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林 | 中国报 China Press

森林

XOX



我坐在考场里,看着考题,不懂为什么试卷在我面前摇摇晃晃,我耳朵顿时发出咿、咿、咿声,眼前忽然一黑,整个人倒了下来。眼前黑黑的,没有树林、没有碎石、没有唦、唦、唦声音。

在树林里,我一直向前走,一直走,走呀走,始终找不到出口,结果只得到满身大汗的身躯,我好累呀!

我名叫小光,今年21岁,我是S-TAR的大学生,专科商业系。父母对我的期望很大,希望我能读到硕士级,这样就能在亲戚面前炫耀。我很讨厌读书,在18岁的时候,就不想再读了,课程比以前中五时还要更难,我真的很累,好累。

教授用它流利的英文来讲解课程,我根本就听不懂他讲的话,要不是有课程文本,不然我不明把他在讲什么。我独身一人到霹雳求学,还没适应好环境,光是课程内容就已经把我搞晕。啊压力真的好大。

唦、唦、唦我又走在树林里,树木好高,好多,前方一直有好多碎石,我走呀走,喘着气一直走,右手抹著额头留下来的汗,前方到底是什么?为什么我被困进森林里?

「嘎!嘎!嘎」,我喘着气,起来了。我满身都是汗,双手捂著脸叹了一大口气。太阳好猛烈,现在是中午12时,教授口中的话,我一句话都听不懂,唯一听得懂的是教授宣布下个月的1号会有考试。其他学生一脸愁眉的说又要开夜车温书,而有个同学问我有温书,要不要一起加入他们的温书会,我说不用了,直回宿舍,心里已打定主意这课要准备不及格了。

一个月过去了,成绩揭晓了。果然,我的成绩真的差强人意,被父母骂的狗血淋头。我从入学开始就一直梦到那个走不出口的森林,结果自己睡得不足够,我好累,我几时可以脱离这场梦?

四月,到了考场。

我坐在考场里,看着考题,不懂为什么试卷在我面前摇摇晃晃,我耳朵顿时发出咿、咿、咿声,眼前忽然一黑,整个人倒了下来。眼前黑黑的,没有树林、没有碎石、没有唦、唦、唦声音。

醒来了,看到白色的天花板,我在哪里?我左手一阵痛,原来我左手被插著点滴,我用右手扶持着我的身体,我发现我自己躺在病床上,看到忙碌的医务人员们在忙着照顾著年迈大约六七十岁的老太太。

「你醒来啦!」

这时,我朦胧看到大约16岁的少女在我面前,她带着红色的袋子,传递给我。我接受了,袋子里头都是装着日常用品、牙刷、牙膏之类的。

「你是谁」我问。

她向我指示戴眼镜的姿势,于是我戴起了眼镜。我这才发现那女孩是我的室友,她跟我说我睡了一整夜。我愣住看着她,不懂我忽然在她面前流泪了,眼泪止也止不住,像瀑布一样。她一时慌张起来,不知要怎样安慰,于是拿一大盒的纸巾给我擦干眼泪。

我好不容易停止了眼泪,对她倾诉我连续在梦里见到的一切,无尽的森林,乌鸦的嘎嘎声,等等。为什么我会想对她说,或许我只想找个人依靠。她细心的聆听,我说述完后,她就骂我是笨蛋。

我吓了一跳,我室友竟然骂我笨蛋。他跟我讲压力太大的人才会发这种梦,更跟我说为何当初不跟他诉苦呢?我就反驳她说:「为什么我要告诉给你听我发了这种梦,我又不是小孩子」结果我又被她骂了笨蛋,叫我别把自己的烦恼埋在心里头,要讲出来。我心里顿时感觉温暖了。

九月,蓝色的天空,白白的云,空中出现一架飞机,驶向东方,是前往那个国度呢?我不知道。下个星期,有小模式的模拟考,我已经不像平常那么胆小及懦弱,主动踊跃参加了班上的温书会。自从我有了室友这个倾诉者后,我的噩梦渐渐的离我而去。在几个月后,我在梦里终于走出了那座森林。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活动简介
暂无活动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