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势堂‧熊城住着彩虹鱼 | 中国报 ChinaPress

架势堂‧熊城住着彩虹鱼

20180326interview01



特约:子若
摄影:子若
今日登场:瑞士绘本名家、《彩虹鱼》系列创作者马克斯菲斯特(Marcus Pfister)

美得不张扬的瑞士首都伯恩(Bern),这个古老城市,向来因为与熊的千丝万缕关系而闻名世界。在同一座城里,其实有另一个动物界的朋友,它在26年前从这个“熊城”出发向世界挺进,如今,它游遍五湖四海,也游进大人与小孩的心里,并住在每个绘本迷心中的某个地方。

它就是出自瑞士绘本名家马克斯菲斯特(Marcus Pfister)笔下闪闪发亮的“彩虹鱼”(rainbow fish)!身在地球另一端的《架势堂》,决定追本溯源,连续三年越洋邀约,终在上周春分来临之际,如愿直击马克斯位于伯恩的创作室,直闯彩虹鱼诞生的地方,直探这位绘本家的创作天路!

笔下世界全在这里被创造!

这个白色创作室不太大,但搭配偌大窗户作自然采光,予人高度的舒适感,加上瑞士一如既往的惯有宁静,这里绝对是个可以让人思如泉涌的创作天堂,马克斯笔下的世界就在这儿被创作出来了!

从瑞士首都伯恩(Bern)搭巴士前往与马克斯菲斯特(Marcus Pfister)相约的地点,廿分钟后抵达了目的地,在一位亲切妇女的指导下,我沿着街道拾步而行,到了所要找的门号,一眼望去,那是一栋白色配搭奶黄色的房子。

趋前按了门铃,前来应门的是一个高大的男人,马上认出他就是我要找的人--瑞士绘本创作家马克斯菲斯特(Marcus Pfister)本人!有人称他为瑞士的国宝级绘本家,盖因他最为人所知的“彩虹鱼”系列,名满天下。

去年迎来25周年纪念的“彩虹鱼”作品,是马克斯走向世界的重要作品,当年囊括1993年意大利波隆那儿童最佳童奖、1993年英国凯特格林威奖、1993年法国图书馆最佳书奖,奠定了他在国际绘本界的一席重要地位。

馬克斯菲斯特感到欣喜的是,他堅持做自己喜歡的東西,恰恰他所做出的東西獲得讀者們喜愛,儘管有的時候並非百發百中。
马克斯菲斯特感到欣喜的是,他坚持做自己喜欢的东西,恰恰他所做出的东西获得读者们喜爱,尽管有的时候并非百发百中。

约了三年,终于会面

据资料显示,《彩虹鱼》首刷为三万册,一经推出就大获成功。不久后,这条彩虹鱼不仅游出瑞士,游出欧洲,游向了世界各地,这套绘本已被译成五十多种语言,全球销量达到三千多万册,甚至还出了金唱片。他被中国媒体称为“彩虹鱼之父”呢!迄今,已经创作出60本绘本杰作的他,可说是战绩显赫,硕果累累。

当他伸手邀我进入屋子那一刻,我呆住了!问他:“这就是你的工作室吗?”他回说:“是的。”那个当下,奢侈地让自己用了好多个瞬间,把室内的每一景、每一物都仔细看一遍,望着满室既熟悉又亲近的绘本,还有那张绘画台,这是等待多少年后,才如愿看到的景象啊!

在这个不太大的创作室里,全室以白色为主色调,配搭偌大的窗户作自然采光,以致予人高度的舒适感,加上瑞士一如既往惯有的宁静,这里绝对是个让人文思如泉涌的创作天堂,难怪马克斯可以为全球绘本迷,创作出一本接一本令大人与小孩都着迷的好绘本。

自2016年开始,每年到瑞士采访时,皆会发电邮邀约他做客《架势堂》,但是,过去两年他因有事无法配合,我们一再错过见面的机会。第三年,今年终于见到了,绝对是慕名而来!眼前的他,犹如他创作的绘本般释放亲切和蔼的友善能量,这访谈很快进入状况,全程畅快且愉快。

马克斯是个特爱小朋友的男人,所以,他笑称自己拥有四名儿女,分别是雅尼(Yannik,31岁)、米罗(Miro,29岁)、妮娜(Nina,26岁)及苏菲亚(Sophie,14岁);采访当天,小女儿正要跟朋友外出,唯一待在家的妮娜,后来帮我跟其父亲拍了张合照。我趁机跟她聊了一会儿,她透露,自己非常喜欢爸爸的绘本创作,那些都是从小陪伴着她长大的故事,我对她说:“有个这样的爸爸,妳是幸运的。“听罢,她笑靥如花。

