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德和:寫意寫——傳統的精神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中国报 ChinaPress

    趙德和:寫意寫——傳統的精神

    鋼琴家瑪麗亞尤迪娜。
    鋼琴家瑪麗亞尤迪娜。

    “在戰亂期間,她在一場精彩的演奏會中演奏了巴哈的平均律曲目,雖然她以持續不斷的極強音(fortissimo) 來演繹那首沉思默想的降B小調前奏曲。當演奏會結束后,與我同行的涅高茲(俄國有名鋼琴家兼教育家)便到化妝室去恭賀她。“但,瑪麗亞,”他問道,“為什麼妳把這首前奏曲彈得如此戲劇化呢?”她回答:“因為我們在戰爭中啊!”這就是典型的(瑪麗亞)尤迪娜。“我們在戰爭中!”她非得把戰爭帶進巴哈里不可!”



    當裡赫特回溯起這位幾乎不為人曉的鋼琴家時,我對于后來被稱為“鋼琴黃金年代”(大約19世紀末至20世紀中葉)的種種聯想或狂想便油然而生,仿彿當時的音樂氛圍,都瀰漫蓬勃的氣息與生機,演奏家都是探險家,不滿足于樂譜上的表面而往內探究。以柯爾特(Alfred Cortot)為例,他演奏蕭邦有名的G小調敘事曲(1929年錄音)就非常有爭議。

    在第一主題部分,就把八分音符“拉扯”至近乎四分音符的長度,然后把接下來的四分音符“壓縮”成幾乎八分音符來演奏,以今日的標準來看,柯爾特處理這段樂句的方法,甭說激怒純粹主義聽眾,基于身兼數職而疏于練習之故,他“錯音百出”的技術水平,恐怕連報讀音樂學院的面試也過不了。但他任然是今天眾鋼琴家心中的精神領袖,在多個音樂雜誌的票選活動中仍名列前茅,這印證了指揮家夏伊(Riccardo Chailly)所說的:“根深蒂固于傳統中的,是它激進的靈魂。”

    雖然Radical釋義為“激進的”,但同時也有“根本”的意思,Radical一詞源于拉丁文“Radix”,意謂“根”。所以“激進”應該是追根溯源,但同時又勇往直前的精神,而不是死守陳規的反動。

    這“精神”也是今天古典音樂界所缺乏的。對于今天許多音樂廳來說,古典、傳統與保守都是近義詞,所以那些古板的曲目編排才得以年復一年,日復一日的持續著。古典樂正在經歷漫長而痛苦的死亡。多少毫無新意的曲目,在各演奏廳週期性地重複著?多少毫無意義的“禮儀”與約束,鞏固了普羅大眾對古典音樂的偏見?多少缺乏前瞻性的演奏家正敷衍了事,慢性謀殺這在夏伊口中的“靈魂”?我們多麼渴望硝煙瀰漫的巴哈!

    英國衛報資深評論家Martin Kettle在〈為何今天的鋼琴家都那麼悶?〉的文章中指出,自從留聲機、收音機與電視機取得大眾娛樂的主要地位后,鋼琴作為中產階級的娛樂地位便沒有恢復過。

    當鋼琴的地位改變后,鋼琴家的地位也隨之改變,鋼琴家包括他們的聽眾,再也不能確定這是活生生的,不斷再生(Regenerate)的藝術形式,而這一切都反映在他們的演奏中。

    雖然該文主要針對鋼琴樂的發展而寫,但我覺得,在其他領域也同樣具有說服力。其實,古典樂界奇才輩出,他們都能彈能拉得更準、更快,更響,但鮮少能賦予古典樂一股新氣象,新生命力。下一篇將會提到的Patricia Kopatchinskaja,這位來自摩爾多瓦小提琴家,正是古典樂界的一道清流。視尤迪娜為偶像的她,繼承了那不羈的態度與精神,誓將反叛精神,注入守舊的古典樂中。

    鋼琴教師,音樂、電影與書籍的雜食動物,零嘴雖少吃但不否認該營養價值所在,偶爾藉健身來消除罪惡感。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