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相館光影流情(第二篇)‧同時迎娶2老婆拍婚照 齊人帶旺金龍攝影店 | 中國報 China Press

老相館光影流情(第二篇)‧同時迎娶2老婆拍婚照 齊人帶旺金龍攝影店

蕭浩坡(右)創辦的照相館,如今已傳給大兒子蕭棟程(左)經營。
蕭浩坡(右)創辦的照相館,如今已傳給大兒子蕭棟程(左)經營。

獨家報導/攝影:洪卉嬪
(亞羅士打10日訊)新郎哥同時間迎娶兩名新娘,享齊人之福的新郎來到金龍婚紗攝影店拍攝婚紗照,讓該店一夜成名,享譽新馬泰,無數記者上門採訪。



該店創辦人蕭浩坡(62歲)接受《中國報》專訪時指出,該店是在1977年1月14日成立,當時在開業兩周后,就有一名享齊人之福的新郎登門拍婚紗照,讓該店一時間風頭無兩。

他說,因為這單生意,讓該店正式火紅起來,有許多來自各地的顧客慕名而來拍照。

蕭浩坡指出,此外,該店也曾經為大馬知名演員李心潔拍全家福。

“李心潔是亞羅士打人,而她在7、8年前,曾經來到本店拍攝全家福,而當時還是其男友的彭順,也一起入鏡。”

他感到遺憾,因為隱私的緣故,李心潔一家並不允許他們在店內放上其全家福照,否則這就會是該店的生招牌。

此外,吉打州足球協會外聘球員理利頓、金牌司儀蒙潤榮、著名馬來藝人也曾經來到金龍拍照。

金龍婚紗攝影店還存放當年使用的相機,一些相機如今價值不菲。
金龍婚紗攝影店還存放當年使用的相機,一些相機如今價值不菲。

初入攝影界當學徒

回憶起進入攝影界的過程,蕭浩坡指出,他在6年級畢業后,因家境貧窮而未繼續升學,但母親堅持他必須學習一門手藝,因此在其13歲時,將他送到亞羅士打當時很有名的相館──麗的相館,當了4年學徒。

他透露,之后他到“南方相館”從師3年,在該相館修相片,較后則前往大山腳的“明芳相館”,當了2年的修底片助手。

蕭浩坡之后輾轉回來亞羅士打,再度回歸“南方相館”,而此時的他已可獨挑大樑,成為“頭手”,負責幫顧客拍照。

他在一年后,就自己出來創業,創辦了他的攝影店,至今“金龍”已有40年歷史。

蕭浩坡獲獎無數

學習攝影多年,蕭浩坡也參賽無數次,其中有27次獲獎,當中包括第一獎、金獎、三獎、優秀獎等。

他透露,他曾在1988年獲得全國富士婚紗攝影比賽金獎,從3000人從脫穎而出。

他也曾在全國富士攝影比賽中獲得,最詩情畫意新婚夫婦第一獎。

蕭浩坡認為,80年代是攝影業蓬勃發展的時代,在當年旺季時,一天竟有32對新人前來拍攝婚紗照。

“當時的新人拍攝婚紗,不像現在是在婚前拍攝,他們大多是在當天結婚儀式結束后,就到相館拍攝。”

他說,拍攝新人照一般不需要預約,因大部分都只是在室內拍攝,也僅拍幾款照片,因此大約15分鐘就可完成。

除了婚紗照多人拍照,當年青春少女照也獲得女生們的喜愛。

蕭浩坡指出,拍少女照則需預約,但是同樣也只是在室內拍照。

他回憶當年,許多家庭會在新年期間來拍攝家庭照,如今此景換成在畢業季節,拍攝家庭照。

他回憶,以前旺季時期,一天可沖洗200卷菲林,但是如今店面都是以拍照為主,已很少人會來沖洗照片。

金龍在旺盛時期,曾試過一天有超過30對新人要拍結婚照;店還未開門,他們就已在店外等候。(受訪者提供照片)
金龍在旺盛時期,曾試過一天有超過30對新人要拍結婚照;店還未開門,他們就已在店外等候。(受訪者提供照片)

人手修相片須2工序

舊時代沒有電腦,也沒有修圖軟件,但是老師傅仍然可以憑著純熟的手藝修底片和相片。

蕭浩坡指出,以前的時代是先修底片,再來修相片,需要經過兩次的工作程序。

他說,修底片時,需要將底片放在燈泡底下,用放大鏡看,再使用非常尖細的2B鉛筆修底片。

“我們可以用鉛筆,來修復暗瘡甚至是皺紋,就好像如今的美肌。”

蕭浩坡指出,相較于修照片,修復底片的技術較高,但是如今有了電腦修圖技術,已節省了許多人力,除了相片質感更高,也不需兩次工作程序,較為方便。

詢及底片及數碼相片的優勢,蕭浩坡指出,底片的照片較柔,沒有數碼相片來得立體,因此他會較為喜歡數碼相機的呈現。

蕭浩坡1967年開始踏入攝影界,經歷了黑白照、彩色照,再到如今的數碼照時代,他也使用過無數的相機。

他說,他在開業時使用的第一架相機是中國製造的木材黑白相機,鏡頭是德國製造;第二架已是從黑白轉入彩色,當時使用的相機是海鷗牌;第3代是哈蘇膠卷相機,到第4代就是使用尼康的D100。

“我至今仍有保留許多我所使用過的相機,當中一些還可使用,但一些則已損壞。”

從黑白照到彩色照,到數碼相機,蕭浩坡經歷了幾個時代的轉變。
從黑白照到彩色照,到數碼相機,蕭浩坡經歷了幾個時代的轉變。

子承父業面臨挑戰

如今的蕭浩坡已不太管事,金龍店面大多的事情,在3年前都交給了大兒子蕭棟程(34歲)打理。

蕭程棟如今專業拍攝人像、畢業照、家庭照、食物目錄等。

詢及如今攝影店說面對的最大挑戰,蕭棟程在以前會認為自由攝影人是他們的挑戰,但如今的他認為,只要把自己的攝影技術磨煉好,那么自由攝影人就不會是個問題。

他認為,到了他這一個年代,“影樓”(相館)要改變存有困難,往往想要改變,卻不知從何下手。

他說,許多證件照如今已可在政府部門拍攝,讓攝影業者少了收入。

“如今許多人人手一機,人們已不再似當年般,會把所有的照片都拿去沖洗,大多都是存放在電腦。”

攝影數碼化改變最大

經營照相館40年的蕭浩坡指出,在這40年里,攝影界最大的變化是從膠卷到數碼攝影。

他說,從膠卷到數碼的過程是一個坎,有許多老相館因無法適應時代的巨變,加上技術不到位,漸漸被淘汰。

“我們在這個轉變過程前,已有向師傅了解數碼的攝影技術,因此即使碰上轉變,也懂得調適過來。”

他認為,拍攝黑白照比拍攝彩色照要來得容易,因彩色的照片較為出彩,也更容易看出瑕疵。

他強調,雖說科技的提升,讓相機的層次提高,但光線運用是不會變的。

如今的金龍經過一番裝修,店面內外更現代化。(受訪者提供照片)
如今的金龍經過一番裝修,店面內外更現代化。(受訪者提供照片)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