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振文:我的名字不叫王振文 | 中國報 China Press

王振文:我的名字不叫王振文

打從幾年前沒來由地將我強行登出那一刻起,我就開始意識到“它”並不是什么好東西。尤其當它逼我更換帳號名稱時,閃過我腦海的第一個想法就是:先生,你哪位?



那是一段很平白無故的荒謬經歷:平白無故被登出以后,平白無故接獲署名“面子書團隊”的訊息,才知道自己平白無故被懷疑使用假名,使用了5、6年的帳號平白無故被停權,還平白無故被要求出示身分證、駕照、護照或任何其它證件以驗明正身。

我試著平心靜氣地處理,想說或許只是一場誤會——儘管絕對稱不上美麗就對了。

我回覆訊息解釋,那是我替雜誌寫稿近10年來使用的筆名,也是我主持廣播電台節目時使用的名字,更是我每學期跟新入學的學生自我介紹時使用的稱謂,還把印有我照片的雜誌專欄、電台宣傳海報連同幾年前跟友人一同寫的書等電子圖檔發了過去。

豈料解釋不被接受,于是乎,我平白無故從“布萊恩”變成了“王振文”。

誰決定你的視野?

儘管稱呼我“布萊恩”的同事及朋友比直呼我本名的還要多,儘管很多朋友因不懂“王振文”是誰還差點把我給刪掉,只因面子書不接受,我就只能是王振文。

雖說沒有最荒謬,只有更荒謬,但我想,應該沒什么可以比無名無姓無臉的人工智慧系統平白無故否定我的身分、推翻我過去的人生還要荒謬了吧?

目前,面子書在全球各國的活躍用戶人數已突破21億人,為世界第二大媒體公司,“這並不是什么好東西”的感覺卻只有愈加強烈。

表面上冠冕堂皇地說每天出現在動態時報上的,都是用戶最關注、感興趣的內容,私下卻擅自決定用戶每天只會看見約百多個新貼文,影片和照片還永遠排在其它類型貼文的前面。

誰來裁定真或假?

當越來越多人養成一邊關注朋友動態、一邊瀏覽新聞的習慣,當各家媒體幾經艱辛才累積了一定的粉絲人數,面子書卻問也不問,逕自修改內容篩選條件,使得每則貼文所能觸及的人數大幅下跌,同時把新聞在用戶動態時報所佔的比例進一步縮減至4%。

我們真有接觸到我們所關心、感興趣的貼文內容及類型嗎?加上早前爆發的用戶資料外洩事件,由祖克柏領導的團隊究竟在背后做了些什么?又擅自替我們做了多少決定?

我曾數度檢舉公開發表偏激仇恨言論的用戶及專頁,面子書大多時候卻以“未違規”為由而沒採取任何行動。標準在哪裡?面子書就是標準,面子書說了算。

政府有意趕在全國大選前尋求國會通過的《2018年反假新聞法案》,亦是如此。

這項由首相署部長阿莎麗娜提呈的法案,管轄範疇不僅跟現有其它法令有重疊的部分——關于這點,通訊及多媒體部長沙禮之前也承認了,半島新聞從業員職工會也指出,法案賦予其中一方“不可被質疑”的權力,只會進一步收窄國內原本就已窄得可憐的新聞自由和言論自由空間。

其最高罰款不超過50萬令吉或坐牢不超過10年或兩者兼施的最重懲罰,還是1998年通訊及多媒體法令的10倍之多。

最重要是,在現有三權並不完全獨立,以致無法發揮相互制衡的體制下,此法案無疑賦予政府自我詮釋並決定真假的權力。何謂真?何謂假?政府說了算。

假如法案通過,日后哪天若有執法人員指著我的身分證說我明明就叫Wong CV,而不叫王振文,那我只能啞子吃黃蓮,再苦也要吞下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