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相馆光影流情(第三篇)菲林照再美.抵不过变迁 国建影社走向数码 | 中国报 China Press

老相馆光影流情(第三篇)菲林照再美.抵不过变迁 国建影社走向数码

隨著時代改變,“國建冷氣實景影社”已易名“國建專業數碼攝影沖印”。
随着时代改变,“国建冷气实景影社”已易名“国建专业数码摄影冲印”。

独家报导:余佩妮
独家摄影:谢志明



在数码化的时代,纯朴简单的霹州怡保有间传统相馆走过了52个年头,从黑白照到彩色照,再经历数码照片的冲击,它见证了怡保大半世纪的时代变迁,看着怡保一代代人的成长,至今仍屹立不倒。

老馆主谈及曾经风光但风华不再的年代,只说了一句,“还是传统相机拍和菲林冲洗出来的照片,最美。”

早年名为“国建冷气实景影社”的相馆,承载了不少怡保人的记忆;相馆位于的怡保旧街场,如今也从老街变成繁华怀旧的旅游街道,在新颖婚纱店和新型相馆林立中,老相馆的孤独身影让人感慨岁月如梭。

这间老相馆随着时代改变,如今已易名“国建专业数码摄影冲印”,以另一方式拍摄和冲印着人们的美好时光。

于1965年開業的“國建冷氣實景影社”,是怡保人的集體回憶之一。
于1965年开业的“国建冷气实景影社”,是怡保人的集体回忆之一。

嗜好化为职业

国建专业数码摄影冲印老馆主符国健(75岁)接受《中国报》专访时,娓娓道出在数码相机发明前,照相馆对人们的意义和故事。

符国建说,其父亲的工作是替黑白照片上色和画人像,因此,他的家中有一台相机,用以拍下人们的相片,冲洗出来后再慢慢画成画相。

“那个年代流行人画相,反而不要冲洗出来的相片,但我因父亲的职业,有机会接触当时显得很珍贵的相机,最后把嗜好化为职业,于1965年与兄弟姐妹一起开相馆。”

有人说,在相馆拍照,才能真正留下一份珍贵的记忆,因为它保持着一种对生活的珍惜,坚守着一种对时间的端庄态度,能在影像之外,把那份情怀留在照片里。

符国建说,基于这种情怀,在八十年代前,很多家庭、情侣、少年少女都流行到相馆留下倩影或合照。

“当年很少人得到学士学位,一旦家中有人大学毕业,就会举家到相馆拍照留念。”

“沙龙照”寄意曾成风尚

那个年代,到相馆拍个“沙龙照”再寄给笔友或情人,成为流行风尚。

符建国指出,五六十年代时兴男女在读书时期到相馆拍个人照,以在通讯不发达的年代,把照片寄给笔友或朋友留念。

“当时没有如现在般有面子书或手机,短时间内即可传送照片,那是个以照片寄意的奇妙年代。”

他披露,“沙龙国际摄影比赛”是规格很高的国际赛事,很多人进入相馆就说要“沙龙照”,意即要拍出最好看的照片。

他感叹,现在人手一机可轻易拍照,但很多都是把照片收藏电脑或手机内,并没有冲印出来。

“手机和电脑一天可能会坏,但打印出来的照片可以永远保留,握著有质感的照片会感觉不同;在各方推广下,现在又有很多人学习以菲林拍照和冲洗照片。”

華人“只能穿一次結婚禮服”的觀念,造成八十年代前婚照只有4款,即一對新人及新娘的半身和全身照。
华人“只能穿一次结婚礼服”的观念,造成八十年代前婚照只有4款,即一对新人及新娘的半身和全身照。

观念传统“婚照”仅4款

华人“只能穿一次结婚礼服”的观念,造成八十年代前的婚照只有4款,即一对新人及新娘的半身和全身照。

在五十至八十年代,尤其是黑白照时代,很多新人的结婚照都是统一款式,令人好奇当年的风气如何造就这几乎全国一样的“结婚照”。

符国建受询及此事时笑言,因为华人的传统观念,令很多结婚黄道吉日,相馆会涌入大批新人拍队拍婚照,相馆为快速及为每对新人拍下幸福时刻,因此设下统一拍摄的款式。

“那个年代,一对新人在上午完成迎娶和敬茶仪式后,都会赶到相馆拍照,好日子时,常出现新娘车在相馆外排长龙的盛况。”

他说,相馆会设两间房,一间房只拍新娘和一对新人的全身照,一间房只拍半身,在15分钟内可完成及轮到下一对新人,并渐成全马通用的“格式”。

發黃的全家福,讓后代從照片中學習珍惜家人和傳承的意義。
发黄的全家福,让后代从照片中学习珍惜家人和传承的意义。
年輕少女到相館拍個“沙龍照”再送給筆友,是五六十年代的時興風尚。
年轻少女到相馆拍个“沙龙照”再送给笔友,是五六十年代的时兴风尚。

拍全家福见证开枝散叶

每隔10年拍全家福,从约30人变百人大家庭,老相馆用相机留下顾客的家族史,让晚辈从照片中学会珍惜家人。

谈起难忘事,符国建指出,他对于可以长年为顾客拍摄全家福,见证他们开枝散叶感到温馨。

他举例,他当年在霹州著名锡矿家已故丹斯里张国林60岁时,为对方拍摄全家福,当时全家只有30余人;10年后再为张氏拍全家福,张家的成员已增加一倍,近70人。

“在张国林80岁时,我再次为他们拍全家福,当时约百名家族成员;从全家福中,我看到珍惜家人和传承。”

一頭華髮的符國建,向媒體展示使用菲林,曾拍下不少怡保人回憶的舊相機。
一头华发的符国建,向媒体展示使用菲林,曾拍下不少怡保人回忆的旧相机。

小伙子讥笑换菲林
60岁学用数码相机

符国建14年前拿着菲林相机拍婚宴,遭持数码相机的小伙子讥笑,两天后以60岁高龄学习使用数码相机,成功与新时代接轨。

符国建说,数码相机在约2000年开始出现,过后的两三年间,他不断思索是否要转换使用数码相机。

“在2003年时,已很多人有能力购买数码相机;我有一天拿着一台菲林相机,受聘为一对新人拍摄婚宴过程,在新人切蛋糕时,1卷36张菲林刚好用完,我便即时蹲下打开相机快速换上新菲林。”

向儿子学习

他披露,当时有很多新人的亲友也站在台前以数码小相机拍摄,其中1名站在他身旁的年轻人,语带不屑地说“安哥,现在都什么时代了,你还在换菲林?”,这句话如同一支针刺了他一下。

“我永远忘了不这句话和当时的情景,回家后即与儿子商量,儿子其实已开始使用数码相机,我深思后,决定向儿子学习,开始摄影生涯的新章。”

進入2017年的“國建專業數碼攝影沖印”相館。
进入2017年的“国建专业数码摄影冲印”相馆。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