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瑋洛:除了投票,我們還可以做甚麼? | 中国报 ChinaPress

張瑋洛:除了投票,我們還可以做甚麼?

原任副首相拿督斯裡阿末扎希日前出席居鑾活動時,受記者問起是否會勸告在新加坡工作的我國居民回鄉投票的問題。



 針對這項提問,他認為,雖然政府將5月9日列為特假,那些在新加坡工作的國人回不回來投票,由他們自己決定,政府不會拒絕,也不會很鼓勵。這個回應,其實堪稱四平八穩,因為回應中沒有一絲強迫的意味在裡頭,至少不會得罪選民。

可惜,他接下來說的話,卻會讓人破口大罵:“但如果僱主不允許請假,那我認為最好的方法就是不要回來投票。”一石激起千層浪,那些原本可能還不確定是否請假的國民,或許可能就會因為阿末扎希這么一句,下定決心排除萬難回國投票了。

有心人士稍微搜尋一下各大報章在面子書上刊登這篇新聞時的網友回應,就知道這一句話有多么不得人心。身為盟友的馬華代表趕緊打圓場,可惜效果不彰。

笑罵由你 我繼續講繼續爽

馬華總會長拿督斯裡廖中萊在同一時間呼籲,希望公共交通機構可以在大選期間調低車資,為選民回鄉投票提供更大便利。另一邊廂,馬華署理總會長拿督斯裡魏家祥受訪時除了鼓勵選民回鄉投票,也反駁坊間謠言政府會利用關卡阻擾在新加坡工作的大馬公民回鄉投票一事,說政府不可能這么做。

兩人的回應,與阿末扎希發表“請不到假就最好不回來投票”言論的時間相隔很短,但看看網絡留言,兩人的回應也無法達到“止血”效果,被阿末扎希“傷害”情感而“出血”的民眾,依然憤憤不平。

當然,從現實角度來看,網友的憤慨留言不能全然代表該政治人物選區的選票。該名政治人物是否中選、執政或擔任部長,還是回到最基本:這一屆大選是否可以中選。所以,政治人物說話有時候會劍走偏鋒,說一些觸碰某一特定族群(不限種族)的話,來撈取曝光率和認同感。

你罵歸你罵,我繼續講繼續爽,只要我“服務”選區的投票大爺繼續投票給我就好。這裡形成了一個怪圈,很多人只是停留在“我生氣”階段,而不想一想除了投票還可以做什么。

我堅持回來投票可以表達不滿,甚至有人認為我投廢票就是表達不滿(不然你們為什么這么生氣我投廢票,那不是我的權利嗎?)我更期望在堅持回鄉投票之余,還可以多做點什么。有思考、有想法,雖不一定對,但這代表了選民的進步。望諸君共勉之。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