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選百態(第八篇)站蹲論 冒犯女性 蔡崇繼賠上政途 | 中國報 China Press

大選百態(第八篇)站蹲論 冒犯女性 蔡崇繼賠上政途

俗語說“寧得罪小人,莫得罪女人”,馬華“博士”級人馬拿督蔡崇繼當年就因為一句不經意的“站蹲論”,被指冒犯了女性,最後不僅輸掉是屆大選,也賠上了自己的政治生涯。



郭素沁(中)在得悉中選後,即被支持者們抬起以示慶祝。
郭素沁(中)在得悉中選後,即被支持者們抬起以示慶祝。

1999年全國大選,蔡崇繼代表國陣出征吉隆坡士布爹國會選區,在四角戰中對壘替陣行動黨新兵郭素沁、原任行動黨籍國會議員廖金華(在民主黨旗幟下上陣),及獨立人士都來茲文。

由於當時廖金華是在黨內鬥中被拉下馬,馬華在選情方面佔據一些優勢,加上郭素沁當時仍欠缺知名度,蔡氏也就被寄予厚望,能一舉為馬華攻下這個從未攻克的火箭堡壘區。

正當所有人都以為情況朝正面而行時,蔡崇繼卻於1999年11月22日,即投票日前7天的晚上,在華聯花園舉辦的“馬華士布爹區社團助選晚宴”上,發表了連串驚人語錄,包括了著名的“站蹲論”,讓蔡氏隨後的敗選埋下了伏筆。

蔡崇繼的精彩語錄如下:

“我是博士,她(郭素沁)只是碩士,怎樣跟我比?”

“我是站著解決(小解),她是蹲著解決,怎樣比?”

“如果你們(選民)這屆再支持反對黨,我就不再為你們服務。”

這幾則言論隨後引起反對黨的討伐,尤其“站蹲論”因含有歧視女性的成分存在,導致蔡氏頓時成為女性社會中的眾矢之的,就連郭母馮雪瓊也出來護女,聲稱蔡崇繼不僅侮辱了女兒和所有士布爹女選民,也等同侮辱了蔡母、蔡妻以及所有馬華姐妹。

郭母馮雪瓊(左起)在“站蹲論”風波爆發後,第一時間站出來為女兒郭素沁鳴不平。
郭母馮雪瓊(左起)在“站蹲論”風波爆發後,第一時間站出來為女兒郭素沁鳴不平。
蔡崇繼(坐者中)在察悉“笑話”鬧大後,火速召開記者會收回言論並道歉;坐者右起為時任馬華士布爹區會婦女組主席蔡岳洲,及馬青區團團長蔡金星。
蔡崇繼(坐者中)在察悉“笑話”鬧大後,火速召開記者會收回言論並道歉;坐者右起為時任馬華士布爹區會婦女組主席蔡岳洲,及馬青區團團長蔡金星。

蔡崇繼或許也未料到言論會引起軒然大波,逐在同月24日召開記者會,收回“站蹲論”和道歉,指當初只是為了區別男女的不同而開玩笑,不曉得這則笑話會引起女性不舒服的感覺。

雖然蔡氏坦誠道歉的行為值得讚賞,但政治上又有多少“後悔藥”真真有效呢?最後的大選成績也正正印證了這點,即使當年華社反感行動黨與伊斯蘭黨為伍,致使行動黨兵敗如山倒,但郭素沁仍成功憑藉5200張多數票,成為火箭首位女性國會議員。

郭素沁在知悉自己勝選後,受訪時也明言要感謝蔡崇繼,因為後者是她“最好的助選員”。

行動黨靈魂人物林吉祥(左2起)在大選期間,不忘為郭素沁站台拉票,展現其一貫“每票必爭”的決心。
行動黨靈魂人物林吉祥(左2起)在大選期間,不忘為郭素沁站台拉票,展現其一貫“每票必爭”的決心。
放心,你可以的!時任馬華總會長林良實(招手者)到訪馬華士布爹區部,為蔡崇繼加油打氣。
放心,你可以的!時任馬華總會長林良實(招手者)到訪馬華士布爹區部,為蔡崇繼加油打氣。

這場戰役看似對大馬的政局並無造成多大的影響,可是無形中卻主宰了蔡郭兩人各異的政治生涯,郭氏不僅三度連任該區議員,高峰期還曾擔任過雪州高級行政議員,光耀門楣。

值得一提的是,馬華在往後的3屆大選,無論派出當地強人陳元虎,抑或是美女刺客周紫琳或王曉庭,不僅都無法攻陷士布爹,多數票差距也一屆比一屆擴大,讓該區成為越來越不可撼動的大山。

反觀蔡崇繼,雖然還穩坐馬華士布爹區會主席一職,但政治機遇已經“乾枯見底”,也無緣在接下來的大選中為黨披甲上陣;總的來說,“站蹲論”造就了蔡崇繼的名聲,卻造就不了他的政途。

輸也要輸的有風度!蔡崇繼(左)在得悉自己落敗後,仍不忘與勝選的郭素沁握手,祝賀後者獲得人民的委託。
輸也要輸的有風度!蔡崇繼(左)在得悉自己落敗後,仍不忘與勝選的郭素沁握手,祝賀後者獲得人民的委託。
蔡崇繼(中)在“站蹲論”爆發前,勤跑社區受到熱情的回應。
蔡崇繼(中)在“站蹲論”爆發前,勤跑社區受到熱情的回應。
撰稿人:張景揚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