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振文:置之死地而後生 | 中國報 China Press

王振文:置之死地而後生

回顧第13屆全國大選,民聯三黨得票率達51%,卻只拿下40%國席而無緣入主布城,令許多國人訝異之余,也把我國選區劃分不均和選區劃界不公的問題搬上了檯面。



唯有重新劃分選區,才能避免“席票不成比例”的問題重演,許多人是這么相信的。

豈料,國會下議院上週以難得一見的高效率迅速通過的國州選區重劃報告,卻掀起了更大反對聲浪。

皆因這份由選舉委員會所準備的報告,不僅迫使半島多達59%國席選區大風吹,也未有體現出在野黨、淨選盟、律師公會等各造這些年來極力主張的“一人一票,票票等值”原則。

換言之,這回的選區重劃根本沒有正視、亦沒有解決選民最在乎的席票不成比例問題,還把馬來選民和華裔選民搬家至不同選區,消除掉選民比例均衡的混合選區,導致選區劃界不公變得更加不公。

這意味著全國1480萬個選民手中握有的神聖一票,依然是不平等的。

不曾平等過

好比吉打州浮羅交怡的選民人數在選區重劃后,維持在3萬7645 人;布城國席完全沒受影響,有1萬7627個選民;反觀雪州八打靈再也北區易名為白沙羅后,選民人數卻激增將近80%,達15萬439人。

同樣是投選出一位國會議員,相比之下,浮羅交怡一張選票的代表性及政治影響力卻是白沙羅的4倍,布城更是白沙羅的8.5倍之多。

簡單來說,就是布城選民比浮羅交怡選民還要珍貴。白沙羅選民手中的選票,則是最不值錢的。聽起來很荒謬,但這卻是我國所謂“一人一票制”背后最赤裸的真相。

原來,我國從來就不曾真正地平等過。除了種族和宗教之外,所屬選區也會使得同住一片土地上的國人有高低貴賤之分。難怪常聽人說,真相往往是殘酷的,也是醜陋的。

最醜陋的,莫過于理應是獨立運作、以維護民主為己任、確保選舉得以公平舉行的選委會,竟成了政府傀儡,利用“選民大搬家”手段,為國陣下一個5年政權鋪好道路。

而莫哈末哈欣兩年前接任選委會主席一職時矢言會秉公辦事、絕不偏袒任何人的承諾,如今聽起來除了諷刺,也只剩下被唾棄的滿地口水了。

將老樹連根拔起

如果5年前的大選結果讓人們開始關注席票不成比例的問題,那事隔15年的選區重劃,則是讓我們認清單靠重新劃分選區是無法解決問題的。

唯有修憲,修改選委會成員的遴選程序,重新限定單一選區選民人數的上下限,最重要是,把“一人一票,票票等值”的民主原則寫入聯邦憲法,才有望打破眼前僵局。

然而,知易行難。儘管國陣是少數政府,在國會卻始終握有簡單多數票優勢,要修憲,簡直是天方夜譚,等于免談。

但倘若修憲是唯一出路,那唯有把阻擋去路者給除掉,才能繼續大步前進。

倘若政治學學者黃進發的推算無誤,選區重劃后,國陣只需在來屆大選獲得40%選票即可重奪三分之二國席,那我們就奮力一搏,集合大家手中不等值選票的力量,連20%選票也不留,狠狠地把老樹給連根拔起。

不是因為對希盟寄予厚望,相信他們會做得更好,也不是為了替敦馬圓夢,更不是為了出一口氣或覺得膩了想換換口味,而是為了阻止威權統治活生生地把民主體制給吞噬掉,在國家崩壞至無法挽救的地步前,從最根本的憲法下手,把長久以來的錯誤給糾正過來。

人家選委會都為國陣開好路了,我們還客氣什么呢?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