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若鵬:希盟會不會愛我一萬年? | 中國報 China Press

周若鵬:希盟會不會愛我一萬年?

“我會愛你一萬年,永遠只有你一個。我會努力賺錢讓你花,經濟完全由你掌管。每天不會超過九點回家,凡事報備。我會做家務,把你照顧得無微不至……嫁給我吧!”



宣言其實是銷售信

這些甜言蜜語非常受用,大概就要說I do了,但如果你是旁觀者,當然很清楚男人的承諾能兌現一半就已經算是聖人。那些承諾只有一個目的,就是求偶成功。

希盟的承諾也一樣,厚厚的宣言其實是一封長長的銷售信,寫滿你想聽到的改變,比如撤銷消費稅、過路費,比如降低生活成本。無論你來自哪個層面,是草根百姓還是知識分子,都能在裡頭找到“希望”。家庭主婦會發現老公的錢會自動進她袋子,如何抗拒?知識分子看到的則是體制改革,比如保障選舉制度現代化、檢控司和總檢察署分立、徹查貪污弊案等等。

我們不知道希盟執政后究竟能做到多少。油價走低,政府收入不足,還要撤消費稅,如何支撐?再說制度改革,面對數十年盤根錯節的利害關係,再加上官僚文化和惰性,這將是個移山的過程。但這不是不可能的,若能杜絕因貪腐而造成的浪費,若能開除尸位素餐的冗員,若能提升行政效率,也許最后真能減輕人民的生活負擔──當中有很多的“如果”和“也許”。

相信多少是多少

可是,看看已經發生的現實,我已經處在家暴的惡劣環境中,老公天天打我罵我,不時叫我滾回娘家(其實我沒有娘家);而且他不只扣我家用,還把我的首飾賣給鄰居,又偷我的錢去買遊艇。現在有一個長得不怎么樣的男人來對我說求婚宣言,我好歹要豎起耳朵聽,能相信多少是多少。實際上能如何執行兌現,我不管了,我只是個受虐的小婦人,想要逃出黑暗,這些諾言是希望之光。

我終究不會迷信這些宣言,我也當過業務員,銷售好產品的誠意必然有,但為了成交有時也會言過其實,心底盤算待成交了才來想怎樣“補鑊”。如果這次我改嫁成功,最大的意義是發現我說“I do”原來是有力量的,而且我不只能說一次,每5年我都能改嫁。這個新的男人對我不好,我就休了他再換一個。總之,我要先逃出家暴的困局。

你會不會愛我一萬年?不要緊,先過個5年看看。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