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振文:不願再活在陰影下 | 中國報 China Press

王振文:不願再活在陰影下

兩天前接到老媽的電話,原來是擔心投票成績揭曉后會爆發騷亂,特地打來叮嚀我買點乾糧儲備,以防萬一。感受到滿滿的母愛之餘,我也感到一股強烈的無奈:過去一甲子,我們還真是白活了。



這已不是人在沙巴的老媽第一次打電話來交代類似的事:從上屆大選到前后幾場Bersih集會,她總是不忘打電話來提醒幾句,語氣故作輕鬆,所擔憂的事卻是如此沉重。

不是不理解,只是很心疼。心疼在上世紀50年代出生的爸媽歷經過馬來西亞建國以來最不堪回首的流血衝突事件,內心深處的陰影時至今日仍難以抹滅。

我在面子書上分享了當下最真實的感受及感觸,隨即得到許多回應:原來,很多朋友的爸媽也都一樣。

那一刻,我意志堅定地告訴自己:我不想活在恐懼之中。我不想活得戰戰兢兢,深恐本該引以為傲的多元種族關係哪天會再失控,釀成又一場悲劇。我更不願看見我們的下一代繼續背負這歷史包袱,活在種族關係緊張陰影下。

逝者已矣,來者可追。要追,除了改變現狀,別無他法。

對種族政治說不

結束我國史上最漫長的大選準備期,終于來到了投票日。變或不變,還看今朝。

我們有千百個理由可以選擇維持現狀;但要改變的理由,一個就夠了,那就是為了把一個再也沒有種族之分、沒有種族歧視、沒有種族仇恨的馬來西亞留給我們的下一代。

出生自不同文化背景、信仰不同宗教、口操不同語言、生活習慣也大不同,不同族裔之間存有差異或意見分歧,本來再也正常不過,絕非導致今時今日種族關係如薄冰般脆弱的原因——歸根究底,都是種族政治惹的禍。

執政黨一直在操弄種族政治,嘴巴高喊團結口號,轉過身去卻不斷地搞分化,加深種族間的猜忌,以捍衛我族特殊地位之名,行種族主義威權統治之實。

若不是執政者玩弄種族情緒玩得不亦樂乎,老一輩的國人又怎會過了大半個世紀仍無法擺脫當年陰影呢?

沒有孰優孰劣

花有不同顏色,人有不同膚色,那是老天爺賜予我們的美麗景色。

因此,沒有哪個種族比哪個種族優秀,也沒有哪個種族比不上哪個種族而需要特別關照,沒有哪個種族生下來就高人一等,沒有哪個種族因為人數較少只能享有較少的福利,更沒有哪個種族的權益活該被忽略……

但假如我們沒有改變現狀的勇氣與決心,上述的一切沒有永遠也只會是沒有。

截稿前一刻,有舊同學在群組裡轉發了一則長達數百個字的訊息,提醒說無論選舉結果如何,勝利一方的支持者切忌敲鑼打鼓地大事慶祝,免得樂極生悲、歷史重演……

我不願再感到恐懼。我們本來就不該感到恐懼。衷心祝願,明日朝陽所照耀的,是一個新的馬來西亞。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