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见闻‧开启未受污染的嗓子 唱出青少年心声 | 中国报 China Press

心见闻‧开启未受污染的嗓子 唱出青少年心声

李翔工作室的導師們,指導學生正確的發聲方法。
李翔工作室的导师们,指导学生正确的发声方法。

报导:叶凤玲
摄影:谢蔚卿
部分图:受访者提供



歌唱比赛、电视综艺选秀节目里,经常看到许多年轻人,甚至小朋友们想唱就唱的勇敢模样。他们的唱歌才华,若能遇上正确的训练,就像幼苗得到阳光和雨水而茁壮成长,开花结果。

中国歌唱导师李翔是一位资深的青少年声乐教师,亦是湖南省音乐家协会流行演唱艺术委员会会长。在多年的歌唱教学职涯中,他遇见许多小朋友在音乐这扇门前,或欣喜敲门,或低头离开。

他说,导师的辅助尤其重要,而且要帮到点上,否则培育也可以变成伤害,尤其容易混淆初学的孩子。

就像现在多数的歌唱比赛中,唱高音的激烈表现被视为技艺优秀、唱得好,“有些人安安静静唱歌,一样唱得优秀、让人感动。尤其小孩的嗓音还在发育中,不应该过度训练。”

“十人当中可能只有两三人唱高音成功,而身为歌唱导师,我希望来学唱歌的十人全部都能唱!或许最后只有一两人成为优秀歌手,但其他人也能通过唱歌获得快乐和自信!”

教唱,其实也在塑人

让他感叹的是,有些小朋友在变声期或嗓音哑掉之后,就对自己失去信心,不想继续唱歌了。

李翔经常跟其他歌唱导师分享他的这个教育理念,教学其实是在塑人。“教小孩唱歌只是一部分,更重要的是小孩在跟着老师学唱歌的同时,有可能他就会变成什么样的人。”

“如果老师的价值观是要飙高音,小孩自然会觉得高音是一切审美的标准。如果是拥有文化层次的老师,小孩或许不会得到一等奖,但可能他是快乐学习的研究生。”

李翔近年在中国和马来西亚往返,积极推广“快乐歌唱,健康发声”的教学理念。在中国,他培养与指导过的学生包括郭沁、TFBOYS、魏晨、夏侯钰涵、叶子恒等,门下桃李满遍音乐界。

他表示,由于成人和小朋友有着不一样的条件、优势,因此要酌情调整做培训工作。

以前,他认为教导成人唱歌更容易,因为成人的课堂组织能力、理解能力都比小朋友强许多。直至近四五年,这个观念被扭转过来。

“小孩身上有很多成人没有的优势。第一,他喜欢你的话,就会集中注意力听你讲话。第二,他们的嗓子没有受过伤害和污染,也没有唱歌的坏习惯。第三,小孩的声音没有办法想像,经常会带来意想不到的效果。”

“像郭沁(2017年中国新歌声亚军),听她唱歌很多人觉得她唱得很自然,好像没有学过唱歌,但是她在13岁变声的时候开始跟我学唱歌,由于她从小没有受过歌唱训练,所以学起来很轻松。”

在e-kids藝術走廊院長劉清瑩(后排中間)的邀請合作之下,李翔(左)來馬開班授課,推廣“快樂歌唱,健康發聲”的教學理念。
在e-kids艺术走廊院长刘清莹(后排中间)的邀请合作之下,李翔(左)来马开班授课,推广“快乐歌唱,健康发声”的教学理念。

引导孩子,唱歌投入情绪

唱歌要有感情才能感动人,但是对小朋友而言,他们识世不多,对歌词涵义不甚理解,要如何做到歌声里有感情和故事呢?原来在基础和逻辑的训练“小技巧”之下,还是能做到一定程度的理解。

“导师可以帮助小孩体验感觉。比如,他们可能不太懂得什么是快乐的感觉,可以问他‘你和我在一起开心吗’,引导他进入这种感觉。”

“伤心也一样,可以问他‘一星期没见家里的小狗伤心吗’,那就把对小狗的思念寄托到这首歌里。尽量以他们熟悉的生活场景去做引导,但也有的小孩天生音乐感觉好,不需要经历或体验,一张开嘴就能唱出来。”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有者认为,小朋友越早学习歌唱训练,就越早开启及丰富他们的心灵、创造能力。对此,李翔表示,这胥视因人而异。

“我们教过最小的学生是三岁,这个年龄层的小孩在发育当中,所以不做嗓音训练,而是着重乐感的培训,比如选择性让他听歌、教他怎么用好的口吻去唱歌等等。一般九、十岁才可能进入专业的歌唱训练。”

