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見聞‧開啟未受污染的嗓子 唱出青少年心聲 | 中國報 China Press

心見聞‧開啟未受污染的嗓子 唱出青少年心聲

李翔工作室的導師們,指導學生正確的發聲方法。
李翔工作室的導師們,指導學生正確的發聲方法。

報導:葉鳳玲
攝影:謝蔚卿
部分圖:受訪者提供



歌唱比賽、電視綜藝選秀節目裡,經常看到許多年輕人,甚至小朋友們想唱就唱的勇敢模樣。他們的唱歌才華,若能遇上正確的訓練,就像幼苗得到陽光和雨水而茁壯成長,開花結果。

中國歌唱導師李翔是一位資深的青少年聲樂教師,亦是湖南省音樂家協會流行演唱藝術委員會會長。在多年的歌唱教學職涯中,他遇見許多小朋友在音樂這扇門前,或欣喜敲門,或低頭離開。

他說,導師的輔助尤其重要,而且要幫到點上,否則培育也可以變成傷害,尤其容易混淆初學的孩子。

就像現在多數的歌唱比賽中,唱高音的激烈表現被視為技藝優秀、唱得好,“有些人安安靜靜唱歌,一樣唱得優秀、讓人感動。尤其小孩的嗓音還在發育中,不應該過度訓練。”

“十人當中可能只有兩三人唱高音成功,而身為歌唱導師,我希望來學唱歌的十人全部都能唱!或許最后只有一兩人成為優秀歌手,但其他人也能通過唱歌獲得快樂和自信!”

教唱,其實也在塑人

讓他感嘆的是,有些小朋友在變聲期或嗓音啞掉之后,就對自己失去信心,不想繼續唱歌了。

李翔經常跟其他歌唱導師分享他的這個教育理念,教學其實是在塑人。“教小孩唱歌只是一部分,更重要的是小孩在跟著老師學唱歌的同時,有可能他就會變成什麼樣的人。”

“如果老師的價值觀是要飆高音,小孩自然會覺得高音是一切審美的標準。如果是擁有文化層次的老師,小孩或許不會得到一等獎,但可能他是快樂學習的研究生。”

李翔近年在中國和馬來西亞往返,積極推廣“快樂歌唱,健康發聲”的教學理念。在中國,他培養與指導過的學生包括郭沁、TFBOYS、魏晨、夏侯鈺涵、葉子恆等,門下桃李滿遍音樂界。

他表示,由于成人和小朋友有著不一樣的條件、優勢,因此要酌情調整做培訓工作。

以前,他認為教導成人唱歌更容易,因為成人的課堂組織能力、理解能力都比小朋友強許多。直至近四五年,這個觀念被扭轉過來。

“小孩身上有很多成人沒有的優勢。第一,他喜歡你的話,就會集中注意力聽你講話。第二,他們的嗓子沒有受過傷害和污染,也沒有唱歌的壞習慣。第三,小孩的聲音沒有辦法想像,經常會帶來意想不到的效果。”

“像郭沁(2017年中國新歌聲亞軍),聽她唱歌很多人覺得她唱得很自然,好像沒有學過唱歌,但是她在13歲變聲的時候開始跟我學唱歌,由于她從小沒有受過歌唱訓練,所以學起來很輕鬆。”

在e-kids藝術走廊院長劉清瑩(后排中間)的邀請合作之下,李翔(左)來馬開班授課,推廣“快樂歌唱,健康發聲”的教學理念。
在e-kids藝術走廊院長劉清瑩(后排中間)的邀請合作之下,李翔(左)來馬開班授課,推廣“快樂歌唱,健康發聲”的教學理念。

引導孩子,唱歌投入情緒

唱歌要有感情才能感動人,但是對小朋友而言,他們識世不多,對歌詞涵義不甚理解,要如何做到歌聲裡有感情和故事呢?原來在基礎和邏輯的訓練“小技巧”之下,還是能做到一定程度的理解。

“導師可以幫助小孩體驗感覺。比如,他們可能不太懂得什麼是快樂的感覺,可以問他‘你和我在一起開心嗎’,引導他進入這種感覺。”

“傷心也一樣,可以問他‘一星期沒見家裡的小狗傷心嗎’,那就把對小狗的思念寄託到這首歌裡。盡量以他們熟悉的生活場景去做引導,但也有的小孩天生音樂感覺好,不需要經歷或體驗,一張開嘴就能唱出來。”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有者認為,小朋友越早學習歌唱訓練,就越早開啟及豐富他們的心靈、創造能力。對此,李翔表示,這胥視因人而異。

“我們教過最小的學生是三歲,這個年齡層的小孩在發育當中,所以不做嗓音訓練,而是著重樂感的培訓,比如選擇性讓他聽歌、教他怎麼用好的口吻去唱歌等等。一般九、十歲才可能進入專業的歌唱訓練。”

