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正男遇刺◢萬阿茲魯:案發後搭機離境 4嫌犯沒用外交護照 | 中国报 ChinaPress

◤金正男遇刺◢萬阿茲魯:案發後搭機離境 4嫌犯沒用外交護照

2名女被告“全副武裝”,以看不到面貌的裝扮上庭。
2名女被告“全副武裝”,以看不到面貌的裝扮上庭。

(莎阿南3日訊)金正男遇刺案今日續審,雪邦警區刑事調查組查案官萬阿茲魯助理總監透露,此案仍在逃的4名朝鮮嫌犯在案發后立刻搭飛機逃離大馬,因此4人不可能是使用外交護照入境大馬。



他今早接受主控官莫哈末依斯甘達副檢察司盤問時說,若是使用朝鮮外交護照入境大馬,這4名嫌犯一定會向朝鮮駐馬大使館尋求庇護,而不是一出事就逃之夭夭。

莫哈末依斯干達詢問為何萬阿茲魯,為何沒有立即尋求移民局協助以追查4名嫌犯行蹤時,萬阿茲魯回回應,他最初在調查此案,並沒有獲得有關4名嫌犯的樣貌照片和背景資料,無法即時向移民局尋求協助追查。

鑑定身分發紅藍色通報

他說,在檢查過案發當時的閉路電視畫面,基本掌握了4名嫌犯的樣貌后,就立即向武吉阿曼警察總部政治部和國際刑警尋求協助,以鑑定4名嫌犯身分。

“鑑定了4名朝鮮嫌犯身分后,國際刑警也發出紅色和藍色通報,全球追查這4名嫌犯。”

萬阿茲魯還說,他在調查此案印尼籍被告西蒂艾莎的手機時發現,西蒂艾沙的手機內擁有一名據悉名為“JAMES”男子的照片,過后再經警方搜尋系統進行資料配對后發現,有關照片居然與其中一名在逃朝鮮嫌犯李智有(Ri Ji U)的檔案資料吻合。

萬阿茲魯坦言,警方在調查金正男遇刺案上,一直都得不到朝鮮駐馬大使館配合,也因為大使館態度如此強硬,直接增加此案的調查難度。

沒查2被告社媒戶頭

萬阿茲魯說,由于大部分人在註冊社交媒體或手機聊天應用程式戶頭時都不會用真名,因此警方在調查金正男遇刺案時,並沒有徹查段氏向和西蒂艾莎的面子書、手機聊天應用程式WhatsApp和微信通話記錄。

他說,警方最多只能透過社交媒體或手機聊天應用程式掌握地道兩名被告的蹤概況,而且這些行蹤很有可能是事前“經過設計”,不一定反映到真實情況。

另外,萬阿茲魯在供證時候,多次提及兩名被告段氏向和西蒂艾莎的還未被呈堂的口供,此舉引來了兩名被告律師的不滿,當場向法庭提出抗議。

最后,此案承審法官拿督阿茲米阿里芬也指示萬阿茲魯或接下來任何證人在供證時,均不得提及任何未呈堂的證據,以免影響審訊過程。

案發時不在場李鐘哲嫌疑低

萬阿茲魯認為,早前曾被我國驅逐出境的朝鮮籍製藥專家李鐘哲,在金正男遇刺案發當時並不在現場,因此李鐘哲殺害金正男的可能性非常低。

他還說,警方過后前往李鐘哲在大馬的住家調查時,也沒在其屋內搜查到有VX神經毒劑。

另外,當主控官莫哈末依斯甘達副檢察司,詢問警方是如何鑑定此案死者就是“金正男”(Kim Jong Nam)或“金哲”(Kim Chol)時,萬阿茲魯說,死者是以“金哲”名字護照入境大馬,根據護照上的照片,和他在搜尋引擎谷歌上所找到金正男的照片配對,發現“金哲”和“金正男”兩人樣貌驚人地相似。

他說,在掌握到死者身分后多日,死者的家屬或朝鮮駐馬大使館並沒有出面認領屍體,或鑑定死者的身分。

“警方過后也嘗試尋找死者(金正男)的家屬,以方便進行脫氧核糖核酸(DNA)比對,奈何死者家屬沒有出現,朝鮮駐馬大使館也不願意配合,沒有給警方任何回應。”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