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勢堂‧三會古柏林 了解寶石家族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架勢堂‧三會古柏林 了解寶石家族

     架勢人物——瑞士高級珠寶品牌GUBELIN家族  第六代傳人兼集團總裁 拉弗古柏林(Raphael Gübelin)
    架勢人物——瑞士高級珠寶品牌GUBELIN家族
    第六代傳人兼集團總裁
    拉弗古柏林(Raphael Gübelin)

    特約:子若
    圖:子若、受訪者提供



    與拉弗古柏林(Raphael Gübelin)見面三次,第一次在香港,第二次在吉隆坡,這兩次見面都因為各種因素而錯過跟他聊其家族的事。如果你懂得世界彩色寶石領域,從他的名字中,或許猜測到他是含著一個舉足輕重、擲地有聲的名字“Gübelin”出世。為了一窺他跟這個瑞士家族奢華品牌的來頭,與他的第三次會面,約在瑞士的巴塞爾(Basel)。

    百年風霜
    掩不住跨世紀風華

    寶石猶如神秘的花園,又像寂靜的海洋,始終帶給人們烈焰紅心的激情,這就是寶石的魅力與個性!想要了解寶石的價值或相關企業,怎能不請教他呢?……

    古柏林(Gübelin)是一家創建于1854年的瑞士家族企業,從一間小小的盧塞恩(Lucerne,亦稱琉森)鐘錶工坊,漸漸發展壯大為在國際上聲名顯赫的奢華品牌,在瑞士擁有儼如國寶級的地位。

    該公司旗下的寶石鑑定所(Gübelin Gem Lab)更是一間權威的國際級鑑定所,以其公正獨立的特色深獲全球眾多知名拍賣行、皇室成員、珠寶商、寶石貿易商和收藏家的認可。同時,他們也擁有古柏林寶石學院(Gübelin Academy),帶領學員走進深不可測的彩色寶石世界。

    誕生與成長在這樣一個背景的家庭裡,拉弗古柏林一定有許多故事可以分享,于是,上個月再次到瑞士採訪時,決定跟他相約在距離蘇黎世一個小時火車程的巴塞爾,好好地暢聊!聊他跟這個瑞士製造的品牌,且依然由其家族全資擁有的品牌經營心得,還有自小與彩色寶石為伍的非一般心聲。

    那是一個繁忙的午餐時間,我們依約在第46屆瑞士巴塞爾國際鐘錶珠寶展展場外等候,彼此見了面寒暄一番后,由于展場外的露天咖啡座全籠罩在三月的寒風中,他于是建議我們到第二展場內找個稍微安靜的地方,但裡頭全是參展者和觀展者,非常熱絡。

    在上上下下、尋尋覓覓之后,我們終在一個人來人往的走廊邊沿咖啡座坐了下來。從他的親切與隨和之中,讓人一點都感覺不到他出身名門,更是一家擁有164年悠久歷史珠寶品牌的集團總裁,以及Gübelin的第六代傳人!

    自小與彩色寶石為伍的拉弗古柏林說道,寶石並不只是一塊沒有生命的礦石,它是擁有靈魂的物體,他尤其鍾情於窺探寶石裡神秘的內部世界與流光溢彩。
    自小與彩色寶石為伍的拉弗古柏林說道,寶石並不只是一塊沒有生命的礦石,它是擁有靈魂的物體,他尤其鍾情於窺探寶石裡神秘的內部世界與流光溢彩。

    誠實經營 好名聲代代傳

    拉弗古柏林于1977年出生于盧塞恩,這是一座充滿中世紀優雅氣息的瑞士中部著名旅游城市。少年時期,就讀于與聖莫裡茨(St. Moritz)為鄰的國際寄宿學校──阿爾卑斯卓士中學(The Lyceum Alpinum Zuoz)。隨后,他原來只是計劃前往美國學習英文就回國,到了那兒以后,他遇到了后來成為其太太的女友,于是延長了逗留時間,並在當地就讀大學。

