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我們單純的小美好》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中国报 ChinaPress

    《致我們單純的小美好》

    周光輝 坤成中學



    我們的開始並不夢幻。只不過是你不經意的雙手,悄悄撥動了我不標準的音弦,而響起了個從未聽過的聲響。這使我膽小的心臟因此亂了節拍,在不對的時間多跳了幾下,或少跳了幾下,而產生了許多新鮮陌生的體會。

    我多希望我們能像走到今天一般,即便步伐蹣跚也要走回過去。后來我才醒覺,時光從來都不是與我們並肩而行的,而是如背后靈般把你的過往侵蝕殆盡。或許是上天的憐憫,亦或是它惡意的挑釁,我們很難忘記。就像抹不去的紋身,一刀刀刻在你心中尚未崩塌的地方。那裡有你想忘記的、有你所眷戀的、有你不堪回首的、更有著很細小,卻散發著特異光彩的,讓你一旦觸碰就無法自拔……

    那是初二那年。你闖進了我的生命,而我也貿貿然跌進你的日常。我從來沒想過,這樣的你,有著足以撼動我心裡那座大山的力量。你的隻字片語,即可以為我降下一整夜的暴雨,亦可以讓我在寒冬開出一整片花海。所以,我淪陷了。就像意外落入陷阱的蟲子,在你用唾液織成的曖昧絲網中,無計可施。在近乎所有的老套劇情中,開頭總是好的,這是為了接下來將要發生的糾紛和不堪埋下伏筆。我在鍵盤上揮舞手指的日子雖然不算太長,但總該明白這既定的道理。然而,那朦朧的善意和溫暖,像是將沸未沸的毒藥,雖未能讓你神魂顛倒,卻在你嘗試湊近鼻頭時,染暈了你的視網膜。我不敢苟同“在愛情裡的人總是盲目的”這句俗語,因為我連這飄渺不清的溫度是什么都還沒摸透,又怎能自以為是的為它命名呢?

    我們的開始並不夢幻。只不過是你不經意的雙手,悄悄撥動了我不標準的音弦,而響起了個從未聽過的聲響。這使我膽小的心臟因此亂了節拍,在不對的時間多跳了幾下,或少跳了幾下,而產生了許多新鮮陌生的體會。可是這種感覺一點都不令人討厭,反而在時間忘記流走的某些時刻,擅自勾起了我的嘴角。並沒有誰特地說開始,我們誰也沒有把這朦朧的泡沫點破,而只是任它如水流般潺潺而下。我很享受這段日子,就像世界突然變得溫柔了,連炙熱的太陽也能把我曬得溫暖。每天每日,上課下課,都不曾與你分開,而儘管我們的話題並不多。我們的感情很貧窮,沒有空洞的諾言也沒有說好的未來,有的只是被愛情迷霧填滿的每一個當下。或許是這樣,才致使我嘗試回憶那些過往的時候,都湊不回個完整。

    我太想佔有你了。以至于在我發現你在和別人的迷霧中走出來的時候,心頭像是被濃酸傾灑般刺痛。一定是那來歷不明的濃酸流進了我的細胞,要不然我一定不會像只失控的野獸,標榜著以愛之名的身份,對你張牙舞爪。那時候的我一定很可怕吧,眼珠可能大得就快脫眶,而獠牙可能長出了嘴巴,還正義凜然地說著一些冠名堂皇的矯情話。這一定會是我最后悔的決定,而更沉重的決不是從你額頭汨汨流下的血液,而是我們往后如地獄般的寂靜。我太習慣曾經的你了,這使我難以習慣如果我們不曾相遇的另一個平行時空。那時的我們啃食著每一個寂寞,感受著彼此的呼吸,也算滿足幸福。而你有心的調戲玩笑,更是讓我在煩悶的課堂中盡享樂趣。我似乎已經寫不出更多有關你與我的回憶了,這一定不是氾濫于世的失戀,而只是我翻滾在不習慣之中的獨角戲罷了。

    如今,也過了些許日子了。你還是這般寬容,難以想像這竟是我當初生氣你的理由。我很開心,你並沒有像我一般在坎裡徘徊。換作當時的我,可能還會為此糾結上一陣子。但現在的我,早就被時間磨成另一個形狀了,沒了當時的稜角,也多了其他的疙瘩。所以,在某些安靜得沒有聲音的夜晚,我還是會不自覺跌入坑裡,細細承受屬于我的懲罰。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