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相馆光影流情(第二篇)‧同时迎娶2老婆拍婚照 齐人带旺金龙摄影店 | 中国报 China Press

老相馆光影流情(第二篇)‧同时迎娶2老婆拍婚照 齐人带旺金龙摄影店

蕭浩坡(右)創辦的照相館,如今已傳給大兒子蕭棟程(左)經營。
萧浩坡(右)创办的照相馆,如今已传给大儿子萧栋程(左)经营。

独家报导/摄影:洪卉嫔
(亚罗士打10日讯)新郎哥同时间迎娶两名新娘,享齐人之福的新郎来到金龙婚纱摄影店拍摄婚纱照,让该店一夜成名,享誉新马泰,无数记者上门采访。



该店创办人萧浩坡(62岁)接受《中国报》专访时指出,该店是在1977年1月14日成立,当时在开业两周后,就有一名享齐人之福的新郎登门拍婚纱照,让该店一时间风头无两。

他说,因为这单生意,让该店正式火红起来,有许多来自各地的顾客慕名而来拍照。

萧浩坡指出,此外,该店也曾经为大马知名演员李心洁拍全家福。

“李心洁是亚罗士打人,而她在7、8年前,曾经来到本店拍摄全家福,而当时还是其男友的彭顺,也一起入镜。”

他感到遗憾,因为隐私的缘故,李心洁一家并不允许他们在店内放上其全家福照,否则这就会是该店的生招牌。

此外,吉打州足球协会外聘球员理利顿、金牌司仪蒙润荣、著名马来艺人也曾经来到金龙拍照。

金龍婚紗攝影店還存放當年使用的相機,一些相機如今價值不菲。
金龙婚纱摄影店还存放当年使用的相机,一些相机如今价值不菲。

初入摄影界当学徒

回忆起进入摄影界的过程,萧浩坡指出,他在6年级毕业后,因家境贫穷而未继续升学,但母亲坚持他必须学习一门手艺,因此在其13岁时,将他送到亚罗士打当时很有名的相馆──丽的相馆,当了4年学徒。

他透露,之后他到“南方相馆”从师3年,在该相馆修相片,较后则前往大山脚的“明芳相馆”,当了2年的修底片助手。

萧浩坡之后辗转回来亚罗士打,再度回归“南方相馆”,而此时的他已可独挑大梁,成为“头手”,负责帮顾客拍照。

他在一年后,就自己出来创业,创办了他的摄影店,至今“金龙”已有40年历史。

萧浩坡获奖无数

学习摄影多年,萧浩坡也参赛无数次,其中有27次获奖,当中包括第一奖、金奖、三奖、优秀奖等。

他透露,他曾在1988年获得全国富士婚纱摄影比赛金奖,从3000人从脱颖而出。

他也曾在全国富士摄影比赛中获得,最诗情画意新婚夫妇第一奖。

萧浩坡认为,80年代是摄影业蓬勃发展的时代,在当年旺季时,一天竟有32对新人前来拍摄婚纱照。

“当时的新人拍摄婚纱,不像现在是在婚前拍摄,他们大多是在当天结婚仪式结束后,就到相馆拍摄。”

他说,拍摄新人照一般不需要预约,因大部分都只是在室内拍摄,也仅拍几款照片,因此大约15分钟就可完成。

除了婚纱照多人拍照,当年青春少女照也获得女生们的喜爱。

萧浩坡指出,拍少女照则需预约,但是同样也只是在室内拍照。

他回忆当年,许多家庭会在新年期间来拍摄家庭照,如今此景换成在毕业季节,拍摄家庭照。

他回忆,以前旺季时期,一天可冲洗200卷菲林,但是如今店面都是以拍照为主,已很少人会来冲洗照片。

金龍在旺盛時期,曾試過一天有超過30對新人要拍結婚照;店還未開門,他們就已在店外等候。(受訪者提供照片)
金龙在旺盛时期,曾试过一天有超过30对新人要拍结婚照;店还未开门,他们就已在店外等候。(受访者提供照片)

人手修相片须2工序

旧时代没有电脑,也没有修图软件,但是老师傅仍然可以凭著纯熟的手艺修底片和相片。

萧浩坡指出,以前的时代是先修底片,再来修相片,需要经过两次的工作程序。

他说,修底片时,需要将底片放在灯泡底下,用放大镜看,再使用非常尖细的2B铅笔修底片。

“我们可以用铅笔,来修复暗疮甚至是皱纹,就好像如今的美肌。”

萧浩坡指出,相较于修照片,修复底片的技术较高,但是如今有了电脑修图技术,已节省了许多人力,除了相片质感更高,也不需两次工作程序,较为方便。

询及底片及数码相片的优势,萧浩坡指出,底片的照片较柔,没有数码相片来得立体,因此他会较为喜欢数码相机的呈现。

萧浩坡1967年开始踏入摄影界,经历了黑白照、彩色照,再到如今的数码照时代,他也使用过无数的相机。

他说,他在开业时使用的第一架相机是中国制造的木材黑白相机,镜头是德国制造;第二架已是从黑白转入彩色,当时使用的相机是海鸥牌;第3代是哈苏胶卷相机,到第4代就是使用尼康的D100。

“我至今仍有保留许多我所使用过的相机,当中一些还可使用,但一些则已损坏。”

從黑白照到彩色照,到數碼相機,蕭浩坡經歷了幾個時代的轉變。
从黑白照到彩色照,到数码相机,萧浩坡经历了几个时代的转变。

子承父业面临挑战

如今的萧浩坡已不太管事,金龙店面大多的事情,在3年前都交给了大儿子萧栋程(34岁)打理。

萧程栋如今专业拍摄人像、毕业照、家庭照、食物目录等。

询及如今摄影店说面对的最大挑战,萧栋程在以前会认为自由摄影人是他们的挑战,但如今的他认为,只要把自己的摄影技术磨炼好,那么自由摄影人就不会是个问题。

他认为,到了他这一个年代,“影楼”(相馆)要改变存有困难,往往想要改变,却不知从何下手。

他说,许多证件照如今已可在政府部门拍摄,让摄影业者少了收入。

“如今许多人人手一机,人们已不再似当年般,会把所有的照片都拿去冲洗,大多都是存放在电脑。”

摄影数码化改变最大

经营照相馆40年的萧浩坡指出,在这40年里,摄影界最大的变化是从胶卷到数码摄影。

他说,从胶卷到数码的过程是一个坎,有许多老相馆因无法适应时代的巨变,加上技术不到位,渐渐被淘汰。

“我们在这个转变过程前,已有向师傅了解数码的摄影技术,因此即使碰上转变,也懂得调适过来。”

他认为,拍摄黑白照比拍摄彩色照要来得容易,因彩色的照片较为出彩,也更容易看出瑕疵。

他强调,虽说科技的提升,让相机的层次提高,但光线运用是不会变的。

如今的金龍經過一番裝修,店面內外更現代化。(受訪者提供照片)
如今的金龙经过一番装修,店面内外更现代化。(受访者提供照片)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