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势堂‧千年书香 为心灵洗尘 | 中国报 China Press

架势堂‧千年书香 为心灵洗尘

與成千上萬的書籍打交道,菲力蒲藍茨博士說道,每一次的翻閱與翻頁,那種感覺非常棒,並且心情非常激動!
与成千上万的书籍打交道,菲力蒲蓝茨博士说道,每一次的翻阅与翻页,那种感觉非常棒,并且心情非常激动!

特约:子若
图:瑞士旅游局、Stiftsbibliothek网站
今日登场:瑞士圣加仑(St.Gallen)修道院图书馆(Abbey Library)副馆长(手抄本编目员)菲力蒲蓝茨博士(Dr. Philipp Lenz)



披着一生的风霜,带着一身的倦意,背上一心的梦想,千山万水远渡重洋,只为走进那“抚慰心灵的地方”(Pharmacy of the Soul),借用古老能量给力疲惫不堪的身躯,让千年书香力挽苍茫无力的灵魂。

两百多年来,瑞士圣加仑(St.Gallen)修道院图书馆(Abbey Library)就只专注做一件事,那就是守着灵魂的善与良,使每一个走进来的灵魂,都能找到安放之处,而菲力蒲蓝茨博士(Dr. Philipp Lenz)正是这座世界上最古老、最美丽图书馆之一的守护者!

轻轻的…别惊扰巴洛克的美丽

一木一梁、一书一橱、一雕一凿,走过的岁月都比我们一生还要久,它除了被称为世界上最古老、最美丽的图书馆之一,也是世界上藏书最壮观的历史图书馆之一。

在冬末春始的三月间,来到瑞士一座有浓郁文化气质的古老城镇圣加仑(St.Gallen),拖着沉重的行李踏出火车站,呼吸著寒冷的空气,行走在陌生的路上,往旧城区前去,走走停停、停停走走,终于来到下榻的多姆酒店(Hotel Dom),放下行李整装再出发,出发前以当地家喻户晓的烤香肠满足了饥肠辘辘的肚子。

生命里的出发与抵达,总此起彼落地进行着,不管开心与不开心、喜欢与不喜欢、愿意与不愿意,脚下的每一步,都是一步步烙印在地面上,每踏出的一步都会成为下一秒的历史,而历史的印记在这座古镇无所不在。

彼时彼刻,我把脚步留在拥有世遗产的旧城区里,举目一望,眼前没有高楼大厦阻挡视线,也没有车水马龙妨碍脚步,更别说干扰情绪的众声喧闹,有的只是气势恢弘,庄严肃穆的一座座旧建筑群。

恢宏莊嚴的聖加侖修道院大教堂與圖書館,1983年一起被列入世界遺產名錄。
恢宏庄严的圣加仑修道院大教堂与图书馆,1983年一起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先套上软垫拖鞋

来到这座位于博登湖(Bodensee,亦称康斯坦茨湖Lake Constance)和阿彭策尔地区(Appenzellerland)之间的东部古镇,有两个不只是景点那样简单,是旅人必须大开眼界的地方,那就是圣加仑修道院大教堂(Abbey of St. Gallen),以及置身在大教堂建筑群内的圣加仑修道院图书馆(Abbey Library),这个修道院区于1983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确定为世界文化遗产。

今天的主角是举世闻名的修道院图书馆,在进入馆之前,先来了解此城镇的历史溯源:“圣加仑”的命名和创建者为一个名字叫加卢斯(Gallus)的爱尔兰传教士,他在公元612年左右,在此地修建了圣加仑修道院。

如今,这座雄伟壮观的双塔式大教堂已成为欧洲的主要精神中心之一,它最为珍贵的“财产”包括最古老的德语词典,以及从中世纪留下来的圣加仑计划古老建筑图纸。

据资料显示,从公元747年起,圣加仑修道院就已开始遵循“本笃规条”(Benedictine Rule),并要求信徒研读书籍潜修,为应付当时的需求,修道院于是在1758年至1767年间设立了一个修道院图书馆,是为读书亦为写书,后来都成了丰富的藏书。