只要是有志于歌唱专业,本身又拥有条件,他建议应当去学习声乐,跟着专业指导循序渐进,避免错误性的自学自唱而把嗓子唱坏。

询及几岁的小朋友适合站在比赛的舞台上,李翔认为,音乐在儿童阶段应该是乐在其中的“玩”,不是“练技”与“竞技”。

“小朋友不需要知道比赛的概念,因为成长过程很重要,小孩们一起去做一些事情来展示自己优秀的地方就可以了。如果把唱歌当做比赛,或以好或不好的成绩去决定未来梦想的话,这对他们的心态成长并非好事。”

声带需保护,方能快乐唱歌

“快乐歌唱,健康发声”是李翔的教学理念。他解释,声带是非常娇贵的人体肌肉组织,如果不去保护它,随着年龄增长,声带闭合的能力下降,声音就会哑掉。

“我希望通过一些练声曲和科学基础理论,让学生可以健康的去唱歌,只有健康了,获得的快乐才最单纯。如果不健康,所有的快乐都是假的。”

他认为,快乐和健康的歌唱是一种流淌于血液里的自然状态,唱歌的人、听歌的人不知道其实是在运用某种方式在唱歌。简单来说就是返朴归真,唱的人舒服,听的人也舒服。

声乐专业出身的李翔原来是一位歌手,他发现自己嗓音越来越没有年轻时那般好,是基于早期缺乏好的训练方法。于是,他结合自身的歌唱和教学经验,撰写《流行歌手速成秘籍.流行唱法发声技巧训练》一书,着重于亚洲人的发声特点、适合的练声方式等等。

“我期望青少年可以善用天赋继续唱歌,拥有好天赋的人不用学习就可以唱得很好,但是有了好的演唱方法,才能自由的发挥。演唱方法是一个基础,没有基础就像手里拿着存款一样,钱越花越少,最后出问题。”

郭沁是李翔的學生之一。
郭沁是李翔的学生之一。

标准只是方向之一,不是唯一

有些家长或小孩有这样的疑惑:变声期前后声音有差别,变声前的学习方法,在变声后是不是还能继续沿用?

对此,李翔说:“有些小孩在变声之后跟原来的声音不一样,此阶段最重要的是帮助他重新建立自我认知和自信。有些人童年有非常好的声音,变声后变得很低,自己听了很难受,帮助他度过自己心理那一关,才是最重要的。过后才是通过练声曲去建立发声方法,即使不像小时候那样高亢的声音,但还是能唱得很优秀。”

李翔经常问学生两个问题:唱得高的就是好吗?画得像就是好吗?

“唱得高不是唱得好的唯一标准,真正好的是表达的东西能够感动人,小朋友唱歌更应该是这样,有的人天赋是唱高音,有的是唱纯净、唱快节奏……音乐不是速度决定的体育竞技,它应该是百花齐放,而不是拿一个标准去衡量。”

李翔早期跟过一位美声唱法的老师学习唱歌,透过一次又一次的比赛、聆听CD的经验,他逐渐发现老师教的和自己要表演的并不一样。

“比如美声唱法练声是‘啊、啊’,要求一个标准的发声状态,而流行唱法是‘啊~啊’,比较像是说话的口吻。”他思考、调整,最终找出最适合自己的歌唱方法,也因此知道了音乐的无垠宽广,所谓标准只是其中一个方向,它不是唯一。

教学最大困难:找出学生音色特点

五音不全的人,经过训练的话,有可能唱歌吗?李翔说:“可以。”

他教过一位五音不全的大学生学员,每次上课都是弹奏do、re、mi、fa、so这几个音让他学习唱,唱准了再升调去唱do、re、mi、fa、so。就这样持续学习一年半,他已经可以把一首歌唱准了。

随着卡拉OK、歌唱的普及性,李翔创立的“乐艺李工作室”也有不少热爱唱歌的人到来学习。这批学生只是想在卡拉OK、公司活动上,好好的唱完一首歌,因此他设计一套基础训练,让他们能把音唱准、把情感自然收放、不用唱一首嗓子就累了。

普及性歌唱和专业歌唱是两个不同的教学系统。“有些人就是喜欢唱,或是公司年会要上台唱歌,心里压力大,没得选择。我们在教的时候,会针对他的音准、节奏等做简单且基础的训练,然后给他唱一个版本,让他模仿我们的感觉去唱。”

反之,专业歌唱指导需要培养学生的创造力,让他找到自己身上最独一无二的声音的色彩,以及在舞台上表演的状态。

“教学最大的困难莫过于找出学生音色的特点,我的基本做法是,根据个人的外表形象来确定嗓音和路线。举例,斯文白净的学生让他练唱纯净的声音;假如学生蓄胡须,让他练唱犷野低沉的声音。”

“首先,歌声和外表形象必须吻合,过后再从细节着手,根据他声线原本的音域宽度、音色细薄,找一个他唱起来最舒服,又别于他人的嗓音状态。”

個別指導教學,針對學生的特點做培訓。
个别指导教学,针对学生的特点做培训。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