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來選民靜得出奇 民調中心:城鄉區投票傾向難測 | 中国报 ChinaPress

馬來選民靜得出奇 民調中心:城鄉區投票傾向難測

希盟週一(16日)晚在霹州安順舉辦“啟動希盟競選行動室及座談會”,現場萬人空巷。(圖由民主行動黨提供)
希盟週一(16日)晚在霹州安順舉辦“啟動希盟競選行動室及座談會”,現場萬人空巷。(圖由民主行動黨提供)
令希盟感到鼓舞的是,前來支持的不僅是華裔,現場也可見許多馬來和印裔同胞。(圖由民主行動黨提供)
令希盟感到鼓舞的是,前來支持的不僅是華裔,現場也可見許多馬來和印裔同胞。(圖由民主行動黨提供)

20180418fk61b-noresize



獨家報導:徐健華

(吉隆坡17日訊)政治分析員預計,本屆全國大選的222個國會選區中,約117個以馬來選民扮演舉足輕重角色的城鄉選區,將主宰朝野入主布城的命運,但截至目前,卻罕見的無法得知馬來選民的投票傾向。

城鄉選民一向忠心耿耿

他們認為,朝野政黨目前也沒有把握能夠掌握多少馬來選票,因他們的投票情緒與華人選民不相似,甚至認為投票屬于秘密;唯有等到開票當天,才知道他們究竟把手中一票投給哪個政黨。

不過,這種情況僅限于城鄉的馬來選民;住在城市的馬來選民因接觸到的資訊比較多,可能會延續上屆的反風,把票投給反對黨。

Ilham Centre民調中心總執行長希桑慕丁接受《中國報》記者電訪時說,這是他們首次無法在解散國會后,即可知道馬來選民的投票傾向,因該中心走訪多個城鄉選區與選民交流后,仍無法得知他們會在大選中把票投給國陣或希望聯盟。

他說,儘管國家過去發生一馬發展公司、聯邦土地局和朝聖基金局醜聞,但這些影響層面都不大,反而是生活費高漲導致錢不夠用,造成一些城鄉馬來區出現了不滿的情緒。

“不過,這些都未必能夠轉化為選票,畢竟城鄉馬來選民一直來都對巫統或國陣忠心耿耿。能夠確定的是,一些生活在城市的馬來選民,在大選中或將延續上屆的反風,繼續投反對黨一票。”

詢及為何會出現無法捉摸馬來選民投票傾向的問題時,希桑慕丁分析說,這可能是馬來選民需要進一步觀察朝野候選人名單,而不會像上屆一樣,公開討論投票傾向。

希桑慕丁
希桑慕丁
阿茲哈
阿茲哈

希桑慕丁:鄉區未有跡象
城市掀馬來海嘯

Ilham Centre民調中心總執行長希桑慕丁指出,希盟所謂的“馬來海嘯”的確存在,但僅限于城市選區,一些位處城鄉的選區,基本上還未看到有海嘯的跡象。

他說,希盟領袖不斷發表“馬來海嘯”言論,旨在維持華裔選民繼續支持希盟,再從國陣中奪走上屆投給國陣的約15%馬來選票,即可入主布城。

希桑慕丁接受《中國報》訪問時,針對反對黨陣營經常掛在口中的“馬來海嘯”是否已成形,發表看法。

“基本上,希盟不需要等到馬來海嘯出現才有望執政中央,他們只需要從上屆國陣支持者中獲得超過15%的選票,就可以入主布城,但目前還未看到這種情景。”

有待觀察

詢及馬來墾殖民會否繼續成為國陣主要票倉時,希桑慕丁直言:“這是肯定的,因為目前在墾殖民區基本上都無法感受到反風吹起。雖有一些墾殖民出席希盟舉辦的講座會,但這未必能夠化為選票,情況還有待觀察。”

敦馬影響力
或遭伊黨分化

希桑慕丁認為,前首相敦馬哈迪的影響力僅局限在北馬一帶,特別是馬哈迪的家鄉吉打,但這可能會被伊斯蘭黨候選人分化選票。

“伊黨在大選預料競選超過100個國會議席,但這政黨目前僅在東海岸、吉打中部和霹靂北部具有一定的影響,至于其他州屬預料只是陪跑。”

他說,馬哈迪拜相約22年,因此在家鄉吉打州一帶,特別是古邦巴素具有一定影響力,這可帶動當地馬來選民給予反對黨支持。

他補充,希盟在東海岸預料也無法抵擋伊黨的勢力,若能夠奪下數個選區,也因馬哈迪的影響所致。

此外,希桑慕丁說,國陣在選區重劃后和一馬人民援助金加碼后,已佔據不少優勢,馬哈迪的影響力應該還不至于帶動所有選民支持希盟。

城鄉馬來人非造王者

儘管有指城鄉的馬來選民將主宰朝野政黨入主布城的命運,但政治分析員阿茲哈認為,這批選民並非大選的造王者。

他說,由于還有約40%介于21至40歲的青年選民,所以城鄉的馬來選民只是佔據較少,但影響力則大。

“不少在城市生活的年輕選民在投票日當天回到家鄉投票,相信這或許會影響城鄉馬來選民,特別是年長的選民投票傾向,因此目前還無法斷定這些選區的選民投票傾向。”

他認為,目前有3個因素或許導致馬來選民把票投給反對黨,即馬哈迪的影響力、生活費高漲和開始接觸到一馬發展公司等機構的醜聞。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