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花老爸钱买洋房独吞 父坠死 兄继续打官司追钱 | 中国报 China Press

女儿花老爸钱买洋房独吞 父坠死 兄继续打官司追钱

黄玉兰辩称父亲送她166万新元购买房子,但她的说词无法让法官相信。
黄玉兰辩称父亲送她166万新元购买房子,但她的说词无法让法官相信。

(新加坡8日讯)斥资166万元(约498万令吉)买半独立式洋房,竟发现房子自己没有份,八旬老汉起诉女儿,却在官司开审前坠楼身亡;长子为亡父继续打官司,要妹妹交代钱到底去了哪里?



《联合晚报》报导,黄苏与妻子吴亚扎在1950年代从马来西亚到新加坡,他是华校生,不谙英文,只有小六学历。

黄妻1955年用积蓄在阿裕尼一带的惹兰拉耶买了一块地,夫妻俩和七儿、三女住进锌板屋。

12年之后,黄苏和一名兄弟及长子黄玉合伙成立建筑生意,之后在惹兰拉耶原址拆掉锌板屋,建了两栋半独立式洋房。
黄苏夫妻和黄玉一家住在较大的一栋,一些子女则住毗邻的一栋。

黄妻在1985年去世,名下惹兰拉耶两栋半独立式洋房,按照无遗嘱法令分配给丈夫和子女。他们没马上出售房子分遗产,但黄苏与长子在2009年因公司闹翻后,搬去隔壁和女儿黄玉兰一家同住。长子当年入禀法庭,起诉父亲欺压他这个小股东,父子打起官司。

之后,惹兰拉耶两栋半独立式洋房出售,黄玉兰与此同时也以175万元(约525万令吉)买下东林通道43号的半独立式洋房。黄苏在2010年5月和黄玉兰一家搬去东林通道。

黄苏在2015年3月在长子主动探访后破冰和好,他指示长子查看东林通道房子的地契是谁的名字。黄苏获悉房子仅于黄玉兰一人名下,对自己出资166万2500元却不是屋主感到震惊,同年5月搬去与长子同住。

黄苏在搬走的隔月通过律师发信给黄玉兰,指她挪用他的钱买东林通道的房子,“可能不只是失信,也可能欺骗和伪造文件”,要她出示证据反驳他的指控。他于隔天报案投诉女儿的行为。两个月后,他起诉黄玉兰。

父亲前年坠死

黄苏在官司开审前,在前年2月被发现横尸在长子所住的政府组屋后的草地,像是跳楼轻生,终年89岁。

62岁的长子之后以遗嘱执行人身分代父亲继续打官司,通过莱伊律师(Shriniwas Rai)要黄玉兰交代166万元,以及她从和父亲联名的银行户头提取的12万元(约36万令吉),总共178万元(约534万令吉)。如果她已把钱用来购置资产,诉方要求成为这些资产的主人。

高庭法官前天发表判词阐述裁决理由时说,黄玉兰设计让黄苏在收到惹兰拉耶房子的出售收益后,开出支票给她去另购房子。此外,他裁定黄苏没同意让黄玉兰提取12万元装修房子。

黄玉兰已就裁决提出上诉。

法官批“不懂感恩”

女儿指钱是父亲送给她的礼物,招致法官批评她不懂得感恩,收下父亲大笔钱后,还要跟他计较生活费,收他21万元(约63万令吉)。

黄玉兰辩称钱是父亲送她的礼物,让她买房子和装修。她称,她在父亲的公司2002年陷入财务困境、濒临破产时,与丈夫在那两年主持大局,凭他们敏锐的生意触角,挽救公司,因此父亲送她大笔钱答谢。

不过,法官说若如黄玉兰所称,黄苏当初要卖惹兰拉耶的其中一栋楼,为的是要筹律师费和长子打官司,那么黄苏怎么会在急需钱时,把166万元这么大笔的售屋收益,并且是他主要的经济来源,赠给黄玉兰。

另外,黄苏原本只肯卖其中一栋,因为他希望留下另一栋自住,所以他极可能是要以售屋收益,用自己的名义来购买另一个房地产。何况,黄玉兰当时已有一个政府组屋单位,反而是黄苏卖掉惹兰拉耶房子后,就没有栖身之所了。

长子指妹妹对公司没巨大贡献,持有O水准学历的她,在父亲的建筑公司只是当文员,她的丈夫更在2005年被判破产,2014年才脱离穷籍。

4年花掉逾700万

老汉与女儿联名户头的248万元(约744万令吉),在短短的4年里几乎被她耗尽,仅剩区区3000元(约9000令吉)。

判词展示一个列表,清楚列出老汉和女儿黄玉兰联名户头的存款,从2010年3月至2013年5月,248万元变成3000元,提款的用途包括把东林通道房子的水池改成鱼池(约2万8000令吉)。

黄玉兰辩称,父亲在2010年至2015年的生活费为21万1224.90元,那是他住在东林通道房子期间的开销。为此,她不时从联名户头提款作为父亲的生活费,最后一笔是在2013年5月提取的。

不过,法官质疑这些提款的真正用途,因为黄玉兰所提取的款项,包括她父亲2014年和2015年的开销,但她最后一次以支付父亲生活费为名的提款却是在2013年,这不合逻辑。而且,她所支取生活费的金额和证据的数目不一致。

20180307pfb26A

想让上班穿搭看起来高级十倍?→请点击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