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爱无碍(第一篇)‧巴沙彬如二校特别的爱 教师高耐性照亮特殊儿 | 中国报 ChinaPress

有爱无碍(第一篇)‧巴沙彬如二校特别的爱 教师高耐性照亮特殊儿

怡保巴沙彬如二校的特殊教育班共有11名教師;左7起為該校校長鄔綺清及賴偉森。
怡保巴沙彬如二校的特殊教育班共有11名教师;左7起为该校校长邬绮清及赖伟森。

把爱心献给特殊教育!



霹雳州怡保巴沙彬如二校自2017年起设立特殊教育班,该校是继太平、后廊、和丰及万邦刁湾后,霹雳州第5所开设特殊教育班的华小。

刚开始时,该校的特殊教育班仅有16名学生及6名来自特殊教育系的老师驻教;如今该校学生人数达57人,也获调派1名副校长,负责特殊教育班事务,老师人数也增至11名。

老师是让人尊重的职业,当上特殊教育老师,虽会面对更多的挑战与压力,但是所获得的成就感和满足感,也是其他事物都比不上的。

(怡保11日讯)爱,不言累、不言苦!

霹雳州怡保巴沙彬如二校自2017年起设立特殊教育班,目前已有57名学生就读;顾名思义,特殊教育班便是招收自闭儿、过动儿、唐氏儿等有学习障碍的学生。

特殊儿童学习能力较低,有者则较难控制自己的行为,因此在特殊教育班执教的教师,都必须拥有对普通学生更高度的耐性和爱心;他们除了要传授知识,更要一步一步的教导特殊儿童自理能力,甚至培育他们拥有自立更生的能力。

怡保巴沙彬如二校副校长赖伟森,虽在该校执教逾一年,但他自2001年起已投身入特殊教育系,是位资深的华裔特殊教育教师。

依学习能力分班

赖伟森受访时说,他进入师训的那一年,教育部刚设有特殊教育;他对此系的概念很模糊,直到后来其他学校观摩后,才开始加深了解,特殊学生虽比较难教,但看到他们可参与活动时,真的会感到十分开心。

“本校的特殊班拥有3位巫裔老师及8位华裔老师,学生年龄介于7岁至14岁,部分老师是从主流教学转来特定教育,有些则是一开始就主修特殊教育。”

他说,特殊教育与普通教育一样,有国文、英文、数学、生活技能;但某些科目如自主管理(Self-Management),则是特殊教育才有。

“特殊教育班并非依照学生的年龄分班,反倒是以他们的学习能力分班,有些学生已13岁,但还是在1年级上课。”

他说,要进入特殊教育班,父母需要先携带孩子前往儿科,由医生証明是特殊孩子并发出医生証明,才可以进来就读。

在特殊教育班執教的教師,都必須擁有對普通學生更高度的耐性和愛心。
在特殊教育班执教的教师,都必须拥有对普通学生更高度的耐性和爱心。
特殊教育班會時常發生各種突發情況,因此教師必須十分專注,並要隨時準備面對各種不同的狀況。
特殊教育班会时常发生各种突发情况,因此教师必须十分专注,并要随时准备面对各种不同的状况。

一样的动作须重复教导

赖伟森说,特殊儿童的学习能力较低,即使今日教导他们,明日又会忘记,教师无法预算课室内的情况,并要随时准备面对各种不同的状况。

“学生较难掌握,教师可让他们重复进行一样的动作、教学,但是我们不可以在一年内,只教导学生相同的事物。”

他说,通常会给学生一至两周的学习时间,若其中一人无法跟上进度,教师会给学生特别教导。

“另外,有一名自闭症学生,具有侵略性行为(Aggressive Behaviour),之后其父母咨询医生后,让他接受合适的治疗,至今已有半年时间,如今他的情况好转,可控制自己行为。”

他说,校方先是减少该名学生的上课次数,之后才慢慢根据其程度,增加上课时间,如今该学生已如同其他学生般上课。

学习好安排读混合班

赖伟森说,若特殊班的学生学习进度佳,该校会安排该学生就读混合班,既是与普通班的学生一同上课。

“混合班分为2种,即完全(Fully)在普通班上课及只在普通班上部分(partially)的课;让学生进入普通班就读,除了要看学业成绩,也需观察他们的品行及行为,若品行难控制,也不会让学生去混合班。”

他说,一般上校方会先安排特殊学生在普通班上部分的课,经过一段时间观察,认为他们可以掌握,才会让他们上完整的课程。

他说,特殊学生也需面对考试,但并非全是笔试,有些学生无法握笔,就需通过会话测验,测试他们的理解能力。

个案:授课时以卡片遮学生两旁

赖伟森说,他曾有一个自闭学生,该学生每天将报纸铺在地上,之后就睡在报纸上,什么都不做。

“当时,每个老师都认为该学生无法与人沟通,但是我每天都跟他聊天,刚开始他也是一眼都不看我,但久而久之双方建立信任后,他就开始主动来找我。”

他说,自闭学生缺乏专注力,因此他突发其想,以卡片将学生两旁遮起,让该学生只能望向前方及注视著看着他。

“我就这样以一对一的方式教导他,与他沟通,开始了双向的沟通,其实,自闭症孩子的记忆是不错的。”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