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势堂‧戏有益 剧中思考人生 | 中国报 ChinaPress

架势堂‧戏有益 剧中思考人生

20180319interview01



特约:子若
摄影:岑家豪
今日登场:中国资深教育戏剧家李婴宁教授

在现实功利的社会里,商业狂潮滚滚来袭,戏剧逐渐没落成娱乐大众的消费品,且失去它的教育本质。

青少年学习戏剧,能干什么?相信很多家长都把持负面或偏见的看法,但素有“中国教育戏剧第一人”的李婴宁表示,“其实,青少年在戏剧当中能找到自己,认识自己,认识他人,以及认识社会,找到自己的成长方向……”

人生永远没有太晚的开始,临老学英语
艺术就是科学的未来

在与李婴宁教授会面前做了些功课,在搜索资料过程中,最吸引我的一篇文章是,作者把李婴宁教授形容为“摩西奶奶”(1860~1961)。摩西奶奶是一名大器晚成的美国著名原始派画家,她76岁开始作画,80岁举办个展,100岁启蒙了渡边淳一,她最广为人知的一句话是:“人生永远没有太晚的开始”!

彼时此刻,端坐在我跟前这位现年77岁的婴宁奶奶,顶着一头令我羡慕的超级短白发。白发是智慧的象征,短发是硬朗的特征,加上那张被岁月走过却没有留下过多沧桑的脸颊,好奇她在古稀之年拥有一个怎样逆转的人生风貌?

李婴宁于1942年出生,山东诸城人,1968年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戏剧文学系本科,随后,一头栽进戏剧的世界,曾任剧团高级编辑,共有二十余部话剧、广播剧和电视剧等创作,并且多次获得中国国家级的奖项。她也勤于笔耕,另有小说、散文、剧评、文艺随笔等近百篇发表于中国报刊。

李嬰寧教授指出,劇作家的責任就是要傳達正面的能量,而並非製作出讓觀眾笑一笑以后,無法作延伸思考的純娛樂作品。
李婴宁教授指出,剧作家的责任就是要传达正面的能量,而并非制作出让观众笑一笑以后,无法作延伸思考的纯娱乐作品。

想像力比知识更重要

这是她在五十多岁以前给自己创造出来的一座人生花园,然而,戏剧训练了她强大的创造力,以致于她的人生没有界限,只有继续行走,持续修剪人生花园至极致。在一个因缘巧合之下,她接触到教育戏剧(Drama in Education),进而以高龄复加高调的姿态,投入这个有别于以往的戏剧行当里头。

为了让自己在周游列国的交流与学习过程中,能像海绵般吸收,她报名上社区老年英语班;为了让孩子拥有天马行空的创造力,她用二十多年时间把教育戏剧的课堂带到中国各地,造福成千上万的老师与孩子,在古稀之年迎来“中国教育戏剧第一人”的称号!

在我俩见面的前一天,那是3月14日,当天是当代天才科学家爱因斯坦(Albert Einstein,1879年~1955年)的生忌,同时也是著名物理学家史蒂芬霍金(Stephen William Hawking)安祥离开尘世的日子。

在时间长河里,他们用了短暂数十年光阴,向全人类示范了想像力所释放的创造能力之无限大,爱因斯坦说过:“想像力比知识更重要。”与此同时,跟许多伟人一样,霍金向来对艺术特别偏爱,而众所皆知,凡艺术皆能开启人类的想像力与创造力,“艺术就是科学的未来”是以成了一种说法。

学习本乐事,为何变苦差?

从名人之生之死,我跟婴宁奶奶的话匣子也就打开了!“五六岁就跟着姐姐参加戏剧演出,对我而言,那不过就是过家家的游戏,都是在玩!”在大学毕业以后的卅年编剧生涯里,其创作的剧作内容都是面向年轻人,她始于抱着一个希望,那就是通过自己的剧作,带给青少年一个正面的人生观、价值观与世界观。

当商业大潮来袭之际,戏剧逐渐落到扮演娱乐大众的消费品 ,进而失去它的教育职能本质后,婴宁奶奶毅然决然停写剧本,“有感这舞台已经不适合我了。”后来,她为了参与国际学术交流,却得不到出国的批准,索性在五十岁那年提前退休,随后负笈国外参与国际女剧作家和国际戏剧与教育联盟会议。

这两个会议让她震撼了!“他们在一个群众当中、在一个场子当中,就可以演起戏来了。”任何地方都是舞台的形式,让她遇见了。尤其是巴西戏剧改革家、戏剧教育家和戏剧活动家奥古斯托博阿尔(Augusto Boal,1931~2009年)的工作坊,后者向来主张还剧于民,因为人人都有创作的天分与权利。

这个呈现形式与她的定位不谋而合,在她的想法当中,“青少年要在戏剧当中找到自己,认识自己、认识他人,以及认识社会,找到自己的成长方向,拥有正确的价值观、人生观与世界观。”但九十年代以后,中国社会普遍认为“考高分”才是迈向成功的关键,“孩子们的学习非常苦!”

