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勢堂‧熊城住著彩虹魚 | 中國報 China Press

架勢堂‧熊城住著彩虹魚

20180326interview01



特約:子若
攝影:子若
今日登場:瑞士繪本名家、《彩虹魚》系列創作者馬克斯菲斯特(Marcus Pfister)

美得不張揚的瑞士首都伯恩(Bern),這個古老城市,向來因為與熊的千絲萬縷關係而聞名世界。在同一座城裡,其實有另一個動物界的朋友,它在26年前從這個“熊城”出發向世界挺進,如今,它游遍五湖四海,也游進大人與小孩的心裡,並住在每個繪本迷心中的某個地方。

它就是出自瑞士繪本名家馬克斯菲斯特(Marcus Pfister)筆下閃閃發亮的“彩虹魚”(rainbow fish)!身在地球另一端的《架勢堂》,決定追本溯源,連續三年越洋邀約,終在上週春分來臨之際,如願直擊馬克斯位于伯恩的創作室,直闖彩虹魚誕生的地方,直探這位繪本家的創作天路!

筆下世界全在這裡被創造!

這個白色創作室不太大,但搭配偌大窗戶作自然採光,予人高度的舒適感,加上瑞士一如既往的慣有寧靜,這裡絕對是個可以讓人思如泉湧的創作天堂,馬克斯筆下的世界就在這兒被創作出來了!

從瑞士首都伯恩(Bern)搭巴士前往與馬克斯菲斯特(Marcus Pfister)相約的地點,廿分鐘后抵達了目的地,在一位親切婦女的指導下,我沿著街道拾步而行,到了所要找的門號,一眼望去,那是一棟白色配搭奶黃色的房子。

趨前按了門鈴,前來應門的是一個高大的男人,馬上認出他就是我要找的人--瑞士繪本創作家馬克斯菲斯特(Marcus Pfister)本人!有人稱他為瑞士的國寶級繪本家,蓋因他最為人所知的“彩虹魚”系列,名滿天下。

去年迎來25週年紀念的“彩虹魚”作品,是馬克斯走向世界的重要作品,當年囊括1993年意大利波隆那兒童最佳童獎、1993年英國凱特格林威獎、1993年法國圖書館最佳書獎,奠定了他在國際繪本界的一席重要地位。

馬克斯菲斯特感到欣喜的是,他堅持做自己喜歡的東西,恰恰他所做出的東西獲得讀者們喜愛,儘管有的時候並非百發百中。
馬克斯菲斯特感到欣喜的是,他堅持做自己喜歡的東西,恰恰他所做出的東西獲得讀者們喜愛,儘管有的時候並非百發百中。

約了三年,終于會面

據資料顯示,《彩虹魚》首刷為三萬冊,一經推出就大獲成功。不久后,這條彩虹魚不僅游出瑞士,游出歐洲,游向了世界各地,這套繪本已被譯成五十多種語言,全球銷量達到三千多萬冊,甚至還出了金唱片。他被中國媒體稱為“彩虹魚之父”呢!迄今,已經創作出60本繪本傑作的他,可說是戰績顯赫,碩果纍纍。

當他伸手邀我進入屋子那一刻,我呆住了!問他:“這就是你的工作室嗎?”他回說:“是的。”那個當下,奢侈地讓自己用了好多個瞬間,把室內的每一景、每一物都仔細看一遍,望著滿室既熟悉又親近的繪本,還有那張繪畫檯,這是等待多少年后,才如願看到的景象啊!

在這個不太大的創作室裡,全室以白色為主色調,配搭偌大的窗戶作自然採光,以致予人高度的舒適感,加上瑞士一如既往慣有的寧靜,這裡絕對是個讓人文思如泉湧的創作天堂,難怪馬克斯可以為全球繪本迷,創作出一本接一本令大人與小孩都著迷的好繪本。

自2016年開始,每年到瑞士採訪時,皆會發電郵邀約他做客《架勢堂》,但是,過去兩年他因有事無法配合,我們一再錯過見面的機會。第三年,今年終于見到了,絕對是慕名而來!眼前的他,猶如他創作的繪本般釋放親切和藹的友善能量,這訪談很快進入狀況,全程暢快且愉快。

馬克斯是個特愛小朋友的男人,所以,他笑稱自己擁有四名兒女,分別是雅尼(Yannik,31歲)、米羅(Miro,29歲)、妮娜(Nina,26歲)及蘇菲亞(Sophie,14歲);採訪當天,小女兒正要跟朋友外出,唯一待在家的妮娜,后來幫我跟其父親拍了張合照。我趁機跟她聊了一會兒,她透露,自己非常喜歡爸爸的繪本創作,那些都是從小陪伴著她長大的故事,我對她說:“有個這樣的爸爸,妳是幸運的。“聽罷,她笑靨如花。