    在取得了商業與金融學位后,他加入了諾華生物醫學研究院(Novartis Institutes for BioMedical Research, NIBR),這個最初的就業際遇,與他現在繼承的事業看似截然不同,如今回首過往,他卻發現到兩者之間有相似之處。

    “由于當時專注于協調研究部門,所執行的任務即是發現新事物,向極限推進,並且不間斷地提出新概念與解決方案,這跟我現在在寶石鑑定所做的事情大同小異。”如今,他嘗試把這樣的研究精神引進公司裡頭。所以說,人生所有學習,皆是為了未來而做準備。

    他于2007年返回瑞士並投身于古柏林的珠寶家族企業,一開始負責業務拓展,四年后,他即從父親手中接過總裁的位置,十年前,他之所以決定歸隊到家族企業,正是因著這個引以為傲的家族品牌。

    “加上父親的年紀也逐漸年老了,如果不是我,肯定也需要有個人來繼承這門事業呀!”他有個姐姐莎拉古柏林(Sara Gübelin),但她並不想管理整家公司,選擇出任董事一職,所以,理所當然由他接手古柏林家族企業。

    對于把這個家族企業傳承給他的雙親,他聲稱,一直以來,父母親給他最好的言行身教即是“誠實”,尤其在他們一家人都置身在彩色寶石領域裡,甚為重要,“那是因為大部分人可能不是很懂彩色寶石,于是,他們只能依靠並取信于我們的專業,與此同時,我們必須確保有能力為顧客提供貨真價實的產品,並非只著重于眼前的短期利益,而是謀求長期的關係。”

    20180409fe05

    20180409fe04

    時間讓古柏林積累了厚重的企業內涵,不論是舊貌還是新顏,它都以誠信與誠實走過歲月,走進人心!
    時間讓古柏林積累了厚重的企業內涵,不論是舊貌還是新顏,它都以誠信與誠實走過歲月,走進人心!

    家族光環 不是壓力而是推動力

    他深切明白到,其肩上扛著的是“Gübelin”的金漆招牌,“若然有什麼行差踏錯,人們會記住我,同時,也對這個品牌造成破壞。”有鑑于此,他一直警惕自己將“誠實”奉為圭皋。他比誰都知道自己走在卓越前人的路上,同時,還得為這個百年家族企業注入新生命,他這輩子的使命比一般人多一份不能承受之輕,于是,好奇問他會否因著家族的光環而備感壓力?

    他不假思索答道:“它反而起著積極的推動力,使我更加小心翼翼檢討自己做的每一件事或每一次決定都是正確的。”他對產品質量和價格相當執著,為了向消費者提供最有可能的信息,古柏林寶石實驗室領先推出了祖母綠親子鑑定。

    這種突破性的技術將DNA納米顆粒直接應用于礦山粗糙的祖母綠晶體上,在清潔、切割、拋光、運輸、安置過程中仍然保存,可以在供應鏈的任何階段進行檢索和解碼,這項新技術以全新的方式為行業帶來透明度。

    今年年初,該實驗室再接再厲,與全球領先的新興技術企業Everledge合作,希望通過創造彩色寶石的原產地證明區塊鏈(Provenance Proof Blockchain) ,把寶石行業的透明度再次推高,“這是可以讓全球寶石業者與消費者共享的數據與資料庫。 ”

    在執行了這許多的背后項目之后,他也經常監督下屬為所售出的寶石做最適當的定價,“正因為如此,我們得到顧客的信任與信賴。”所有的成功都有一個理由,“誠信”是個人品格,亦是企業內涵,放諸四海皆當道,這也很大程度解釋了何以古柏林不只是富過三代,還傳承到第六代了!

    寶石非頑石
    擁有個性化靈魂

    拉弗古柏林對顧客的呵護猶如他對寶石的珍惜,自小就與彩色寶石為伍的他透露,最早回溯到他五歲的時候吧!他經常到寶石鑑定所去探訪在工作中的媽媽,“每一次,她都會向我展示那些絕美迷人的寶石。”因此,環境使然造就他對光彩斑斕寶石的興趣到了癡迷的程度,常常是流連忘返!