爱为小朋友说故事

马克斯于1960年在瑞士首都伯恩出生,在这个美丽但低调的旧城度过成长岁月的他,毕业于伯恩艺术学院(Art School of Bern),艺术绘图职业生涯在苏黎世一家平面广告公司开始,彼时他担任广告设计员。

据资料显示,1983年他进行长达半年的旅行,足迹遍布美国、加拿大及墨西哥等地,回到瑞士以后,决定把时间专注于追求艺术,并且开始创作、绘画。

马克斯自幼就爱绘画和德文。喜欢小朋友的他,不只是给自己的孩子说故事,也给别人的孩子说故事。若非他亲口透露,难以想像他这样高大且文质彬彬的男生,会给孩子说故事在他的眼里,孩子是最好的听众,“每一次说故事时,他们的专注力、喜悦之情,还有他们看我的眼神,你便知道他们要的不多,只是一则小故事就能让他们开心起来了。”

馬克斯筆下眾多擬人化的小動物,非常熱鬧的動物世界!
马克斯笔下众多拟人化的小动物,非常热闹的动物世界!

一天中最珍贵的20分钟

尽管现在我们处于故事不缺乏的年头,他依然把故事和说故事视为不是理所当然的事,尤其那些没有时间给孩子的父母。他曾经前往美国一家书店进行签书会,那家书店的名字大意是“一天中最珍贵的20分钟”,他不由自主地说:“这个名字取得太棒了!”他认为, 通过说故事时间跟孩子在一起,聆听他们发出一个接一个的问题,“这是非常棒的体验。”

因为爱说故事,他曾经把厚厚的哈利波特丛书系列,一字一句的唸给他的四个孩子听,哪怕到了十多岁青少年时期,孩子们自行阅读会比他唸得更快,但,他们依然让这个爱说故事的爸爸唸给他们听。

爱说故事的成为故事创作者并不出奇,还可以自行给自己创作的故事画插图,再以绘本的方式跟天下所有大小读者会面,如是际遇是令人羡慕的!他坦言,以绘本方式来说故事是最完美的一种形式,他因而曾经说过:“100年后,图画书仍不会消失,因为那是父母与孩子维持亲密关系的桥梁。”

动物拟人化 孩子从中看到自己

马克斯于1984年闯入绘本界,第一本著作《疲惫的猫头鹰》(The Sleepy Owl)于1986年出版,自此之后,他在绘本界大放异彩,尤其以独有的创作技术给读者带来无数惊艳!

他是一个文字与绘画都旗鼓相当的绘本作家,但碍于早期走的是插画师路线,以致热爱与文字打交道的他,苦无机会进行文字创作,他后来也曾经尝试与文字创作者合作过两三本书,但他直言,创作过程感受不到乐趣,“我想说自己要说的故事啊!”

他的脑海里无时无刻不在闪现艺术创作的灵光,不光是文字点子,抑或绘画技术,对他而言,不管是任何形式的艺术,摄影也好,印刷品也罢,“我就是要创作!这是我需要做的一件事。”

馬克斯位于伯恩的工作室,這張面向馬路的桌子,正是他平時埋首創作的重地。
马克斯位于伯恩的工作室,这张面向马路的桌子,正是他平时埋首创作的重地。

热爱野外守护雨林

《疲惫的猫头鹰》之后,他再接再厉创作小刺猬和小企鹅,直至1992年《彩虹鱼》横空而出,以及之后的彩虹鱼系列作品,更确立了他在国际儿童书界的一席之地。迄今,在他数十本绘本创作里头,绝大部分都以动物为主人,他的动物家族已扩大到小恐龙、小水濑、小狗、小兔子、小鳄鱼、小老鼠等。

于是,好奇地问他是否对动物情有所钟,他居然直白地说,他之所以画动物,那是因为他并不擅长于描绘人物。但是,他画的动物必须是生活在野外的,“动物本来就属于户外生物,并且享有自由自在。”

在他创作的故事里,笔下的动物皆拟人化,他认为,如此一来才有代入感,“从它们身上,孩子才能看到自己。”所以,他画的小老鼠穿衣服,兔子用两只脚走路,另外两只则执行手的任务,“它们在每个故事里都有不一样的人类表现。”他创造的各种动物形象皆深受孩子们喜爱。