愛為小朋友說故事

馬克斯于1960年在瑞士首都伯恩出生,在這個美麗但低調的舊城度過成長歲月的他,畢業于伯恩藝術學院(Art School of Bern),藝術繪圖職業生涯在蘇黎世一家平面廣告公司開始,彼時他擔任廣告設計員。

據資料顯示,1983年他進行長達半年的旅行,足跡遍佈美國、加拿大及墨西哥等地,回到瑞士以后,決定把時間專注于追求藝術,並且開始創作、繪畫。

馬克斯自幼就愛繪畫和德文。喜歡小朋友的他,不只是給自己的孩子說故事,也給別人的孩子說故事。若非他親口透露,難以想像他這樣高大且文質彬彬的男生,會給孩子說故事在他的眼裡,孩子是最好的聽眾,“每一次說故事時,他們的專注力、喜悅之情,還有他們看我的眼神,你便知道他們要的不多,只是一則小故事就能讓他們開心起來了。”

馬克斯筆下眾多擬人化的小動物,非常熱鬧的動物世界!
馬克斯筆下眾多擬人化的小動物,非常熱鬧的動物世界!

一天中最珍貴的20分鐘

儘管現在我們處于故事不缺乏的年頭,他依然把故事和說故事視為不是理所當然的事,尤其那些沒有時間給孩子的父母。他曾經前往美國一家書店進行簽書會,那家書店的名字大意是“一天中最珍貴的20分鐘”,他不由自主地說:“這個名字取得太棒了!”他認為, 通過說故事時間跟孩子在一起,聆聽他們發出一個接一個的問題,“這是非常棒的體驗。”

因為愛說故事,他曾經把厚厚的哈利波特叢書系列,一字一句的唸給他的四個孩子聽,哪怕到了十多歲青少年時期,孩子們自行閱讀會比他唸得更快,但,他們依然讓這個愛說故事的爸爸唸給他們聽。

愛說故事的成為故事創作者並不出奇,還可以自行給自己創作的故事畫插圖,再以繪本的方式跟天下所有大小讀者會面,如是際遇是令人羨慕的!他坦言,以繪本方式來說故事是最完美的一種形式,他因而曾經說過:“100年后,圖畫書仍不會消失,因為那是父母與孩子維持親密關係的橋樑。”

動物擬人化 孩子從中看到自己

馬克斯于1984年闖入繪本界,第一本著作《疲憊的貓頭鷹》(The Sleepy Owl)于1986年出版,自此之后,他在繪本界大放異彩,尤其以獨有的創作技術給讀者帶來無數驚艷!

他是一個文字與繪畫都旗鼓相當的繪本作家,但礙于早期走的是插畫師路線,以致熱愛與文字打交道的他,苦無機會進行文字創作,他后來也曾經嘗試與文字創作者合作過兩三本書,但他直言,創作過程感受不到樂趣,“我想說自己要說的故事啊!”

他的腦海裡無時無刻不在閃現藝術創作的靈光,不光是文字點子,抑或繪畫技術,對他而言,不管是任何形式的藝術,攝影也好,印刷品也罷,“我就是要創作!這是我需要做的一件事。”

馬克斯位于伯恩的工作室,這張面向馬路的桌子,正是他平時埋首創作的重地。
馬克斯位于伯恩的工作室,這張面向馬路的桌子,正是他平時埋首創作的重地。

熱愛野外守護雨林

《疲憊的貓頭鷹》之后,他再接再厲創作小刺蝟和小企鵝,直至1992年《彩虹魚》橫空而出,以及之后的彩虹魚系列作品,更確立了他在國際兒童書界的一席之地。迄今,在他數十本繪本創作裡頭,絕大部分都以動物為主人,他的動物家族已擴大到小恐龍、小水瀨、小狗、小兔子、小鱷魚、小老鼠等。

于是,好奇地問他是否對動物情有所鍾,他居然直白地說,他之所以畫動物,那是因為他並不擅長于描繪人物。但是,他畫的動物必須是生活在野外的,“動物本來就屬于戶外生物,並且享有自由自在。”

在他創作的故事裡,筆下的動物皆擬人化,他認為,如此一來才有代入感,“從它們身上,孩子才能看到自己。”所以,他畫的小老鼠穿衣服,兔子用兩隻腳走路,另外兩隻則執行手的任務,“它們在每個故事裡都有不一樣的人類表現。”他創造的各種動物形象皆深受孩子們喜愛。

