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势堂‧不需要活得像谁?我是我

今天来做客《架势堂》的是台湾人气插画家杨承霖(Cherng)、大马剧场导演张伟来,还有动物管理员阿菲沙礼尔(Alpiesyahril Anewar)、依诺斯(Enos B. Jeoffry),如此众“声”云集,全因每年4月27日是他们口中的大日子,这日子就叫着“世界貘日”(World Tapir Day),也就是极度神秘的大马国宝级动物马来貘!

特约:子若

图:张智玟、受访者提供

今日登场

杨承霖(Cherng)/张伟来/阿菲沙礼尔(Alpiesyahril Anewar)/依诺斯(Enos B. Jeoffry)

马来貘是独居的动物,加上属于中大型哺乳动物,因此需要相当宽的居住范围。

同是黑白配 马来貘独憔悴

在黑白配的动物里面,马来貘最可怜,同色不同命。熊猫很尊贵,是可以搭飞机到处飞的外交大使;乳牛也很有价,大家争着喝牛奶;马来貘却是濒临灭种的动物,全球剩下不到3000只。

今年427世界貘日两天后的星期日,我在吉隆坡表演艺术中心(KLPAC)观赏了由张伟来执导的《风媒花与神兽》,剧名中的“神兽”,就是大马国宝级动物在中国古代的名称,现代人调皮地叫牠“四不像”,牠什么都像却又什么都不像,这到底是何方神圣?

在剧里,出现了这一段旁白:“牠鼻子像大象、鼻孔像猪、尾巴像牛、腿像老虎。这个像,那个又像,却又什么都不像。”舞台出现了一只黑白相间的动物,明白了,这四不像就是马来貘(学名:Tapirus Indicus),马来貘就是四不像!

张伟来以舞台剧《风媒花与神兽》,述说华族先辈下南洋谋生,以及在大马落地生根的心路历程。

游走故乡异乡之间

马来貘不只神秘,还很神奇,牠小时候是横条虚线,有一点像斑马;长大后又变成一半黑一半白,也有人误认为食蚁兽!

此剧导演张伟来在接受《架势堂》访问时说道,《风媒花与神兽》这个剧名是由编剧陈头头想的,“当初,她提出‘风媒花 ’和‘四不像’来象征‘旧南洋’与‘新南洋’,基本上,关于四不像的说法,我很喜欢,但我们却不想那么直接,因此,采用了中国古书里对四不像的称呼,那就是神兽。”

此剧叙述的是华人从中国下南洋的过程,以及在大马落地生根的心路,导演与编剧决定以神兽来象征新南洋,“那是因为牠的存在就像传说中充满谜样身世,而人们又戏谑成其为四不像、五不像。”

以外在长相作为切入点,马来貘始终独立于传统认知之外,是一个找不到对应关系、无法对号入座的混血存在,而剧中的角色亦是在他乡与故乡间游走,“在故乡像个异乡人,在异乡终究也是个异乡人,什么都不是,也什么都不像,不像原乡人,也不像异乡人。”

旁白继续,传来的却是神兽落入现代以后的困顿之境:“在黑白配的动物里面,马来貘最可怜,同色不同命。熊猫很尊贵,是可以搭飞机到处飞的外交大使;乳牛也很有价,大家争着喝牛奶;马来貘却是濒临灭种的动物,全球剩下不到3000只。”

牠很珍贵却得不到人们的关注,庆幸的是,这个世界貘日里并非意味末日,曾经的神兽被搬进了剧场,以艺术的形式出现在大家的眼前;我边看边听也边想到了去年年杪,与台湾人气插画家杨承霖(Cherng)前往坐落在雪州双溪杜顺的野生动物保留区(Sungai Dusun Wildlife Reserve),探访马来貘保育中心(Malay Tapir Conservation Centre,MTCC)的情景,历历在目,事事在心。

动起来,向前跑!台湾人气插画家Cherng号召天下的貘粉,参加即临的黑白主题路跑!(此图取自Cherng面子书)

