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相館光影流情(完結篇) 相館漸凋零.興趣沒放棄 攝影師80歲還在拍 | 中國報 China Press

老相館光影流情(完結篇) 相館漸凋零.興趣沒放棄 攝影師80歲還在拍

陳首都講述經營相館從黑白照到彩色照的故事點滴。
陳首都講述經營相館從黑白照到彩色照的故事點滴。

報導:吳燕萍
攝影:李再輝



80歲攝影師熱愛攝影,經營相館超過半個世紀,以相機為顧客記錄生活大小事,從黑白照走到彩色照,再走到數碼時代。

隨著數碼相機流行,現在已很少人再到相館拍照或洗照片,昔日相館林立的繁華街景不再,許多老一輩的攝影師也紛紛放下手中的相機,享受晚年生活。

惟獨新山有一名80歲攝影師陳首都,至今雖將相館生意交給兒子打理,但他閒暇時,還是會應學校邀約,拿起相機到學校,為學生拍攝畢業照,繼續以照片記錄著新山這個老城區的大小事。

陳首都一生都在為新山的攝影界奉獻,他接受《中國報》訪問時,緬懷昔日新山相館處處的輝煌時代。除了感觸自己未保存當年許多值得紀念的照片和攝影工具外,他也感慨如今的相館已大不如從前。

新山相館先驅

陳首都于60年代在新山開設相館,而當時新山區的相館不超過十家,他就是其中一間相館的東主,而當年拍攝婚紗、證件照和沙龍照等,都在相館進行。

他經歷過的黑白照年代,在當年照片都必須在暗房沖洗,還要用藥水,而濃烈的藥水氣味,直叫人難受。

他說,在黑白照之后,就開始有人工“上色”的技巧,讓黑白照有了顏色,他也開始學習這樣的技巧,甚至也幫其已故父親的相片上色,讓自己對父親可以更加記憶猶新。

他說,當年即便不是上色的黑白照,一般的黑白個人特寫照,洗照片后,師傅還要為照片進行修飾,即以顏料點光滑照片人物臉上的瑕疵,所以當年黑白人物個人照的主角,臉都很光滑。

從前的黑白照,沖洗師傅們都會為照片加工,用顏料點滑人物的臉孔,所以人物的臉孔都非常光滑。
從前的黑白照,沖洗師傅們都會為照片加工,用顏料點滑人物的臉孔,所以人物的臉孔都非常光滑。

為媒體拍照有幸見已故蘇丹

陳首都因擁有相機,所以七八十年代許多地方重大新聞,媒體人都會請陳首都幫忙,前往拍照供報館刊登。

陳首都坦言,因這樣的機會,讓他可以前往柔佛王宮等地方,甚至有幸為柔佛已故蘇丹依斯干達拍照,偶爾也能出席一些活動,為馬新一代的明星等拍照。

不過,在眾多的新聞照中,最讓他震撼的是哥打丁宜第一次大水災,當年大水災嚴重程度驚人,他乘船趕到時,許多屋頂都被洪水淹沒,此景依舊在他的記憶中。

“柔佛古廟山門被拆時,我也有前往拍照,并記錄下當時珍貴的時刻。”

一台沖印機可買2店舖

70年代彩色照片興起,新山大部分相館業者都沒有彩色沖印設備,所以都必須將照相底片交給新加坡的彩色中心沖印。

陳首都說,他在新山明里南街經營的龍鳳禮服攝影社,當年並非第一家引進彩色沖印機器的相館。他記得第一家有彩色沖印機器的相館為昭華彩色影業有限公司。

他之后耗資18萬令吉購買沖洗照片的機器,以當年這個價格,可以購買兩間在市區的雙層樓店舖。

“當年我還被親戚和朋友嘲笑,但我不后悔這樣的決定,因我清楚知道,只有提升器材,才能讓自己的相館走的更遠。”

事實證明,陳首都經營的龍鳳禮服攝影社從60年代末創立至今,仍然屹立不倒,也廣為新山人所知。

雖然該店目前不在新山市區,已搬到振林山運作,但它還是跟許多新山人有著聯繫。

全盛時期開4家相館

從60年代開設相館至今,陳首都全盛時期,曾開設4家相館。

陳首都的第一家相館,于1964年設在江加埔萊,當時相館設施簡陋,他還將屋頂開天窗,讓自然光照入相館,為顧客拍照,當時生意也不佳。

60年代共產黨興起時,他擔心被捉去當共產黨員,便關掉相館,搬到新山市區生活,並到一家名為光亞的相館工作,學習拍照一兩年后,到新山兆楠街白雪影室上班和當學徒。

一兩年后,因該業者要出頂相館,他頂下經營,而60年代剛好遇上政府下令國人更新身分證,令他生意大好。

“當時,我也在新山明里南街59號門牌商店樓上買下單位,設立龍鳳禮服攝影社。”

千禧年他將龍鳳禮服攝影社搬遷到同一條街的57號門牌底樓運作;而90年代,他還在新山大馬花園和彩虹花園開設兩家名為龍鳳的相館,最后因人力等問題,而僅保留明里南街的相館。

“約3年前,因明里南街交通和經常發生水災等問題,所以我遷到振林山運作至今。”

最懷念60年代為新人拍照

超過半世紀經營相館,陳首都最懷念的拍照年代是60年代末,他在明里南街59號店屋樓上開設龍鳳禮服攝影社,為結婚新人拍婚紗照的年代。

他說,當年相館流行幫新人拍婚紗照,大概每對新人可拍20個姿勢,但他們只會選10個漂亮姿勢的照片給新人,每個姿勢會沖洗半打照片,價格大概200多令吉。

“當年新人是沒有選照片的權利,不像現在都是新人自己挑選婚紗照。”

他記得,當年一組新人只有一套禮服,拍照時間大約是一小時,每逢週末相館會擠滿人,大家都會排隊拍證件照或婚紗照,而他的相館還有出租新娘車服務。

“當年相館非常熱鬧,公共假期和週末人潮洶湧,尤其新年前或結婚季,家庭照和婚紗照顧客湧入,我幾乎都工作24小時。”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