正因為擬人化的手法,使他無需把相關動物的神態完全表現出來,但是,他仍然讓自己在夏季時走入大自然,跟動物接觸。過去,他曾經到過巴西、秘魯、厄瓜多爾等地的熱帶雨林,並在林裡進行野生動物拍攝。

他也藉個人的知名度與財務能力,早在十多年前,與非政府環保組織--綠色和平(Greenpeace)和世界自然基金會(WWF)在巴西跟哥倫比亞進行熱帶雨林守護計劃,讓大家知道雨林之美,身體力行永遠是令人敬重的行為。

馬克斯即場就把他經典的彩虹魚畫出來。
馬克斯即場就把他經典的彩虹魚畫出來。

詩歌帶入繪本,傳遞歡樂

走近馬克斯,自然不放過機會問他下一部繪本作品,他也不吝公開,“那將會是一本犯罪作品。”他在訪問中稍微透露了一些情節,“小松鼠的三粒果子不見了,故事將圍繞在誰偷走了松鼠的果子,是小狐狸、小兔子、小老鼠,抑或其他動物呢?”

他開心說道,這是一個很棒的故事,文字方面也將會以詩歌方式呈現,“其實,我原來並沒有特別喜歡詩歌,直至八年前,愛上了它,有的時候,直覺會告訴我,某個故事是需要用詩歌形式來表現。”

這種只能意會,不能言傳的創作手法,讓他屢試不爽,他說,詩歌文字的節奏感,可以將故事的樂趣作更有效的轉化,“孩子們在跟不同的文字組合進行玩樂。”“開心”一直是其創作的宗旨,那麼,是不是每一本書都有要傳遞的訊息?馬克斯直言,未必如此。

他以1987年出版的《Penguin Pete》為例,“這本書純粹為了帶給孩子樂趣而創作的,裡頭不說任何教條式的價值觀,也沒有特別要傳遞的訊息。”

“在工作室裡進行創作時是孤獨的,然而,當我走進讀者群的時候,看見他們臉上的笑意和給予的反饋,那是讓我持續走下去的動力。”

他聲稱,自己的任務就是給大家帶來歡樂!他指出,繪本是每個孩子人生中第一本接觸的讀物,他的重責大任就是讓孩子發現與體會閱讀的樂趣,“這個非常重要!”若是空有美麗的訊息,卻無法走進孩子的心裡,一切都是徒然。

這是馬克斯的下一本繪本作品,故事以誰偷走了小松鼠的果子為主軸。
這是馬克斯的下一本繪本作品,故事以誰偷走了小松鼠的果子為主軸。

人生需要想像,超越不可為

好奇地問馬克斯會不會有一天,把自己筆下所有的擬人化動物歡聚在同一個故事與同一本繪本裡,他呵呵大笑,說道:“有點難了哦!如果是一、兩個角色在某一個地方相遇,這或許還可以考慮。“或許我們就拭目以待吧!

問及他現時的每日生活,他透露,每天早上和下午都讓自己有固定的時段進行創作,“不管是插圖或是文字都有在進行,此外,我還必須準備出席活動的資料與內容,尤其是去年適逢彩虹魚廿五年週年,出外工作的機會特別多。”

在訪問結束之前,他要對《中國報》讀者說,繼續閱讀!至于小朋友,他說道:“他們應該開拓個人的想像(fantasy)能力,它未必用在繪畫或文字創作,即使是數學或是其他事物上都用得著。”他認為,一個人最要緊是打開思路,那些被認定為不可能發生的事物,或許惟有在你的想像世界裡可以落實,正如在《Penguin Pete》裡的小企鵝,它嘗試像鳥兒般飛起來,儘管每個人都認為那是不可能的事。

“不管是大人或是大孩,我們都必須竭盡所能去實踐自己想做的事,終有一天會迎來成功。”正如在完成《疲憊的貓頭鷹》后,他見了五家出版社的編輯之后,方獲得其中一人的青睞,“若是當初有人告訴我,這是有挑戰或是不可能做到的,那麼,后來的一切就不會發生了。”

他每一次都利用想像為自己的故事創造新的表現方案,像他的彩虹魚,正因為運用了雷射燙金箔紙加工塗印的印刷技術,使得彩虹魚閃亮的魚鱗片出現光線反射作用,閃閃發亮,讓人驚艷,以致于俘虜全球人的心。人生需要想像,想像使人出走可為、超越不可為,讓人走的路更遠、仰望的天空更高!

馬克斯的第一本繪本傑作─《疲憊的貓頭鷹》。
馬克斯的第一本繪本傑作─《疲憊的貓頭鷹》。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