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势堂‧千年书香 为心灵洗尘

与成千上万的书籍打交道,菲力蒲蓝茨博士说道,每一次的翻阅与翻页,那种感觉非常棒,并且心情非常激动!

特约:子若

图:瑞士旅游局、Stiftsbibliothek网站

今日登场:瑞士圣加仑(St.Gallen)修道院图书馆(Abbey Library)副馆长(手抄本编目员)菲力蒲蓝茨博士(Dr. Philipp Lenz)

披着一生的风霜,带着一身的倦意,背上一心的梦想,千山万水远渡重洋,只为走进那“抚慰心灵的地方”(Pharmacy of the Soul),借用古老能量给力疲惫不堪的身躯,让千年书香力挽苍茫无力的灵魂。

两百多年来,瑞士圣加仑(St.Gallen)修道院图书馆(Abbey Library)就只专注做一件事,那就是守着灵魂的善与良,使每一个走进来的灵魂,都能找到安放之处,而菲力蒲蓝茨博士(Dr. Philipp Lenz)正是这座世界上最古老、最美丽图书馆之一的守护者!

轻轻的…别惊扰巴洛克的美丽

一木一梁、一书一橱、一雕一凿,走过的岁月都比我们一生还要久,它除了被称为世界上最古老、最美丽的图书馆之一,也是世界上藏书最壮观的历史图书馆之一。

在冬末春始的三月间,来到瑞士一座有浓郁文化气质的古老城镇圣加仑(St.Gallen),拖着沉重的行李踏出火车站,呼吸著寒冷的空气,行走在陌生的路上,往旧城区前去,走走停停、停停走走,终于来到下榻的多姆酒店(Hotel Dom),放下行李整装再出发,出发前以当地家喻户晓的烤香肠满足了饥肠辘辘的肚子。

生命里的出发与抵达,总此起彼落地进行着,不管开心与不开心、喜欢与不喜欢、愿意与不愿意,脚下的每一步,都是一步步烙印在地面上,每踏出的一步都会成为下一秒的历史,而历史的印记在这座古镇无所不在。

彼时彼刻,我把脚步留在拥有世遗产的旧城区里,举目一望,眼前没有高楼大厦阻挡视线,也没有车水马龙妨碍脚步,更别说干扰情绪的众声喧闹,有的只是气势恢弘,庄严肃穆的一座座旧建筑群。

恢宏庄严的圣加仑修道院大教堂与图书馆,1983年一起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先套上软垫拖鞋

来到这座位于博登湖(Bodensee,亦称康斯坦茨湖Lake Constance)和阿彭策尔地区(Appenzellerland)之间的东部古镇,有两个不只是景点那样简单,是旅人必须大开眼界的地方,那就是圣加仑修道院大教堂(Abbey of St. Gallen),以及置身在大教堂建筑群内的圣加仑修道院图书馆(Abbey Library),这个修道院区于1983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确定为世界文化遗产。

今天的主角是举世闻名的修道院图书馆,在进入馆之前,先来了解此城镇的历史溯源:“圣加仑”的命名和创建者为一个名字叫加卢斯(Gallus)的爱尔兰传教士,他在公元612年左右,在此地修建了圣加仑修道院。

如今,这座雄伟壮观的双塔式大教堂已成为欧洲的主要精神中心之一,它最为珍贵的“财产”包括最古老的德语词典,以及从中世纪留下来的圣加仑计划古老建筑图纸。

据资料显示,从公元747年起,圣加仑修道院就已开始遵循“本笃规条”(Benedictine Rule),并要求信徒研读书籍潜修,为应付当时的需求,修道院于是在1758年至1767年间设立了一个修道院图书馆,是为读书亦为写书,后来都成了丰富的藏书。

我带着满心的期待,一步一步靠近它!未见它之前,先跟前来接待我的图书馆副馆长(手抄本编目员)菲力蒲蓝茨博士(Dr. Philipp Lenz)自我介绍与寒暄一番,随后,再由他亲自领着我参观图书馆。

不到此一游就不知,不管是菲力蒲本人,还是我及其他旅人,踏入图书馆之前必须先做一件事,那就穿着自己的鞋子,再套进图书馆在门外提供的绒毛大拖鞋,此举是为了保护图书馆内矜贵的古老木地板,免遭旅人穿着的尖鞋跟或是硬鞋底磨损。

踏入古老的圣加仑修道院图书馆,美得令人屏息,内心有说不出的悸动!

最古老最美丽图书馆

当菲力蒲博士为我推开图书馆的大木门,霎那间,哪怕事先已做足101%的心理准备,也无法为眼前所见而惊呆、屏息!如果世界上有一种美的度数叫绝美,这里就是。不敢大步走,深怕伤害它过分的美丽;不敢大声说话,深怕打扰它庄严的深静!那个当下,就算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

其实,这里的一木一梁、一书一橱、一雕一凿,走过的岁月都比我们一生还要久,坚韧的能力都比我们来得强,它又有何惧呢?彼时彼刻,眼睛有点贪心,心情有点澎湃,因为要看的东西太多,该从何说起呢?

