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玮洛:除了投票,我们还可以做甚么? | 中国报 China Press

张玮洛:除了投票,我们还可以做甚么?

原任副首相拿督斯里阿末扎希日前出席居銮活动时,受记者问起是否会劝告在新加坡工作的我国居民回乡投票的问题。



 针对这项提问,他认为,虽然政府将5月9日列为特假,那些在新加坡工作的国人回不回来投票,由他们自己决定,政府不会拒绝,也不会很鼓励。这个回应,其实堪称四平八稳,因为回应中没有一丝强迫的意味在里头,至少不会得罪选民。

可惜,他接下来说的话,却会让人破口大骂:“但如果雇主不允许请假,那我认为最好的方法就是不要回来投票。”一石激起千层浪,那些原本可能还不确定是否请假的国民,或许可能就会因为阿末扎希这么一句,下定决心排除万难回国投票了。

有心人士稍微搜寻一下各大报章在面子书上刊登这篇新闻时的网友回应,就知道这一句话有多么不得人心。身为盟友的马华代表赶紧打圆场,可惜效果不彰。

笑骂由你 我继续讲继续爽

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廖中莱在同一时间呼吁,希望公共交通机构可以在大选期间调低车资,为选民回乡投票提供更大便利。另一边厢,马华署理总会长拿督斯里魏家祥受访时除了鼓励选民回乡投票,也反驳坊间谣言政府会利用关卡阻扰在新加坡工作的大马公民回乡投票一事,说政府不可能这么做。

两人的回应,与阿末扎希发表“请不到假就最好不回来投票”言论的时间相隔很短,但看看网络留言,两人的回应也无法达到“止血”效果,被阿末扎希“伤害”情感而“出血”的民众,依然愤愤不平。

当然,从现实角度来看,网友的愤慨留言不能全然代表该政治人物选区的选票。该名政治人物是否中选、执政或担任部长,还是回到最基本:这一届大选是否可以中选。所以,政治人物说话有时候会剑走偏锋,说一些触碰某一特定族群(不限种族)的话,来捞取曝光率和认同感。

你骂归你骂,我继续讲继续爽,只要我“服务”选区的投票大爷继续投票给我就好。这里形成了一个怪圈,很多人只是停留在“我生气”阶段,而不想一想除了投票还可以做什么。

我坚持回来投票可以表达不满,甚至有人认为我投废票就是表达不满(不然你们为什么这么生气我投废票,那不是我的权利吗?)我更期望在坚持回乡投票之余,还可以多做点什么。有思考、有想法,虽不一定对,但这代表了选民的进步。望诸君共勉之。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