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选民静得出奇 民调中心:城乡区投票倾向难测 | 中国报 China Press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

马来选民静得出奇 民调中心:城乡区投票倾向难测

希盟週一(16日)晚在霹州安順舉辦“啟動希盟競選行動室及座談會”,現場萬人空巷。(圖由民主行動黨提供)
希盟周一(16日)晚在霹州安顺举办“启动希盟竞选行动室及座谈会”,现场万人空巷。(图由民主行动党提供)
令希盟感到鼓舞的是,前來支持的不僅是華裔,現場也可見許多馬來和印裔同胞。(圖由民主行動黨提供)
令希盟感到鼓舞的是,前来支持的不仅是华裔,现场也可见许多马来和印裔同胞。(图由民主行动党提供)

20180418fk61b-noresize



独家报导:徐健华

(吉隆坡17日讯)政治分析员预计,本届全国大选的222个国会选区中,约117个以马来选民扮演举足轻重角色的城乡选区,将主宰朝野入主布城的命运,但截至目前,却罕见的无法得知马来选民的投票倾向。

城乡选民一向忠心耿耿

他们认为,朝野政党目前也没有把握能够掌握多少马来选票,因他们的投票情绪与华人选民不相似,甚至认为投票属于秘密;唯有等到开票当天,才知道他们究竟把手中一票投给哪个政党。

不过,这种情况仅限于城乡的马来选民;住在城市的马来选民因接触到的资讯比较多,可能会延续上届的反风,把票投给反对党。

Ilham Centre民调中心总执行长希桑慕丁接受《中国报》记者电访时说,这是他们首次无法在解散国会后,即可知道马来选民的投票倾向,因该中心走访多个城乡选区与选民交流后,仍无法得知他们会在大选中把票投给国阵或希望联盟。

他说,尽管国家过去发生一马发展公司、联邦土地局和朝圣基金局丑闻,但这些影响层面都不大,反而是生活费高涨导致钱不够用,造成一些城乡马来区出现了不满的情绪。

“不过,这些都未必能够转化为选票,毕竟城乡马来选民一直来都对巫统或国阵忠心耿耿。能够确定的是,一些生活在城市的马来选民,在大选中或将延续上届的反风,继续投反对党一票。”

询及为何会出现无法捉摸马来选民投票倾向的问题时,希桑慕丁分析说,这可能是马来选民需要进一步观察朝野候选人名单,而不会像上届一样,公开讨论投票倾向。

希桑慕丁
希桑慕丁
阿茲哈
阿兹哈

希桑慕丁:乡区未有迹象
城市掀马来海啸

Ilham Centre民调中心总执行长希桑慕丁指出,希盟所谓的“马来海啸”的确存在,但仅限于城市选区,一些位处城乡的选区,基本上还未看到有海啸的迹象。

他说,希盟领袖不断发表“马来海啸”言论,旨在维持华裔选民继续支持希盟,再从国阵中夺走上届投给国阵的约15%马来选票,即可入主布城。

希桑慕丁接受《中国报》访问时,针对反对党阵营经常挂在口中的“马来海啸”是否已成形,发表看法。

“基本上,希盟不需要等到马来海啸出现才有望执政中央,他们只需要从上届国阵支持者中获得超过15%的选票,就可以入主布城,但目前还未看到这种情景。”

有待观察

询及马来垦殖民会否继续成为国阵主要票仓时,希桑慕丁直言:“这是肯定的,因为目前在垦殖民区基本上都无法感受到反风吹起。虽有一些垦殖民出席希盟举办的讲座会,但这未必能够化为选票,情况还有待观察。”

敦马影响力
或遭伊党分化

希桑慕丁认为,前首相敦马哈迪的影响力仅局限在北马一带,特别是马哈迪的家乡吉打,但这可能会被伊斯兰党候选人分化选票。

“伊党在大选预料竞选超过100个国会议席,但这政党目前仅在东海岸、吉打中部和霹雳北部具有一定的影响,至于其他州属预料只是陪跑。”

他说,马哈迪拜相约22年,因此在家乡吉打州一带,特别是古邦巴素具有一定影响力,这可带动当地马来选民给予反对党支持。

他补充,希盟在东海岸预料也无法抵挡伊党的势力,若能够夺下数个选区,也因马哈迪的影响所致。

此外,希桑慕丁说,国阵在选区重划后和一马人民援助金加码后,已占据不少优势,马哈迪的影响力应该还不至于带动所有选民支持希盟。

城乡马来人非造王者

尽管有指城乡的马来选民将主宰朝野政党入主布城的命运,但政治分析员阿兹哈认为,这批选民并非大选的造王者。

他说,由于还有约40%介于21至40岁的青年选民,所以城乡的马来选民只是占据较少,但影响力则大。

“不少在城市生活的年轻选民在投票日当天回到家乡投票,相信这或许会影响城乡马来选民,特别是年长的选民投票倾向,因此目前还无法断定这些选区的选民投票倾向。”

他认为,目前有3个因素或许导致马来选民把票投给反对党,即马哈迪的影响力、生活费高涨和开始接触到一马发展公司等机构的丑闻。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