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 | 中国报 China Press

《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

周光辉 坤成中学



我们的开始并不梦幻。只不过是你不经意的双手,悄悄拨动了我不标准的音弦,而响起了个从未听过的声响。这使我胆小的心脏因此乱了节拍,在不对的时间多跳了几下,或少跳了几下,而产生了许多新鲜陌生的体会。

我多希望我们能像走到今天一般,即便步伐蹒跚也要走回过去。后来我才醒觉,时光从来都不是与我们并肩而行的,而是如背后灵般把你的过往侵蚀殆尽。或许是上天的怜悯,亦或是它恶意的挑衅,我们很难忘记。就像抹不去的纹身,一刀刀刻在你心中尚未崩塌的地方。那里有你想忘记的、有你所眷恋的、有你不堪回首的、更有着很细小,却散发著特异光彩的,让你一旦触碰就无法自拔……

那是初二那年。你闯进了我的生命,而我也贸贸然跌进你的日常。我从来没想过,这样的你,有着足以撼动我心里那座大山的力量。你的只字片语,即可以为我降下一整夜的暴雨,亦可以让我在寒冬开出一整片花海。所以,我沦陷了。就像意外落入陷阱的虫子,在你用唾液织成的暧昧丝网中,无计可施。在近乎所有的老套剧情中,开头总是好的,这是为了接下来将要发生的纠纷和不堪埋下伏笔。我在键盘上挥舞手指的日子虽然不算太长,但总该明白这既定的道理。然而,那朦胧的善意和温暖,像是将沸未沸的毒药,虽未能让你神魂颠倒,却在你尝试凑近鼻头时,染晕了你的视网膜。我不敢苟同“在爱情里的人总是盲目的”这句俗语,因为我连这飘渺不清的温度是什么都还没摸透,又怎能自以为是的为它命名呢?

我们的开始并不梦幻。只不过是你不经意的双手,悄悄拨动了我不标准的音弦,而响起了个从未听过的声响。这使我胆小的心脏因此乱了节拍,在不对的时间多跳了几下,或少跳了几下,而产生了许多新鲜陌生的体会。可是这种感觉一点都不令人讨厌,反而在时间忘记流走的某些时刻,擅自勾起了我的嘴角。并没有谁特地说开始,我们谁也没有把这朦胧的泡沫点破,而只是任它如水流般潺潺而下。我很享受这段日子,就像世界突然变得温柔了,连炙热的太阳也能把我晒得温暖。每天每日,上课下课,都不曾与你分开,而尽管我们的话题并不多。我们的感情很贫穷,没有空洞的诺言也没有说好的未来,有的只是被爱情迷雾填满的每一个当下。或许是这样,才致使我尝试回忆那些过往的时候,都凑不回个完整。

我太想占有你了。以至于在我发现你在和别人的迷雾中走出来的时候,心头像是被浓酸倾洒般刺痛。一定是那来历不明的浓酸流进了我的细胞,要不然我一定不会像只失控的野兽,标榜著以爱之名的身份,对你张牙舞爪。那时候的我一定很可怕吧,眼珠可能大得就快脱眶,而獠牙可能长出了嘴巴,还正义凛然地说著一些冠名堂皇的矫情话。这一定会是我最后悔的决定,而更沉重的决不是从你额头汨汨流下的血液,而是我们往后如地狱般的寂静。我太习惯曾经的你了,这使我难以习惯如果我们不曾相遇的另一个平行时空。那时的我们啃食著每一个寂寞,感受着彼此的呼吸,也算满足幸福。而你有心的调戏玩笑,更是让我在烦闷的课堂中尽享乐趣。我似乎已经写不出更多有关你与我的回忆了,这一定不是泛滥于世的失恋,而只是我翻滚在不习惯之中的独角戏罢了。

如今,也过了些许日子了。你还是这般宽容,难以想像这竟是我当初生气你的理由。我很开心,你并没有像我一般在坎里徘徊。换作当时的我,可能还会为此纠结上一阵子。但现在的我,早就被时间磨成另一个形状了,没了当时的棱角,也多了其他的疙瘩。所以,在某些安静得没有声音的夜晚,我还是会不自觉跌入坑里,细细承受属于我的惩罚。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活动简介
暂无活动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