肾病哮喘 生活拮据 独居长者盼获施援 | 中国报 China Press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

肾病哮喘 生活拮据 独居长者盼获施援

左圖:為節省費用,李福成選擇在家自行注射補針。 李福成健康欠佳,放棄在樓上房間休息,把“房間”搬到客廳。
左图:为节省费用,李福成选择在家自行注射补针。
李福成健康欠佳,放弃在楼上房间休息,把“房间”搬到客厅。

独家报导:曾欣艳



(吉隆坡28日讯)患有多年肾病的66岁独居长者,近年来祸不单行,不仅肺部进水,更患上气喘病,医药费暴增,让生活雪上加霜,故希望民众伸出援手,让他每月获得300至500令吉资助,以专心养病。

李福成在患有肾病头5年原是洗水(腹膜透析),如今变成需要洗血(血液透析),每天4次。

他每天开着老爷车,从蕉赖皇冠城开车前往双溪龙洗肾中心洗肾。

他说,除了每天洗血4次,每周还必须注射3支红血球生成素(俗称补针),以及每3个月验血一次。

他说,虽社险机构逾5万令吉赔偿补贴洗肾费用,但补贴有限,相隔数月,他还是会收到账单,要求支付逾2000令吉的欠款。

一月注射12补针

李福成接受《中国报》访问时说,补针补贴的最高限额为8支,但一个月需注射12支,这意味着他必须承担其余4支的费用。

基于洗肾中心一支补针费为60令吉,为省下费用,他选择到药剂店购买20令吉的补针,而每次抽血费用则是150令吉。

如今,他每月需支付650令吉租金及750令吉伙食费,每年还必须支付数千令吉涵括洗肾、补针及验血费用。

李福成透露,他目前每月获福利局300令吉补贴及亲人500令吉资助,另每年获1200令吉一马人民援助金及无拉港州议员服务中心的3000令吉资助。

他强调,即便有这些补贴,加上自己带团,赚取不稳定及最高仅1000令吉的微薄薪水,唯这些仍不足以支付医药及生活费。

肺进水激瘦

自患上肾病被迫洗肾后,李福成生活从此陷入困境,到了2016年,他又被诊断出肺进水。

“医生原定动手术,但超声波结果显示,肺与心脏距离太近,仅0.03公分差距,最终决定不开刀,需自己调养。”

他说,因肺进水,整个治疗下来,其体重从原来58公斤左右激瘦至如今40公斤,且还患上哮喘,走几步路就开始喘气。

虽李福成与离婚前妻育有1名30岁儿子,唯儿子目前在独中执教,身为体育老师的儿子除了上课,还需带团比赛,生活忙碌。

他说,孩子收入约3000令吉,除去车贷及租金,所剩无几,故没给他家用,而他考量到洗肾方便,因此也不打算搬去与孩子同住。

他希望获善心人士捐款,让他不必为生活操劳,导致进一步加重病情。

“医生建议我要多休息、每天不能喝超过500毫升的水及饮食少盐。”

20171221fb56c-noresize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