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勢堂‧不需要活得像誰?我是我

今天來做客《架勢堂》的是台灣人氣插畫家楊承霖(Cherng)、大馬劇場導演張偉來,還有動物管理員阿菲沙禮爾(Alpiesyahril Anewar)、依諾斯(Enos B. Jeoffry),如此眾“聲”雲集,全因每年4月27日是他們口中的大日子,這日子就叫著“世界貘日”(World Tapir Day),也就是極度神秘的大馬國寶級動物馬來貘!

特約:子若

圖:張智玟、受訪者提供

今日登場

楊承霖(Cherng)/張偉來/阿菲沙禮爾(Alpiesyahril Anewar)/依諾斯(Enos B. Jeoffry)

馬來貘是獨居的動物,加上屬於中大型哺乳動物,因此需要相當寬的居住範圍。

同是黑白配 馬來貘獨憔悴

在黑白配的動物裡面,馬來貘最可憐,同色不同命。熊貓很尊貴,是可以搭飛機到處飛的外交大使;乳牛也很有價,大家爭著喝牛奶;馬來貘卻是瀕臨滅種的動物,全球剩下不到3000隻。

今年427世界貘日兩天后的星期日,我在吉隆坡表演藝術中心(KLPAC)觀賞了由張偉來執導的《風媒花與神獸》,劇名中的“神獸”,就是大馬國寶級動物在中國古代的名稱,現代人調皮地叫牠“四不像”,牠什麼都像卻又什麼都不像,這到底是何方神聖?

在劇裡,出現了這一段旁白:“牠鼻子像大象、鼻孔像豬、尾巴像牛、腿像老虎。這個像,那個又像,卻又什麼都不像。”舞台出現了一隻黑白相間的動物,明白了,這四不像就是馬來貘(學名:Tapirus Indicus),馬來貘就是四不像!

張偉來以舞台劇《風媒花與神獸》,述說華族先輩下南洋謀生,以及在大馬落地生根的心路歷程。

游走故鄉異鄉之間

馬來貘不只神秘,還很神奇,牠小時候是橫條虛線,有一點像斑馬;長大后又變成一半黑一半白,也有人誤認為食蟻獸!

此劇導演張偉來在接受《架勢堂》訪問時說道,《風媒花與神獸》這個劇名是由編劇陳頭頭想的,“當初,她提出‘風媒花 ’和‘四不像’來象徵‘舊南洋’與‘新南洋’,基本上,關于四不像的說法,我很喜歡,但我們卻不想那麼直接,因此,採用了中國古書裡對四不像的稱呼,那就是神獸。”

此劇敘述的是華人從中國下南洋的過程,以及在大馬落地生根的心路,導演與編劇決定以神獸來象徵新南洋,“那是因為牠的存在就像傳說中充滿謎樣身世,而人們又戲謔成其為四不像、五不像。”

以外在長相作為切入點,馬來貘始終獨立于傳統認知之外,是一個找不到對應關係、無法對號入座的混血存在,而劇中的角色亦是在他鄉與故鄉間游走,“在故鄉像個異鄉人,在異鄉終究也是個異鄉人,什麼都不是,也什麼都不像,不像原鄉人,也不像異鄉人。”

旁白繼續,傳來的卻是神獸落入現代以后的困頓之境:“在黑白配的動物裡面,馬來貘最可憐,同色不同命。熊貓很尊貴,是可以搭飛機到處飛的外交大使;乳牛也很有價,大家爭著喝牛奶;馬來貘卻是瀕臨滅種的動物,全球剩下不到3000隻。”

牠很珍貴卻得不到人們的關注,慶幸的是,這個世界貘日裡並非意味末日,曾經的神獸被搬進了劇場,以藝術的形式出現在大家的眼前;我邊看邊聽也邊想到了去年年杪,與台灣人氣插畫家楊承霖(Cherng)前往坐落在雪州雙溪杜順的野生動物保留區(Sungai Dusun Wildlife Reserve),探訪馬來貘保育中心(Malay Tapir Conservation Centre,MTCC)的情景,歷歷在目,事事在心。

動起來,向前跑!台灣人氣插畫家Cherng號召天下的貘粉,參加即臨的黑白主題路跑!(此圖取自Cherng面子書)