    “尤其每一顆寶石都有它的故事。”在他的眼裡,寶石並不只是一塊沒有生命的礦石,“它是擁有靈魂的物體。”他尤其鍾情探索寶石裡神秘的流光溢彩,“與鑽石比較,彩色寶石的純淨度比較不高,但,它裡頭有個繽紛色彩的內在世界,使我們可以追溯它的起源,那是打開它奧秘的鑰匙。”

    紅寶石向來是華人女性的心頭好。
    紅寶石向來是華人女性的心頭好。
    彩色寶石使配戴者看起來更為亮麗之際,同時也凸顯個人魅力與個性。
    彩色寶石使配戴者看起來更為亮麗之際,同時也凸顯個人魅力與個性。

    寶石配佳人,散發魅力!

    另一方面,這也是彩色寶石的真正靈魂所在,“你可以從中發現到屬于自己的寶石,一旦發現到了,你能感覺它跟你是同在一起的,當你觸摸它時,那種感覺是特別的棒! ”這使得選擇哪一種彩色寶石,成了一件相當個性化且獨特性的事。

    他為了追求人生中還需要的其他東西,他曾經一度與彩色寶石保持既近又遠的距離,直至他繼承這個企業之后,昔日與寶石打交道的日子又恢復過來,其中的激情更勝當年了,“我甚至發現到,這並不只是屬于女人的世界,也是屬于男人的世界啊!”

    古柏林以生產完美寶石而聞名,作為掌舵人,他的責任就是從世界各地尋找真正的寶石、找出它源自哪裡,以及探索它背后的故事,“這個過程是激動人心的,同時,也是值得珍藏的人生經歷。”當他看到女性把他家的珠寶配戴在身上散發的優雅魅力時,他就覺得,自己做的是一件美麗的事情!

    在這個尋找過程中,他必須跑遍珠寶展或是親臨寶石礦場,“但是,我仍未有機會真正的進入到寶石開採礦區裡親身感受,這將是我給自己設定的下一個目標。”他最嚮往的地方是有“珠寶之島”稱號的斯里蘭卡(Sri Lanka),那是寶石開採、切磨與交易的強國。

    “這個國度以生產種類豐富的彩色寶石而聞名,尤其它的藍寶石(Blue Sapphire),令人驚艷!”他接著指出:“當地還有一個少見且價格昂貴,但值得介紹給大家認識的寶石,那就是紅蓮花藍寶石(Padparadscha)。”他指的是屬于彩色藍寶石中最名貴的成員,“這個寶石擁有獨特的粉橙色(pink-orange),這個獨特的顏色使它看起來非一般的漂亮。”

    深藏在母岩裡的翡翠
    深藏在母岩裡的翡翠
    在古柏林的家族中,曾經出現過愛德華約瑟夫古柏林(Eduard Josef Gübelin,1913年~2005年)這號顯赫人物,他是20世紀最偉大、最具影響力的寶石學家,致力把自然美和科學知識以獨特的方式糅合在一起,成就了今日的古柏林。
    在古柏林的家族中,曾經出現過愛德華約瑟夫古柏林(Eduard Josef Gübelin,1913年~2005年)這號顯赫人物,他是20世紀最偉大、最具影響力的寶石學家,致力把自然美和科學知識以獨特的方式糅合在一起,成就了今日的古柏林。

    怎能封塵 寶石光彩應被看到

    彩色寶石猶如神秘的花園,又像寂靜的海洋,卻始終帶給人們烈焰紅心,這是寶石既多元又獨有的性格。正因為如此,他說,近年來,越來越多的女性開始體悟彩色寶石之深邃而走進它的世界。

    “她們鍾情于寶石的個性化元素,也希望通過它來彰顯做回自己、以自己為榮的生命態度。”他指出,古柏林的擁躉多半是世故成熟且擁有深層內涵的女性,她們不為潮流所動, 深知自己所需。