只要是有志于歌唱專業,本身又擁有條件,他建議應當去學習聲樂,跟著專業指導循序漸進,避免錯誤性的自學自唱而把嗓子唱壞。

詢及幾歲的小朋友適合站在比賽的舞台上,李翔認為,音樂在兒童階段應該是樂在其中的“玩”,不是“練技”與“競技”。

“小朋友不需要知道比賽的概念,因為成長過程很重要,小孩們一起去做一些事情來展示自己優秀的地方就可以了。如果把唱歌當做比賽,或以好或不好的成績去決定未來夢想的話,這對他們的心態成長並非好事。”

聲帶需保護,方能快樂唱歌

“快樂歌唱,健康發聲”是李翔的教學理念。他解釋,聲帶是非常嬌貴的人體肌肉組織,如果不去保護它,隨著年齡增長,聲帶閉合的能力下降,聲音就會啞掉。

“我希望通過一些練聲曲和科學基礎理論,讓學生可以健康的去唱歌,只有健康了,獲得的快樂才最單純。如果不健康,所有的快樂都是假的。”

他認為,快樂和健康的歌唱是一種流淌于血液裡的自然狀態,唱歌的人、聽歌的人不知道其實是在運用某種方式在唱歌。簡單來說就是返樸歸真,唱的人舒服,聽的人也舒服。

聲樂專業出身的李翔原來是一位歌手,他發現自己嗓音越來越沒有年輕時那般好,是基于早期缺乏好的訓練方法。于是,他結合自身的歌唱和教學經驗,撰寫《流行歌手速成秘籍.流行唱法發聲技巧訓練》一書,著重于亞洲人的發聲特點、適合的練聲方式等等。

“我期望青少年可以善用天賦繼續唱歌,擁有好天賦的人不用學習就可以唱得很好,但是有了好的演唱方法,才能自由的發揮。演唱方法是一個基礎,沒有基礎就像手裡拿著存款一樣,錢越花越少,最后出問題。”

郭沁是李翔的學生之一。
郭沁是李翔的學生之一。

標準只是方向之一,不是唯一

有些家長或小孩有這樣的疑惑:變聲期前后聲音有差別,變聲前的學習方法,在變聲后是不是還能繼續沿用?

對此,李翔說:“有些小孩在變聲之后跟原來的聲音不一樣,此階段最重要的是幫助他重新建立自我認知和自信。有些人童年有非常好的聲音,變聲后變得很低,自己聽了很難受,幫助他度過自己心理那一關,才是最重要的。過后才是通過練聲曲去建立發聲方法,即使不像小時候那樣高亢的聲音,但還是能唱得很優秀。”

李翔經常問學生兩個問題:唱得高的就是好嗎?畫得像就是好嗎?

“唱得高不是唱得好的唯一標準,真正好的是表達的東西能夠感動人,小朋友唱歌更應該是這樣,有的人天賦是唱高音,有的是唱純淨、唱快節奏……音樂不是速度決定的體育競技,它應該是百花齊放,而不是拿一個標準去衡量。”

李翔早期跟過一位美聲唱法的老師學習唱歌,透過一次又一次的比賽、聆聽CD的經驗,他逐漸發現老師教的和自己要表演的並不一樣。

“比如美聲唱法練聲是‘啊、啊’,要求一個標準的發聲狀態,而流行唱法是‘啊~啊’,比較像是說話的口吻。”他思考、調整,最終找出最適合自己的歌唱方法,也因此知道了音樂的無垠寬廣,所謂標準只是其中一個方向,它不是唯一。

教學最大困難:找出學生音色特點

五音不全的人,經過訓練的話,有可能唱歌嗎?李翔說:“可以。”

他教過一位五音不全的大學生學員,每次上課都是彈奏do、re、mi、fa、so這幾個音讓他學習唱,唱準了再升調去唱do、re、mi、fa、so。就這樣持續學習一年半,他已經可以把一首歌唱準了。

隨著卡拉OK、歌唱的普及性,李翔創立的“樂藝李工作室”也有不少熱愛唱歌的人到來學習。這批學生只是想在卡拉OK、公司活動上,好好的唱完一首歌,因此他設計一套基礎訓練,讓他們能把音唱準、把情感自然收放、不用唱一首嗓子就累了。

普及性歌唱和專業歌唱是兩個不同的教學系統。“有些人就是喜歡唱,或是公司年會要上台唱歌,心裡壓力大,沒得選擇。我們在教的時候,會針對他的音準、節奏等做簡單且基礎的訓練,然后給他唱一個版本,讓他模仿我們的感覺去唱。”

反之,專業歌唱指導需要培養學生的創造力,讓他找到自己身上最獨一無二的聲音的色彩,以及在舞台上表演的狀態。

“教學最大的困難莫過于找出學生音色的特點,我的基本做法是,根據個人的外表形象來確定嗓音和路線。舉例,斯文白淨的學生讓他練唱純淨的聲音;假如學生蓄鬍鬚,讓他練唱獷野低沉的聲音。”

“首先,歌聲和外表形象必須吻合,過后再從細節著手,根據他聲線原本的音域寬度、音色細薄,找一個他唱起來最舒服,又別于他人的嗓音狀態。”

個別指導教學,針對學生的特點做培訓。
個別指導教學,針對學生的特點做培訓。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