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相馆光影流情(第五篇)陈志强:手机存照有多少回味? 冲印照片收藏更值 | 中国报 China Press

老相馆光影流情(第五篇)陈志强:手机存照有多少回味? 冲印照片收藏更值

位于新街場路的麗士,曾是許多新人拍攝婚紗照的選擇。
位于新街场路的丽士,曾是许多新人拍摄婚纱照的选择。

报导:曾建豪



我们可以用手机任意拍摄照片,储存上千张也不嫌多,然而,又有多少张是会让你和值得让你看完又看的回味?

对吉隆坡新街场路的丽士(REX)相馆老板陈志强而言,现在手机能拍下数千张照片,但鲜少有人会仔细观看成果,并把值得留念的照片冲印出来。

他认为,冲印出的照片与手机上的照片,有一定的分别。有相框的个人照片或家庭照片就是例子,因为它更能凸显出立体感和相中人的轮廓分明,这就是摄影师的功夫。

陳志強(左)與孩子陳泳偉一同經營吉隆坡與靈市的照相館,后者也是其接班人。
陈志强(左)与孩子陈泳伟一同经营吉隆坡与灵市的照相馆,后者也是其接班人。

用口碑维持业绩

从1978年在吉隆坡十五碑开店,再于1983年到新街场路经营,陈志强可说见证了这个行业的兴衰,但个人却从没惧怕时代潮流,反之会坚持做好本身的商店,用口碑来维持业绩。

走入陈氏位于新街场路的相馆,可见右边有许多个人肖像、家庭照,其中最显眼的莫过于前首相敦马哈迪夫妇的合照。这些都是陈志强的得意作品。

张挂在其店内各式肖像,部分已有超过20年历史,惟除了颜色日久变浅,基本上都没有太大变化,这是照片的耐放性。

难忘一家为拍照大吵

陈志强说,从事摄影多年来,各种顾客的行为他都领教过,最深刻的一次,是有一家人来拍照,大家对照片的要求不一,竟在影棚大骂一场。当然最后他也算是成功完成任务,这是他所记得的有趣事之一。

他说,虽然摄影师的最大任务是拍下一张自然,好看的家庭照,惟要如何引导顾客显得自然,也是一门学艺。

他续说,每名前来拍照的顾客都有不同要求,试过有一家人到来拍照,但为父者坚决不要坐着拍,他也欣然接受该要求,努力拍下让人满意的照片。

谈及为马哈迪等显赫人物掌镜时,陈志强指没有太大压力,最重要是准备充足,尤其是影棚内的闪光灯或电池能正常操作,勿在最后时刻才掉链子。

基于他的作品都获得很好的口碑,因此至今仍有许多大人物,在被册封各种头衔后,都会前来拍找他拍下个人肖像。

市场仍需照相馆

陈志强说,即使剩下最后一间,市场还是需要照相馆。

他也是雪隆摄影公会副会长。他指出,在2000年时雪隆区都还有2000间照相馆,尤其在新发展区,总会有间照相馆进驻,但现在可能只剩下数百间。

陈志强说,经营照相馆的话,器材必须与时并进,这样才能达到顾客要求。

“当年耗资50万令吉的冲印机,在与时代脱节后,我还要出资600令吉请人搬走呢!”

他说,该行业在全盛时期,自己的店也有7至8个影棚,一部分是让新人拍摄结婚照,但后期人人都要求实景后,也间接打击自己的生意。

之后的他稍微更改目标对象,放眼大学毕业典礼的生意,所以现在每逢年底的毕业礼,就是他忙碌的时刻。

“以前新年前,还有家庭会来拍摄全家福,现在已鲜少有人这么做,基本上我们这行业,没有太明显的旺季。”

郑锦料跑不赢数码
不捉相机 改驾罗厘

鄭錦料也是最早提供彩色照的業者之一。
郑锦料也是最早提供彩色照的业者之一。

照片从黑白进入彩色的阶段,吉隆坡增江区曾有一家强调快速冲洗照片的照相馆,但到最后还是难抵数码科技的到来而结业,业主也只好转换跑道,改当罗厘司机。

该名业主郑锦料(70岁),曾在1980年至1992年之间,经营冲洗照片和提供拍摄服务,当时分期付款购买价值近20万令吉的冲洗机器,也让他成为当地最早提供彩色照片的业者之一。

新国做工回马创业

郑氏早期是在新加坡的照相馆打工,从中学会各种技术后,就选择回马创业,先从协助婚纱店冲洗新人照片做起,待累积一定的顾客群后,就开了名为“快快彩色冲印”的照相馆。

顾名思义,他自然是讲求快狠准,在最短的时间内让顾客看到照片的效果。

郑锦料说,以前收到菲林后,必须靠机器冲出来,之后还要冲洗照片,粗略估计1个小时内能冲出200至300张照片。

他指出,顾客能够在最短时间内取得照片,代价就是缴付较高的价格。

鄭錦料后面的沖印機,是他創業路上的重要夥伴之一。
郑锦料后面的冲印机,是他创业路上的重要伙伴之一。

快速交货收费略高

郑锦料回忆过去创业时,最忙碌的时候就是接到冲印毕业照的工作,因为傍晚6时收到菲林,翌日早上就要完成冲印并交货。

“一般上,毕业生在早上就会离去,所以我们必须要冲印所有照片,否则待对方离开后,整千张照片的成本或许也收不回。”

他续说,既然本身的招牌是“快快”,所以冲印速度自然要比他人快。当然一些要在同一天就索取照片的人,就得缴付比普通价格高的钱。

在过去还在使用菲林的年代,郑氏在1个小时内,估计能冲印近300张照片。

卖完机器转换跑道

“在店面关闭后,所有机器已卖完,反正留着没用,更会勾起过去不快的回忆。”

郑锦料坦言,在关闭了店铺后,当时还是50岁左右,在要找糊口下的前提下,最后就改行当起罗厘司机。

罗厘司机与冲印照片是完全不同行业,但在想到还要抚养孩子下,还是毅然转换跑道。

他说,在数码相机面世后,已察觉到前者带来的冲击,生意也直接受到影响。

他指出,以前公众的驾驶执照和护照所需的照片,都会找他们拍摄,但后期已悉数在政府部门当场拍。

「快快彩色沖印」的相冊封面,也是以店的外觀為設計。
「快快彩色冲印」的相册封面,也是以店的外观为设计。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看影音热议更多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