此貘非彼貘 因為不像各有創意

假如你是Cherng面子書裡百萬粉絲中的其中一員,自然就懂他跟馬來貘的情深緣重。在其畫筆下的馬來貘,走出鮮為人所熟悉的深林綠地,或被圍起來的動物園,躍然紙上、掛在面子書裡,以風趣幽默形象示人,俘虜百萬顆驛動的心。

實際上,Cherng的馬來貘與張偉來劇裡的馬來貘有著截然不同的定義,前者是有時代感的擬人化角色,后者則象徵著一個世代人的角色。不是說了馬來貘四不像嗎?牠在藝術創作者手裡、眼裡、心裡自然有著無限想像空間,跳出既有框框,賦予牠看見與看不見、說得出與說不出的千變萬化,時而嚴肅時而可愛時而如何,有你也由你來決定!

然而,不管在書裡、網絡世界裡,抑或劇裡如何闡述,人們終究要回到現實世界裡探索牠的存在。在大馬這片土地上,牠們過著怎樣的生活?去年年杪,某一個天氣明朗的清早,Cherng跟所屬華研國際音樂的同事們,連同《中國報》編輯、採訪員一行人,浩浩蕩蕩,從吉隆坡出發到馬來貘的家登門拜訪。

迎接我們的有雪州野生動物保護局主任阿都拉欣(Abd. Rahim bin Othman),與前任雪州行政議員黃潔冰。當然,還有不能沒有的馬來貘守護者——阿菲沙禮爾(Alfiesyaharil Anewar bin Ahmad)、依諾斯(Enos B. Jeoffry),這兩人是園區裡其中兩位動物管理員,重責大任是照顧園區內受保護的馬來貘之起居飲食。

阿菲沙禮爾(左)和依諾斯跟馬來貘在一起久了,自然摸出一套相處之道,也對牠們讚許有嘉。

天生大近視 聽覺嗅覺最敏銳

在我們造訪那天,有三隻馬來貘被飼養在兩個大大的圍欄裡,牠們都是一家人,父親Junior獨居在一個圍欄,母子Peradong與Molek則同住在另一個圍欄。目前,Junior的歲數是10歲10個月,由于母親從野外營救回來中心,因此根據其體積的大小,推斷已有11歲8個月,至于孩子Molek則是1歲5個月大。

據阿菲沙禮爾和依諾斯指出,雌雄馬來貘只有在交配季節,才會生活在一起,而小馬來貘在出世后的8個月裡,都會跟隨著母親,一旦斷奶就可以分開生活了。在我們到訪之際,牠們都是暫時住在此保育中心,最近再次聯繫時,得知Molek被國家動物院借去,父母親繼續留在保育中心。

聞到“風險”,生人勿近

環顧四周,當時一個圍欄就只住著一隻馬來貘,他們透露,一般上,在深山野嶺裡生活的馬來貘,都擁有廣大的領域,活動範圍最長的直徑約30公尺。若是走進與保育中心毗鄰的大林裡,他們是依靠腳印和排泄物,追找自己的蹤跡。

他們說,想要在林裡找到馬來貘並不容易,蓋因牠們那長長的鼻子,擁有非常敏銳的嗅覺,不只是用來尋找食物,還可以聞到“風險”,“牠們遠遠就可嗅到陌生人靠近,一旦感覺到有危險,就會立即離開。”

“此外,即使牠們身處于我們不遠處,我們也很難發現到牠們的。”牠們總是靜悄悄地來去,並且擅長于隱藏在林間深處,“所以,牠們算是一種聰明的動物嗎?”他們想了一想,然后答道:“嗯,整體而言,說牠們很聰明也不一定哦,因為牠們也會誤入陷阱,但是,從躲避天敵與人類的能力,還算是相當有智慧的。”

由于在寂靜的森林裡過著孤僻且獨居的生活,牠們並不擅長與其他生物“交流”,“因此,一旦有人趨近觸摸牠,牠會感到害怕,即使在林裡,只要一聽見老虎的吼叫聲,就會馬上拔腿而跑,即刻逃離現場,跑的速度非常快。”由于牠們天生是個“大近視”動物,因此,除了嗅覺,聽覺也是馬來貘的強項之一。

此外,牠們活動的時間多半落在晚上,因此被人們歸類為偏向夜行性的動物。他們說,每逢到了夜暮低垂時,馬來貘都會紛紛發出高頻率的洪亮聲音,與其他馬來貘溝通,“這是牠們獨有的聲音,我們模仿不出來啦!”