正因为拟人化的手法,使他无需把相关动物的神态完全表现出来,但是,他仍然让自己在夏季时走入大自然,跟动物接触。过去,他曾经到过巴西、秘鲁、厄瓜多尔等地的热带雨林,并在林里进行野生动物拍摄。

他也藉个人的知名度与财务能力,早在十多年前,与非政府环保组织--绿色和平(Greenpeace)和世界自然基金会(WWF)在巴西跟哥伦比亚进行热带雨林守护计划,让大家知道雨林之美,身体力行永远是令人敬重的行为。

馬克斯即場就把他經典的彩虹魚畫出來。
马克斯即场就把他经典的彩虹鱼画出来。

诗歌带入绘本,传递欢乐

走近马克斯,自然不放过机会问他下一部绘本作品,他也不吝公开,“那将会是一本犯罪作品。”他在访问中稍微透露了一些情节,“小松鼠的三粒果子不见了,故事将围绕在谁偷走了松鼠的果子,是小狐狸、小兔子、小老鼠,抑或其他动物呢?”

他开心说道,这是一个很棒的故事,文字方面也将会以诗歌方式呈现,“其实,我原来并没有特别喜欢诗歌,直至八年前,爱上了它,有的时候,直觉会告诉我,某个故事是需要用诗歌形式来表现。”

这种只能意会,不能言传的创作手法,让他屡试不爽,他说,诗歌文字的节奏感,可以将故事的乐趣作更有效的转化,“孩子们在跟不同的文字组合进行玩乐。”“开心”一直是其创作的宗旨,那么,是不是每一本书都有要传递的讯息?马克斯直言,未必如此。

他以1987年出版的《Penguin Pete》为例,“这本书纯粹为了带给孩子乐趣而创作的,里头不说任何教条式的价值观,也没有特别要传递的讯息。”

“在工作室里进行创作时是孤独的,然而,当我走进读者群的时候,看见他们脸上的笑意和给予的反馈,那是让我持续走下去的动力。”

他声称,自己的任务就是给大家带来欢乐!他指出,绘本是每个孩子人生中第一本接触的读物,他的重责大任就是让孩子发现与体会阅读的乐趣,“这个非常重要!”若是空有美丽的讯息,却无法走进孩子的心里,一切都是徒然。

這是馬克斯的下一本繪本作品,故事以誰偷走了小松鼠的果子為主軸。
这是马克斯的下一本绘本作品,故事以谁偷走了小松鼠的果子为主轴。

人生需要想像,超越不可为

好奇地问马克斯会不会有一天,把自己笔下所有的拟人化动物欢聚在同一个故事与同一本绘本里,他呵呵大笑,说道:“有点难了哦!如果是一、两个角色在某一个地方相遇,这或许还可以考虑。“或许我们就拭目以待吧!

问及他现时的每日生活,他透露,每天早上和下午都让自己有固定的时段进行创作,“不管是插图或是文字都有在进行,此外,我还必须准备出席活动的资料与内容,尤其是去年适逢彩虹鱼廿五年周年,出外工作的机会特别多。”

在访问结束之前,他要对《中国报》读者说,继续阅读!至于小朋友,他说道:“他们应该开拓个人的想像(fantasy)能力,它未必用在绘画或文字创作,即使是数学或是其他事物上都用得着。”他认为,一个人最要紧是打开思路,那些被认定为不可能发生的事物,或许惟有在你的想像世界里可以落实,正如在《Penguin Pete》里的小企鹅,它尝试像鸟儿般飞起来,尽管每个人都认为那是不可能的事。

“不管是大人或是大孩,我们都必须竭尽所能去实践自己想做的事,终有一天会迎来成功。”正如在完成《疲惫的猫头鹰》后,他见了五家出版社的编辑之后,方获得其中一人的青睐,“若是当初有人告诉我,这是有挑战或是不可能做到的,那么,后来的一切就不会发生了。”

他每一次都利用想像为自己的故事创造新的表现方案,像他的彩虹鱼,正因为运用了雷射烫金箔纸加工涂印的印刷技术,使得彩虹鱼闪亮的鱼鳞片出现光线反射作用,闪闪发亮,让人惊艳,以致于俘虏全球人的心。人生需要想像,想像使人出走可为、超越不可为,让人走的路更远、仰望的天空更高!

馬克斯的第一本繪本傑作─《疲憊的貓頭鷹》。
马克斯的第一本绘本杰作─《疲惫的猫头鹰》。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