,不过是比别人的孩子慢了点,好玩了点。他不是老师说的那样脑部发展有问题。他生出来的时候多么活泼可爱,没有跌倒撞过头。”

纵容帮不了孩子

 说罢便气冲冲地拉了孩子走了出去。孩子的妈眼眶湿了,说了声不好意思,跟了出去。

 对于很多人来说学习障碍、精神疾病是一种社会耻辱,这种想法直接影响了患者,耽误治疗,阻碍康复。

 希望孩子的父母可以坦然接受,尽早带孩子去检查,及时得到适当治疗,包庇和纵容是帮不了孩子的。

魏莅菲毕业于俄罗斯国家研究医学大学,曾任吉隆坡中央医院和增江政府诊疗所医生,现服务于新山苏丹依斯迈医院麻醉部。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