    至于哪種彩色寶石最讓女性情有所鍾,他指出,不同的區域有不同的要求,西亞與東南亞人傾向于祖母綠(Emerald);華人則是紅寶石(Ruby)的鐵粉,帶有紅色系的紅色碧璽(Rubellite)與粉紅碧璽(Pink Tourmaline),都在她們喜愛的範圍內。

    此外,散發著皇室貴族氣質的藍寶石也逐漸成為女性們的心頭好。話題及此,他特別提到產自于巴西的帕拉伊巴(Paraiba),這個在上世紀八十年代在巴西的Paraiba省的礦場中被發現的海藍寶石擁有著“碧璽之王”的美譽。

    他以讚嘆的語氣說道:這個寶石帶有藍綠的體色,色澤閃爍且透亮,這是它非比尋常的地方,“非常的漂亮!”他即場打開手機中的照片庫,向我展示了古柏林以帕拉伊巴打造的珠寶傑作,問他心中的最愛是那個寶石,見過寶石無數的他始終迷倒在帕拉伊巴的美麗之中,“它可以輕易與其他傳統寶石進行搭配,賦予一件珠寶的設計更多的樂趣。”

    作為世界寶石領域新一代領軍人物,在他看來,珠寶設計可以打破沉悶與嚴肅特性,“實際上,珠寶使配戴者看起來更為亮麗,同時也凸顯個人特性,所以,我們在各彩色寶石中進行有趣且有新意的搭配。”

    “當然,我們也不缺典型的系列,好讓女性可以在平日也能配戴,我們不希望,你買了它之后,將之放在安全之地,不見天日,直至封塵。”他繼續說道:“它應該被看見,尤其像紅寶石,在日光的照射下,它的光彩會來得特別強烈與閃亮。”

    愛德華發現彩色寶石裡的內含物,好比:晶體、微粒、氣泡,以及各種形狀和顏色,其實形成了一個神秘且奇妙的微觀世界,這個重大發現啟發了古柏林後來的設計方向,內含物給設計師帶來創作上的奇思妙想!
    愛德華發現彩色寶石裡的內含物,好比:晶體、微粒、氣泡,以及各種形狀和顏色,其實形成了一個神秘且奇妙的微觀世界,這個重大發現啟發了古柏林後來的設計方向,內含物給設計師帶來創作上的奇思妙想!

    發展不能守舊 為未來作更動

    儘管拉弗古柏林已貴為這個品牌掌舵人,仍在董事局裡的雙親依然會給意見,“只要有新的見地,我們都會一起商量,過程也經常出現分歧。”他坦言,這畢竟是一門家族生意,不可能每一個家族成員都持相同見解。

    “但最重要的是,公司必須發展,若是每個人都讚同維持所有過去的做法,這將導致公司停滯不前。”因此,作為第六代傳人,他的責任就是為未來方向作出適當的更動,“有的變動,我的父母親或許不認同,但是,我必須以理說服他們,再共同找出恰當的方案。”

    “所有的結果並不取決于一個人的意見。”未來,他將按部就班但腳踏實地帶領公司走向未來,“站在我們團隊背后支撐我們走下去的,肯定是‘古柏林 ’這個非常珍貴且重要的名字。”

    訪問結束之前,他跟我提到了他此番到巴塞爾國際鐘錶珠寶展見過的人事物,當中包括了百達翡麗(Patek Philippe)總裁特力斯特恩(Thierry Stern),他是他的好朋友,皆因二人同為名門后代,也執掌家族奢華品牌,特力斯特恩是百達翡麗第4代傳人。

    “早在120年前,古柏林沙龍就已經開始銷售百達翡麗腕錶,自斯特恩家族入主百達翡麗之后,彼此都維持良好的商業夥伴與朋友關係。”至于比他年長的特力斯特恩,他直言,他從對方身上學到不少東西,“尤其他對產品的態度,堅持經典款型,作適度更動,不過于花俏但依舊迷人。”他說,對方的認真與專注感染了大家,也讓他有所學、有所領悟!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