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德和:写意写——启航古典乐 | 中国报 China Press

赵德和:写意写——启航古典乐

音樂家帕迪希亞柯巴琴斯卡亞
音乐家帕迪希亚柯巴琴斯卡亚

“古典音乐就像一艘船,每个人都站在船尾,望着过去种种美好,但就是没人敢走到船头,去看看即将到来的景象。”这句话纵然苛刻,但也绝非危言耸听。古典乐界的守旧与固执,音乐厅毫无新意的曲选,是导致古典乐死气沉沉的主要原因(例如:贝多芬/莫扎特序曲、柴可夫斯基小提琴协奏曲、舒曼交响曲),虽然这种现象的存在,很多时候是因票房号召力的考量使然,导致选曲范围狭窄。



但是帕也坦言,真正推动古典乐(也指现代古典作品)的任务,始终落在音乐家身上。许多音乐家也需为上述困境负最大责任,因为安于现状的态度,以及对学习新作品的怠惰,使得一场场的音乐会,沦为声音的再现(Reproducing)而已,这已不是艺术创作,而是博物院策展。

对她来说,音乐家背负著利用音乐反映当今世界的责任,但许多巡回演奏家对一些传统作品也没啥新意可说,这些近乎例行公事的巡演,形成了古典乐界的沉沉暮气。关于录音,她也承认,过去许多伟大录音能为音乐家提供取之不竭的灵感与启发,但她也指出唱片普及(今天的缓流服务更甚)局限了大众对许多熟悉作品再生的可能性,我们都被许多历史性、“经典”录音给约束了想像力。多少《哥德堡变奏曲》,被古尔德的影子掩盖了?

因为古典录音泛滥,每当帕决定灌录新唱片,无论是贝多芬或柴可夫斯基协奏曲这般传统曲目,还是冷门的现代作品,都是在她“有话要说”的动机下驱使的,也因为这样,她的录音总是充满惊喜与想像,须知在古典乐里“惊喜”并非常见,她不顺附一贯传统的诠释,就常被乐评人诟病,她也不以为然,我想她可能还会暗暗自喜一番。“大家都非常注重完美与光鲜表层,在台上,他们喜欢看见烘好了的蛋糕,一切事先准备好的完好无缺。而我是带材料上台才进行烘焙,我们需要接受可能失败的风险,我们需要差错,因为它会使我们再思考以及寻找出路。”

目前大众接受近代音乐的能力与量度仍有待改善,也许音乐家需要对大众接受新事物,新声音的能力抱更大信心吧!否则,我们的耳朵就只能安于聆听上世纪的音乐,却被今天许多新鲜的音乐给吓坏,这难道不是听力倒退迹象吗?这也是为何帕会与许多现代作曲家保持紧密合作的原因,极力推广现代音乐(艺术音乐),让大众听见一把把具有突破性的声音,如Heinz Holliger、Peter Eotvos、Michael Hersch、Gyorgy Kurtag和Jorge Sanchez-Chiong的作品等。这些极具前瞻性的音乐,需要领航人,帕可说是不二人选。“即使我已与世长辞,也不希望成为一个成品,我不要成为法力赛人,我依故是个异端,我要一辈子是个学生。”

近年来,她与许多较具冒险精神的乐团(如马勒室内乐团与圣保罗室内乐团等)演出许多综合舞台表演、影视媒介、电音与古典音乐的概念性演奏会,比如2016年的Bye Bye Beethoven音乐会,是帕以调侃与警惕古典乐界的守旧而办。乐团成员是以倒退方式步行入场,以“倒带”方式来演奏海顿的《告别》交响曲最后乐章,演奏贝多芬协奏曲时,舞台背景板以不察觉的速度往前移,逼使团员慢慢在混乱情况下离开舞台(或被舞台给吞噬?)以带出古典乐界自满的危机。有趣的是,往前移动的后台,真正是逼切来临的未来。

钢琴教师,音乐、电影与书籍的杂食动物,零嘴虽少吃但不否认该营养价值所在,偶尔藉健身来消除罪恶感。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