在阿菲沙禮爾與依諾斯的“傾囊相授”下,第一次與現實版馬來貘接觸的Cherng,學到了餵食馬來貘的技巧,他可以當動物飼養員了耶!

個性溫馴食量大

提及馬來貘的生活習慣,“若是在保育中心裡,我們都會在清早時刻,給牠們分發葉子作為食物,馬來貘是素食動物,愛吃植物的嫩枝芽、樹葉、水果等等,我們把葉子束成一捆一捆,吊掛在圍籬上,馬來貘會主動的去食用。”

據知,馬來貘的食性很廣,在這裡,牠們通常可以吃到菠蘿蜜葉、Ara Kelempong葉、Senduduk葉等植物,還有木瓜、香蕉等水果,以及番薯、沙葛等等“美味佳餚”。

牠們的食量相當大,身處在保育中心期間,他們以馬來貘體重作為標準,“即是體重的10%,若是300公斤的馬來貘,就給牠30公斤的食物量。”依我們當天所看到的三隻馬來貘,兩隻成年的雌與雄馬來貘,體重約310公斤,小馬來貘則是150公斤,剛出世的牠們的體重也介于9公斤至11公斤,所以,馬來貘被歸類于中大型哺乳動物,這也是為何每隻馬來貘需要較大的活動空間。

至于馬來貘的性格是否如Cherng筆下般頹廢與懶散呢?他倆要為馬來貘平反,任何一種動物在限定的範圍裡活動,“自然什麼都做不了呀,就好像在動物院裡的動物,哪怕是人類長期被限制在屋裡,也會變得懶散的。”

生命狀態受環境影響,馬來貘的壽命同樣取決于環境。當我們的話題轉到牠們的平均壽命時,他們指出,若是在森林裡生活的馬來貘,其平均壽命是卅多年;一旦因著棲身之所縮小、食物短缺,被迫“離家出走”后,壽命就變得更短了。

“牠們可以出走到附近的甘榜,隨時面對被汽車撞到的意外,也可能遭受蛇的攻擊。”他們就曾經有過一段有驚無險的經歷,“當時,有一隻被迫離開家園的馬來貘,誤闖入村民居住地的汽車維修中心,結果,不小心被困在裡頭,在接到村民的通知后,我們馬上去把牠營救出來。”

在整個過程中,他們說,不見馬來貘有太大的反抗動作,說明牠們也是一種溫順的動物,根據他們的經歷,馬來貘也算是很好照顧的動物。

427“世界貘日”瞭解大馬國寶馬來貘,是身為大馬人都該做的事。

號召全球貘粉 台北開跑!

在兩位動物管理員的協助下,Cherng也嘗試餵食在現場的馬來貘,在“努力學習”后,他餵得得心應手,最終他還對兩位動物管理說:“我有資格在這裡當工作人員了!”他們也迅速回答:“好吧,你就來應徵吧!”

這趟馬來貘家鄉拜訪之旅,在滿滿的收穫與歡笑中結束,在回到台灣一段日子以后,近日Cherng在面子書上號召全球第一場黑白主題路跑,首度將筆下明星角色“來貘”與路跑作跨領域結合,召集天下的貘粉們,在今年10月6日在台北開跑!

他寫道:“為了吃更多而運動的‘來貘精神’,奔跑起來必意外靈活Q彈,散發黑白時髦的運動精神。”他繼續粉幽默地說:“3公里對熱愛懶散的貘粉來說可能有點吃力,所以跑完乾脆一起就地坐下休息吧!”

從插畫家不斷給來貘注入新形象、新動向,發揮新世紀的新功能,再回想張偉來在劇裡所闡述的“馬來貘不是熊貓、乳牛、斑馬、食蟻獸,牠跟誰都不像,牠最像牠自己”,從馬來貘身上,人們或許可以體悟到:“不管在哪個時代做哪個世代的人,活著,就是要活得像自己,你就是你!”

市场脉搏
更多
看影音热议更多
健康点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