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國川:激情易冷,熱情必死 | 中国报 ChinaPress

洪國川:激情易冷,熱情必死

大馬是民主國家,每個公民有加入政黨的自由,也有權為自己的政治理念參加選舉,淨選盟主席瑪麗亞陳競選絕對合情合理合法,任何以惡言批判她是“偽裝獨立”、“在野黨政治工具”的人,都是狗屁不通,糊弄人民!



不過,我們也要留意淨選盟前主席安碧嘉的話:“我不會在來屆大選上陣,因為我沒有瑪麗亞陳那么勇敢。”

沒錯,一位性格率直、對民主改革充滿熱情的社運分子,憑著一股熱血去參政,不是勇敢過人,是什么?安碧嘉的“勇敢論”是提醒瑪麗亞,政治和社運是兩回事!

不會有人輕易讓選區

政治是“外有外鬥,內有內鬥”,無論是朝野政黨都會為了席位而互相撕咬,爾虞我詐!希望聯盟為了席位談判,已經吵得焦頭爛額,無黨無派的瑪麗亞忽然空降,自薦成為希望聯盟的獨立候選人,就拿到一個國會議席,有人服嗎?

再說,瑪麗亞可能上陣八打靈再也南區國會議席,原任國會議員許來賢已經擺明車馬,不會輕易讓出自己連勝2屆的選區,所以難免掀起一輪惡鬥!

瑪麗亞熱血地說,要推動選舉改革、性別和收入平等,就必須擁有國會的平台。這熟悉的畫面,讓人想起幾位社運分子的命運。

搞政治不要有“英雄主義”,以為個人力量可以改變整個體系。就像國際透明組織大馬分部前主席劉勝權,當年大膽批評政府,當他成為首相署部長后,也無法讓納吉政府展開結構性的改變,如今大馬在國際貪污印象排位一年比一年跌得凶,劉勝權的批判聲音變小了。

“改革是長期作戰”,勿因心急改變而像興權會一樣。興權會主席主席維達慕迪也承認,他一時急于維護貧窮的印裔社群,明知國陣不可信,也願意歸順。當維達慕迪受委為上議員和首相署副部長后,發現國陣沒有遵守協助印裔社區的承諾,結果失望離去。

政治也是“隨波逐流,一同胡鬧”,民聯核心領袖安華曾炮製“916變天鬧劇”,說什么東馬國陣議員集體跳槽民聯,前社運分子兼峇都國會議員蔡添強奉命飛往台灣,遊說在台灣考察的國陣后座議員跳槽,結果以失敗告終。

要適應殘酷政治環境

瑪麗亞也該以行動黨丹絨武雅州議員鄭雨周為借鏡,萬一“意見不合”該如何應對?環保分子鄭雨周針對檳州政府不聽勸告,過度開發山坡而感到失望,宣佈第14屆大選后,退出行動黨。最殘酷的還是他被指表現欠佳,被撤回20萬令吉撥款。

還有一位行動黨前副主席東姑阿茲,他是國際透明組織大馬分會創辦人,曾批評淨選盟3.0大集會,受到黨內爭議。他在上議員任期屆滿后,不滿自己受委為檳州研究所的高級研究員,上司卻是年輕的總執行長再裡爾,一氣之下就辭職,瑪麗亞這位“老新人”也得準備面對。

許多人抱住太大熱情加入政治,當他們走近一看,才發現這裡和自己嚮往的地方不一樣。

改革或換政權不是一朝一夕,也不是十年八載就能完成的事。可能你耗盡一輩子,也看不到曙光,也可能在你失望離去之際,剛好就成功了。

在此祝福瑪麗亞,除了大無畏精神,還要早點適應無法盡如人意的政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