此貘非彼貘 因为不像各有创意

假如你是Cherng面子书里百万粉丝中的其中一员,自然就懂他跟马来貘的情深缘重。在其画笔下的马来貘,走出鲜为人所熟悉的深林绿地,或被围起来的动物园,跃然纸上、挂在面子书里,以风趣幽默形象示人,俘虏百万颗驿动的心。

实际上,Cherng的马来貘与张伟来剧里的马来貘有着截然不同的定义,前者是有时代感的拟人化角色,后者则象征著一个世代人的角色。不是说了马来貘四不像吗?牠在艺术创作者手里、眼里、心里自然有着无限想像空间,跳出既有框框,赋予牠看见与看不见、说得出与说不出的千变万化,时而严肃时而可爱时而如何,有你也由你来决定!

然而,不管在书里、网络世界里,抑或剧里如何阐述,人们终究要回到现实世界里探索牠的存在。在大马这片土地上,牠们过著怎样的生活?去年年杪,某一个天气明朗的清早,Cherng跟所属华研国际音乐的同事们,连同《中国报》编辑、采访员一行人,浩浩荡荡,从吉隆坡出发到马来貘的家登门拜访。

迎接我们的有雪州野生动物保护局主任阿都拉欣(Abd. Rahim bin Othman),与前任雪州行政议员黄洁冰。当然,还有不能没有的马来貘守护者——阿菲沙礼尔(Alfiesyaharil Anewar bin Ahmad)、依诺斯(Enos B. Jeoffry),这两人是园区里其中两位动物管理员,重责大任是照顾园区内受保护的马来貘之起居饮食。

阿菲沙礼尔(左)和依诺斯跟马来貘在一起久了,自然摸出一套相处之道,也对牠们赞许有嘉。

天生大近视 听觉嗅觉最敏锐

在我们造访那天,有三只马来貘被饲养在两个大大的围栏里,牠们都是一家人,父亲Junior独居在一个围栏,母子Peradong与Molek则同住在另一个围栏。目前,Junior的岁数是10岁10个月,由于母亲从野外营救回来中心,因此根据其体积的大小,推断已有11岁8个月,至于孩子Molek则是1岁5个月大。

据阿菲沙礼尔和依诺斯指出,雌雄马来貘只有在交配季节,才会生活在一起,而小马来貘在出世后的8个月里,都会跟随着母亲,一旦断奶就可以分开生活了。在我们到访之际,牠们都是暂时住在此保育中心,最近再次联系时,得知Molek被国家动物院借去,父母亲继续留在保育中心。

闻到“风险”,生人勿近

环顾四周,当时一个围栏就只住着一只马来貘,他们透露,一般上,在深山野岭里生活的马来貘,都拥有广大的领域,活动范围最长的直径约30公尺。若是走进与保育中心毗邻的大林里,他们是依靠脚印和排泄物,追找自己的踪迹。

他们说,想要在林里找到马来貘并不容易,盖因牠们那长长的鼻子,拥有非常敏锐的嗅觉,不只是用来寻找食物,还可以闻到“风险”,“牠们远远就可嗅到陌生人靠近,一旦感觉到有危险,就会立即离开。”

“此外,即使牠们身处于我们不远处,我们也很难发现到牠们的。”牠们总是静悄悄地来去,并且擅长于隐藏在林间深处,“所以,牠们算是一种聪明的动物吗?”他们想了一想,然后答道:“嗯,整体而言,说牠们很聪明也不一定哦,因为牠们也会误入陷阱,但是,从躲避天敌与人类的能力,还算是相当有智慧的。”

由于在寂静的森林里过著孤僻且独居的生活,牠们并不擅长与其他生物“交流”,“因此,一旦有人趋近触摸牠,牠会感到害怕,即使在林里,只要一听见老虎的吼叫声,就会马上拔腿而跑,即刻逃离现场,跑的速度非常快。”由于牠们天生是个“大近视”动物,因此,除了嗅觉,听觉也是马来貘的强项之一。

此外,牠们活动的时间多半落在晚上,因此被人们归类为偏向夜行性的动物。他们说,每逢到了夜暮低垂时,马来貘都会纷纷发出高频率的洪亮声音,与其他马来貘沟通,“这是牠们独有的声音,我们模仿不出来啦!”