李嬰寧教授不只是積極培訓教育戲劇師資,還把教育戲劇帶進中國的學校。
李婴宁教授不只是积极培训教育戏剧师资,还把教育戏剧带进中国的学校。

混入生活元素,通过想像取经验

“若然我们可以用一个比较好的方法,使学习变成让人喜欢与欢喜的事情,它就不会苦了!”有了演出的形式后,再来就是戏的内容,她在澳洲看见学校全体孩子上场,演出的是自己的生活,包括:性教育、学校霸凌课题,再把孩子热忱的摇滚等元素结合到戏里,手法相当活泼,“这都是老师带着孩子做出来的!”

教育戏剧不是限于让孩子们去模仿、表演、去背大人写好的台词,也不是一般的儿童演剧、戏剧观摩赛和课本剧表演,而是让孩子们通过想像来学习经验过程。当时,她并不完全了解这一块,因此在不懂英语的情况下,她到了英国伯明翰城市大学(前称是中央英格兰大学) 的戏剧与教育研究中心上课。

“原来并没有太认真,后来,发现太值得学了,于是赶紧把英语学上手。”她开心地说道:“当时我都已经56岁了,前后花了两年时间到上海社区大学的老年大学,跟一群老头儿、老太太一起学英语。”

迄今,她的英语程度不算精通,但,也能让她听懂教育戏剧的门道,这样的认真源于打从内心的热情,而热情始于一个人对自己正在做的事到底存有多少爱!

说真话没人信?世界好人多还是坏人多?
抛出疑问让观众思考

婴宁奶奶说道,她本身特别不愿意说教,“我想要通过让孩子参与戏剧,进入到故事的境遇去探索和发现,经历故事最深刻的部分,而产生和生活连接的深人入思考和感受。”这也是为何她再三强调,游戏不是目的,戏剧也不是。

她以早在1984年编写了一个戏剧作品《放鸽子的少女》为例,戏里叙述一个老太太在路上遇到脚车骑士撞了逃事件,刚巧,路上有个放鸽子的好心少女,她把老太太送往医院就医,结果,令人意料不到的是,少女却被老太太和她的子女误认为是肇事者。

“这个女孩心中最大的疑问是:为何我说的真话,没有人相信?这个世界上到底是好人多,还是坏人多呢?”她指出,这部剧想要传递的是一个少年在成长当中对社会的认识,对自己与他人的认知。

利用剧中角色改变性格

“其实,在这事件上并没有所谓的好人与坏人,就只是每个人都有其困境,老太太与她的孩子或许是比较自私罢了,但她们不至于是坏人。”在看似充满负能量的表面情境下,它其实给观众、给青少年机会提出问题并作深层思考,“这并非通过剧作家去明言,而是观众尤其是青少年的体会认知。”

“少女后来对老太太的孩子产生了同理心与同情心,而这些感受和思考可以复制到现实生活中,协助他们最大限度地从生活中学习。”在面对人生冷暖与否的当儿,这种方法可以发展孩子们的个性化、社会化、情感、智力和身体。

她继续说道,身为剧作家,其责任就是要传达正面的能量,而并非制作出让观众笑一笑以后,无法作延伸思考的纯娱乐作品。此外,让孩子参与戏剧的经验,在戏剧中如同在生活中,思想和感受不是割裂的。

好比一个在现实中比较胆小或者不被看见的孩子,他要是能在戏剧里头扮演队长的角色,这孩子其实是在为自己创造一段经验,期间的经历与感受不能被忽略与忽视,“他在想像中制造了经验,这段经验势必会在现实中成为本身一个生命条件 。”

这是所有艺术化的学习,尤其是戏剧会经历到的感受(feeling)、思考(thinking)与新认知(new understanding)三个层次的转变,“这样的变化绝非一蹴而成,而是需要经过潜移默化、循序渐进的影响,以及老师的引导,才能达到的层面。”

“如此一来,他才会运用到现实里头。”青少年通过戏剧创造的价值,更具有人文精神,同时拥有高阶的思维和心智发展。为此,婴宁奶奶从来都在心中留有一个重要的位置给青少年,为了明白和懂得他们,她特别喜欢跟他们“混”在一起,跟他们在一起,她感觉自己特别年轻,也不会跟时代脱节,“我还常常向他们学习呢!”