我带着满心的期待,一步一步靠近它!未见它之前,先跟前来接待我的图书馆副馆长(手抄本编目员)菲力蒲蓝茨博士(Dr. Philipp Lenz)自我介绍与寒暄一番,随后,再由他亲自领着我参观图书馆。

不到此一游就不知,不管是菲力蒲本人,还是我及其他旅人,踏入图书馆之前必须先做一件事,那就穿着自己的鞋子,再套进图书馆在门外提供的绒毛大拖鞋,此举是为了保护图书馆内矜贵的古老木地板,免遭旅人穿着的尖鞋跟或是硬鞋底磨损。

踏入古老的聖加侖修道院圖書館,美得令人屏息,內心有說不出的悸動!
踏入古老的圣加仑修道院图书馆,美得令人屏息,内心有说不出的悸动!

最古老最美丽图书馆

当菲力蒲博士为我推开图书馆的大木门,霎那间,哪怕事先已做足101%的心理准备,也无法为眼前所见而惊呆、屏息!如果世界上有一种美的度数叫绝美,这里就是。不敢大步走,深怕伤害它过分的美丽;不敢大声说话,深怕打扰它庄严的深静!那个当下,就算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

其实,这里的一木一梁、一书一橱、一雕一凿,走过的岁月都比我们一生还要久,坚韧的能力都比我们来得强,它又有何惧呢?彼时彼刻,眼睛有点贪心,心情有点澎湃,因为要看的东西太多,该从何说起呢?

单单图书馆的装潢设计,已是一件美到极致的艺术作品,弯曲的阅览大厅是巴洛克风格(Baroque)杰作,有绚丽的灰泥天花板壁画,还有嵌花的木地板,在天花板与地板之间即是木制内嵌式书架与书橱,有多美伦就有多美奂。

它除了被称为世界上最古老、最美丽的图书馆之一之外,它也是世界上藏书最壮观的历史图书馆之一,至于这里的藏书有多令人侧目,且聆听生于斯、长于斯,如今活于斯的菲力蒲博士娓娓道来。

羊皮手抄本最有价值

此图书馆内约有17万册书籍,藏书可归类为三大部分,当中最有价值是依然保存完好的羊皮手抄本,他透露,该馆收藏了2100册手抄本,当中,有100册书龄超过800年,另外200册则超过1000年。

此馆亦珍藏了650册摇篮本(incunabula),这是指欧洲活字印刷发明之初50年间所印刷的出版物,时间要回溯到15世纪,也就是我们所说的古版本,“最后亦是最大部分的藏书是现代文学作品,它们被收藏在馆内及其他地方。”

至于这些古书籍的内容,他提及,中世纪的欧洲社会深受基督教文化影响与支配,在一段非常长的年月里,传教士是社会里少数嗜读擅写的一群人,因此,除了圣经,当时大部分书籍的内容皆以宗教为主,其他则有关于教堂的传统与规条、拉丁语文课本等等。

因此,有人说走进这图书馆,可感受到古时本笃会修士在苦心孤诣钻研的气息,被浓得化不开的虔诚氛围围绕,这里的感动度足以让人全身起鸡皮疙瘩掉满地,解释了它何以被称为“抚慰心灵的地方”!

据他所言,但凡学者、研究人员都可以借阅这些书籍,“唯一的条件是,一定要在阅读室里现场翻阅,谢绝外借,好比你就不能借回去马来西亚了。”看似严肃的他,难得幽了这么一默,我也有礼貌地回说:“我不会哦!”