在阿菲沙礼尔与依诺斯的“倾囊相授”下,第一次与现实版马来貘接触的Cherng,学到了喂食马来貘的技巧,他可以当动物饲养员了耶!

个性温驯食量大

提及马来貘的生活习惯,“若是在保育中心里,我们都会在清早时刻,给牠们分发叶子作为食物,马来貘是素食动物,爱吃植物的嫩枝芽、树叶、水果等等,我们把叶子束成一捆一捆,吊挂在围篱上,马来貘会主动的去食用。”

据知,马来貘的食性很广,在这里,牠们通常可以吃到菠萝蜜叶、Ara Kelempong叶、Senduduk叶等植物,还有木瓜、香蕉等水果,以及番薯、沙葛等等“美味佳肴”。

牠们的食量相当大,身处在保育中心期间,他们以马来貘体重作为标准,“即是体重的10%,若是300公斤的马来貘,就给牠30公斤的食物量。”依我们当天所看到的三只马来貘,两只成年的雌与雄马来貘,体重约310公斤,小马来貘则是150公斤,刚出世的牠们的体重也介于9公斤至11公斤,所以,马来貘被归类于中大型哺乳动物,这也是为何每只马来貘需要较大的活动空间。

至于马来貘的性格是否如Cherng笔下般颓废与懒散呢?他俩要为马来貘平反,任何一种动物在限定的范围里活动,“自然什么都做不了呀,就好像在动物院里的动物,哪怕是人类长期被限制在屋里,也会变得懒散的。”

生命状态受环境影响,马来貘的寿命同样取决于环境。当我们的话题转到牠们的平均寿命时,他们指出,若是在森林里生活的马来貘,其平均寿命是卅多年;一旦因着栖身之所缩小、食物短缺,被迫“离家出走”后,寿命就变得更短了。

“牠们可以出走到附近的甘榜,随时面对被汽车撞到的意外,也可能遭受蛇的攻击。”他们就曾经有过一段有惊无险的经历,“当时,有一只被迫离开家园的马来貘,误闯入村民居住地的汽车维修中心,结果,不小心被困在里头,在接到村民的通知后,我们马上去把牠营救出来。”

在整个过程中,他们说,不见马来貘有太大的反抗动作,说明牠们也是一种温顺的动物,根据他们的经历,马来貘也算是很好照顾的动物。

427“世界貘日”了解大马国宝马来貘,是身为大马人都该做的事。

号召全球貘粉 台北开跑!

在两位动物管理员的协助下,Cherng也尝试喂食在现场的马来貘,在“努力学习”后,他喂得得心应手,最终他还对两位动物管理说:“我有资格在这里当工作人员了!”他们也迅速回答:“好吧,你就来应征吧!”

这趟马来貘家乡拜访之旅,在满满的收获与欢笑中结束,在回到台湾一段日子以后,近日Cherng在面子书上号召全球第一场黑白主题路跑,首度将笔下明星角色“来貘”与路跑作跨领域结合,召集天下的貘粉们,在今年10月6日在台北开跑!

他写道:“为了吃更多而运动的‘来貘精神’,奔跑起来必意外灵活Q弹,散发黑白时髦的运动精神。”他继续粉幽默地说:“3公里对热爱懒散的貘粉来说可能有点吃力,所以跑完干脆一起就地坐下休息吧!”

从插画家不断给来貘注入新形象、新动向,发挥新世纪的新功能,再回想张伟来在剧里所阐述的“马来貘不是熊猫、乳牛、斑马、食蚁兽,牠跟谁都不像,牠最像牠自己”,从马来貘身上,人们或许可以体悟到:“不管在哪个时代做哪个世代的人,活着,就是要活得像自己,你就是你!”

市场脉搏
更多
看影音热议更多
健康点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