嬰寧奶奶與許昂老師異口同聲說道,通過教育戲劇的學習,讓青少年經歷感受、思考與新認知,三個層次的轉變,這需要潛移默化、循序漸進地影響與引導。
婴宁奶奶与许昂老师异口同声说道,通过教育戏剧的学习,让青少年经历感受、思考与新认知,三个层次的转变,这需要潜移默化、循序渐进地影响与引导。

每个人都有一张地图

这一回,婴宁奶奶带同她培训的学生——许昂老师跟我们分享的这些戏剧活动与本质,其实就是教育戏剧,也是婴宁奶奶在英国学习到一技之长,这种戏剧化教学方式,在二战以后的西方国家发展蓬勃,在语文、数字等学科上都能运用得宜。

一般上,在我们的认知里,只有戏剧教育,那么,两者之间的不同点落在哪儿呢?婴宁奶奶解释,传统的戏剧教育一直都有,只要有戏剧就有教育的功能与作用,它也不缺想像力和创造力,但它侷限于现成的剧本里头。

但是,教育戏剧的方法却未必以演戏为最终的形式,它大量采用戏剧的元素,让孩子在里头亲身体验,扩大其纵向与横向的认知范围,以生活当中无法碰到的假设情景去进行教育,同时间在拓展孩子的想像力、创造力、判断力、批判力、团队合作能力等等的锻炼,“这就是戏剧在教育当中。”

“与此同时,它的针对性非常强,只要老师了解每一个孩子就能给他不同的议题去锻炼。”她说,这是参与式、互动式和思辨式的学习形式,“它把孩子的范围扩大了很多很多。”许昂老师随口补充说道:“有别于强行把知识塞进脑袋,这叫着真正的学习!”

犹如歌者姜育恒所唱:“每个人都有一张地图”,青少年的头脑亦然。他们自幼就会自动绘制出属于自己的地图,“过程中,总有一块是缺失的,这一块恰好是戏剧当中需要把真实的世界展示在孩子跟前。”戏剧就是要让孩子去感受与了解社会,不管路多长、岁月多仓促,这张及早地图终将让孩子抱着责任心、同理心、担当能力通往社会,走向世界!

我们的故事自己来说…

这些年来,她们积极地把教育剧带进学校,当中有一段经历是婴宁奶奶特别提及的,那就是把这套教育方式搬到工读学校。按照维基的解说,工读学校是对有违法和轻微犯罪的中学生进行特殊教育的学校。

“我们每周都派老师到学校,给这些边缘孩子上戏剧课。”在经过老师的明确了解后,他们让这群介于十三至十七岁的孩子重说自己的故事,进而发现每个孩子都面对家庭问题,包括单亲、祖父母带大,或者父母常年不回家,“过程中,他们假借别人的身分去说出自己的故事。”

在经过一个接一个工作坊的活动以后,老师把每个孩子的部分生活经历串联起来,编成一个约廿分钟以学员出走为主轴的戏剧─“你好,郑克寒”,“期间,看见孩子很大的转变。”她说,有的孩子从来就不把写作文当一回事,可在说故事的过程中,有的台词获老师赞赏且运用在剧里头,“孩子因此获得了信心,进而尝试去写更长的字句,也开始写作文,甚至参与剧本的创作。”

最终,呈现在大家眼前是这批边缘孩子的集体创作,做到“我们的故事,我们自己说、自己演。”她说,尽管有的发生是负面的,在经历老师的调整之后,它让孩子经过自我疗愈的过程,不愉快因此得到了完全的释放。

每年都言休的李婴宁教授,却从来退不下来,她笑说,社会需要、老师需要……“在我的朋友圈里头,大概是三千人,全都是老师。”她唯有继续走在这条教育戏剧师资培训的路上,“这里头有我的理念与信念,也是奥古斯托博阿尔生前一直强调的,那就是戏剧应该是每一个人的权利,任何人都可以在任何时候进入戏剧。”

婴宁奶奶不只有摩西奶奶迟暮之年的创造力,她也像美国绘本作家芭芭拉库尼(Brabara Cooney)的绘本代表作《花婆婆》(Miss Rumphius,1982年)里的花婆婆,撒下美丽的种子,只想让这个世界变得更美丽。而婴宁奶奶希望通过自己的实践,把戏剧还给每一个人,展现美的根本是给予、是奉献!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