左:這座雙層圖書館的面積並不大,但巴洛克風格的極致精美設計,使它把小而美的態度發揮得淋漓盡致。 右上&下:從前人親手用文字與插圖打造的藝術傑作,感受到書寫者下筆的力度,這是電腦書寫給不到溫度。
左:这座双层图书馆的面积并不大,但巴洛克风格的极致精美设计,使它把小而美的态度发挥得淋漓尽致。
右上&下:从前人亲手用文字与插图打造的艺术杰作,感受到书写者下笔的力度,这是电脑书写给不到温度。

每星期五翻一页
似与古人共阅读

这些古书籍守着人们灵魂深处的善与良,那又有谁来守护它们呢?答案是菲力蒲博士与他的团队。他表示,馆方必须确保这些书籍远离火与水,以及免于被偷窃,有的手抄本会被储存在相对安全的仓库里头。

他紧接着说,其中一个相当重要的环节是灯光,“若是它们曝露在灯光下过多、过久,都会影响到书册的纸质与书中的插画。”因此,馆内的灯光不能过强,亦不会直射。

虽然我没有问,但大概也了解到为何图书馆内禁止拍照,这除了免遭相机闪灯的照射,同时也避免发出声音停不了的按快门声音,我想,最用心良苦的不外是,务必要每一个人都可以用双眼专心致志与书对话,把与古书最美的相遇定格在脑海里,而不是相片中。

馆龄久远,不装空调

除了光线,温度与湿度对于书册的寿命影响甚大,他表示,无法确切透露图书馆内的温度与湿度,但他告诉我,建筑物的年龄相当久,馆内不适合装置空调。“那为何我能感觉到阵阵冷意传来呢?”他回说:“那是外头传来的冷气。”

庆幸的是,当地不会出现如大马的大热、大雨的温度与气候的骤变,因此,此地渐暖与渐寒的气候变化,依然成为古书籍最好的安身之所。“一般上,手抄本则需要控制在恒温十六七度。”现场所见,那些羊皮手抄本则被存放在温度与湿度严控中的玻璃书橱内,供人们欣赏。

顾名思义,羊皮手抄本即是使用绵羊的皮晒干后制成羊皮纸,所以,尽管三四百页的一本书册,依然非常厚重而耐久;然而,毕竟这些书册蒙上了一层又一层岁月的尘霜,存在一定的脆弱度,所以,他们在陈列书籍时都不会作180度平放,“此举是为了避免书背折断。”

“除此之外,每逢星期五,我们都会翻到下一页作展示,那是因为要把灯光的伤害减至最低。”问他每次他触动这些古书册时的心情时,他脸露喜悦,说道:“感觉非常棒,心情非常激动!”他难以想像在千年以后,他跟千年以前的某个人翻阅著同一本书,有那么一点梦幻,亦有那么一点虚幻!

圖書館內另一個吸睛之作是16世紀的地球儀。
图书馆内另一个吸睛之作是16世纪的地球仪。

守着人们灵魂的善与良

出身于圣加仑州的菲力蒲,在日内瓦的大学修读中世纪历史,最后一篇论文是撰写此馆的手抄本,因此,他对书籍上的拉丁文不会太陌生,但也没有精通到可以直接翻译全文。

自12年前加入修道院图书馆后,他必须学习历史书籍的装订技术,因为它可以让他探究出该书是在哪一年诞生,甚至是从哪儿而来,“很多时候,我们不晓得这些手写书是几时写或者由谁写,惟有分析整个书册才会得到更多线索。”他把这些陈年老书都当作古物研究了。

不仅如此,当我在现场欣赏这些手抄本时,发现它不只是作为一本传播知识、传递智慧的书册,同时,它还是一件艺术品,里头漂亮的手写字迹,还有手画插图,如此有机的书写,仍让人感觉久远时候图与文的温度!

在这里,人们要看的东西很多,要做的事情一样多,“例如不同时期都有不同的展览,我们必须制作目录册,构思有趣的主题,并阅读和寻找相关的手抄本来陈列,然后,再把它化作解说文字。”

两百多年来,修道院图书馆就只专注于做一件事,那就是通过穿越岁月而来的古书籍,守着人们灵魂的善与良,使每一个走进来的灵魂,都能找到安放之处。而菲力蒲蓝茨博无疑是它最精忠职守的守护者,让它继续闪耀着人类慧黠的光芒!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看影音热议更多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