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相館光影流情(第五篇)陳志強:手機存照有多少回味? 沖印照片收藏更值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中国报 ChinaPress

    老相館光影流情(第五篇)陳志強:手機存照有多少回味? 沖印照片收藏更值

    位于新街場路的麗士,曾是許多新人拍攝婚紗照的選擇。
    位于新街場路的麗士,曾是許多新人拍攝婚紗照的選擇。

    報導:曾建豪



    我們可以用手機任意拍攝照片,儲存上千張也不嫌多,然而,又有多少張是會讓你和值得讓你看完又看的回味?

    對吉隆坡新街場路的麗士(REX)相館老闆陳志強而言,現在手機能拍下數千張照片,但鮮少有人會仔細觀看成果,並把值得留念的照片沖印出來。

    他認為,沖印出的照片與手機上的照片,有一定的分別。有相框的個人照片或家庭照片就是例子,因為它更能凸顯出立體感和相中人的輪廓分明,這就是攝影師的功夫。

    陳志強(左)與孩子陳泳偉一同經營吉隆坡與靈市的照相館,后者也是其接班人。
    陳志強(左)與孩子陳泳偉一同經營吉隆坡與靈市的照相館,后者也是其接班人。

    用口碑維持業績

    從1978年在吉隆坡十五碑開店,再于1983年到新街場路經營,陳志強可說見證了這個行業的興衰,但個人卻從沒懼怕時代潮流,反之會堅持做好本身的商店,用口碑來維持業績。

    走入陳氏位于新街場路的相館,可見右邊有許多個人肖像、家庭照,其中最顯眼的莫過于前首相敦馬哈迪夫婦的合照。這些都是陳志強的得意作品。

    張掛在其店內各式肖像,部分已有超過20年歷史,惟除了顏色日久變淺,基本上都沒有太大變化,這是照片的耐放性。

    難忘一家為拍照大吵

    陳志強說,從事攝影多年來,各種顧客的行為他都領教過,最深刻的一次,是有一家人來拍照,大家對照片的要求不一,竟在影棚大罵一場。當然最后他也算是成功完成任務,這是他所記得的有趣事之一。

    他說,雖然攝影師的最大任務是拍下一張自然,好看的家庭照,惟要如何引導顧客顯得自然,也是一門學藝。

    他續說,每名前來拍照的顧客都有不同要求,試過有一家人到來拍照,但為父者堅決不要坐著拍,他也欣然接受該要求,努力拍下讓人滿意的照片。

    談及為馬哈迪等顯赫人物掌鏡時,陳志強指沒有太大壓力,最重要是準備充足,尤其是影棚內的閃光燈或電池能正常操作,勿在最后時刻才掉鍊子。

    基于他的作品都獲得很好的口碑,因此至今仍有許多大人物,在被冊封各種頭銜后,都會前來拍找他拍下個人肖像。

    市場仍需照相館

    陳志強說,即使剩下最后一間,市場還是需要照相館。

    他也是雪隆攝影公會副會長。他指出,在2000年時雪隆區都還有2000間照相館,尤其在新發展區,總會有間照相館進駐,但現在可能只剩下數百間。

    陳志強說,經營照相館的話,器材必須與時並進,這樣才能達到顧客要求。

    “當年耗資50萬令吉的沖印機,在與時代脫節后,我還要出資600令吉請人搬走呢!”

    他說,該行業在全盛時期,自己的店也有7至8個影棚,一部分是讓新人拍攝結婚照,但后期人人都要求實景后,也間接打擊自己的生意。

    之后的他稍微更改目標對象,放眼大學畢業典禮的生意,所以現在每逢年底的畢業禮,就是他忙碌的時刻。

    “以前新年前,還有家庭會來拍攝全家福,現在已鮮少有人這么做,基本上我們這行業,沒有太明顯的旺季。”

    鄭錦料跑不贏數碼
    不捉相機 改駕羅厘

    鄭錦料也是最早提供彩色照的業者之一。
    鄭錦料也是最早提供彩色照的業者之一。

    照片從黑白進入彩色的階段,吉隆坡增江區曾有一家強調快速沖洗照片的照相館,但到最后還是難抵數碼科技的到來而結業,業主也只好轉換跑道,改當羅厘司機。

    該名業主鄭錦料(70歲),曾在1980年至1992年之間,經營沖洗照片和提供拍攝服務,當時分期付款購買價值近20萬令吉的沖洗機器,也讓他成為當地最早提供彩色照片的業者之一。

    新國做工回馬創業

    鄭氏早期是在新加坡的照相館打工,從中學會各種技術后,就選擇回馬創業,先從協助婚紗店沖洗新人照片做起,待累積一定的顧客群后,就開了名為“快快彩色沖印”的照相館。

    顧名思義,他自然是講求快狠準,在最短的時間內讓顧客看到照片的效果。

    鄭錦料說,以前收到菲林后,必須靠機器沖出來,之后還要沖洗照片,粗略估計1個小時內能沖出200至300張照片。

    他指出,顧客能夠在最短時間內取得照片,代價就是繳付較高的價格。

    鄭錦料后面的沖印機,是他創業路上的重要夥伴之一。
    鄭錦料后面的沖印機,是他創業路上的重要夥伴之一。

    快速交貨收費略高

    鄭錦料回憶過去創業時,最忙碌的時候就是接到沖印畢業照的工作,因為傍晚6時收到菲林,翌日早上就要完成沖印並交貨。

    “一般上,畢業生在早上就會離去,所以我們必須要沖印所有照片,否則待對方離開后,整千張照片的成本或許也收不回。”

    他續說,既然本身的招牌是“快快”,所以沖印速度自然要比他人快。當然一些要在同一天就索取照片的人,就得繳付比普通價格高的錢。

    在過去還在使用菲林的年代,鄭氏在1個小時內,估計能沖印近300張照片。

    賣完機器轉換跑道

    “在店面關閉后,所有機器已賣完,反正留著沒用,更會勾起過去不快的回憶。”

    鄭錦料坦言,在關閉了店鋪后,當時還是50歲左右,在要找糊口下的前提下,最后就改行當起羅厘司機。

    羅厘司機與沖印照片是完全不同行業,但在想到還要撫養孩子下,還是毅然轉換跑道。

    他說,在數碼相機面世后,已察覺到前者帶來的衝擊,生意也直接受到影響。

    他指出,以前公眾的駕駛執照和護照所需的照片,都會找他們拍攝,但后期已悉數在政府部門當場拍。

    「快快彩色沖印」的相冊封面,也是以店的外觀為設計。
    「快快彩色沖印」的相冊封面,也是以店的外觀為設計。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