单单图书馆的装潢设计,已是一件美到极致的艺术作品,弯曲的阅览大厅是巴洛克风格(Baroque)杰作,有绚丽的灰泥天花板壁画,还有嵌花的木地板,在天花板与地板之间即是木制内嵌式书架与书橱,有多美伦就有多美奂。

它除了被称为世界上最古老、最美丽的图书馆之一之外,它也是世界上藏书最壮观的历史图书馆之一,至于这里的藏书有多令人侧目,且聆听生于斯、长于斯,如今活于斯的菲力蒲博士娓娓道来。

羊皮手抄本最有价值

此图书馆内约有17万册书籍,藏书可归类为三大部分,当中最有价值是依然保存完好的羊皮手抄本,他透露,该馆收藏了2100册手抄本,当中,有100册书龄超过800年,另外200册则超过1000年。

此馆亦珍藏了650册摇篮本(incunabula),这是指欧洲活字印刷发明之初50年间所印刷的出版物,时间要回溯到15世纪,也就是我们所说的古版本,“最后亦是最大部分的藏书是现代文学作品,它们被收藏在馆内及其他地方。”

至于这些古书籍的内容,他提及,中世纪的欧洲社会深受基督教文化影响与支配,在一段非常长的年月里,传教士是社会里少数嗜读擅写的一群人,因此,除了圣经,当时大部分书籍的内容皆以宗教为主,其他则有关于教堂的传统与规条、拉丁语文课本等等。

因此,有人说走进这图书馆,可感受到古时本笃会修士在苦心孤诣钻研的气息,被浓得化不开的虔诚氛围围绕,这里的感动度足以让人全身起鸡皮疙瘩掉满地,解释了它何以被称为“抚慰心灵的地方”!

据他所言,但凡学者、研究人员都可以借阅这些书籍,“唯一的条件是,一定要在阅读室里现场翻阅,谢绝外借,好比你就不能借回去马来西亚了。”看似严肃的他,难得幽了这么一默,我也有礼貌地回说:“我不会哦!”

左:这座双层图书馆的面积并不大,但巴洛克风格的极致精美设计,使它把小而美的态度发挥得淋漓尽致。

右上&下:从前人亲手用文字与插图打造的艺术杰作,感受到书写者下笔的力度,这是电脑书写给不到温度。

每星期五翻一页 似与古人共阅读

这些古书籍守着人们灵魂深处的善与良,那又有谁来守护它们呢?答案是菲力蒲博士与他的团队。他表示,馆方必须确保这些书籍远离火与水,以及免于被偷窃,有的手抄本会被储存在相对安全的仓库里头。

他紧接着说,其中一个相当重要的环节是灯光,“若是它们曝露在灯光下过多、过久,都会影响到书册的纸质与书中的插画。”因此,馆内的灯光不能过强,亦不会直射。

虽然我没有问,但大概也了解到为何图书馆内禁止拍照,这除了免遭相机闪灯的照射,同时也避免发出声音停不了的按快门声音,我想,最用心良苦的不外是,务必要每一个人都可以用双眼专心致志与书对话,把与古书最美的相遇定格在脑海里,而不是相片中。

馆龄久远,不装空调

除了光线,温度与湿度对于书册的寿命影响甚大,他表示,无法确切透露图书馆内的温度与湿度,但他告诉我,建筑物的年龄相当久,馆内不适合装置空调。“那为何我能感觉到阵阵冷意传来呢?”他回说:“那是外头传来的冷气。”

庆幸的是,当地不会出现如大马的大热、大雨的温度与气候的骤变,因此,此地渐暖与渐寒的气候变化,依然成为古书籍最好的安身之所。“一般上,手抄本则需要控制在恒温十六七度。”现场所见,那些羊皮手抄本则被存放在温度与湿度严控中的玻璃书橱内,供人们欣赏。

顾名思义,羊皮手抄本即是使用绵羊的皮晒干后制成羊皮纸,所以,尽管三四百页的一本书册,依然非常厚重而耐久;然而,毕竟这些书册蒙上了一层又一层岁月的尘霜,存在一定的脆弱度,所以,他们在陈列书籍时都不会作180度平放,“此举是为了避免书背折断。”

“除此之外,每逢星期五,我们都会翻到下一页作展示,那是因为要把灯光的伤害减至最低。”问他每次他触动这些古书册时的心情时,他脸露喜悦,说道:“感觉非常棒,心情非常激动!”他难以想像在千年以后,他跟千年以前的某个人翻阅著同一本书,有那么一点梦幻,亦有那么一点虚幻!

图书馆内另一个吸睛之作是16世纪的地球仪。

守着人们灵魂的善与良

出身于圣加仑州的菲力蒲,在日内瓦的大学修读中世纪历史,最后一篇论文是撰写此馆的手抄本,因此,他对书籍上的拉丁文不会太陌生,但也没有精通到可以直接翻译全文。

自12年前加入修道院图书馆后,他必须学习历史书籍的装订技术,因为它可以让他探究出该书是在哪一年诞生,甚至是从哪儿而来,“很多时候,我们不晓得这些手写书是几时写或者由谁写,惟有分析整个书册才会得到更多线索。”他把这些陈年老书都当作古物研究了。

不仅如此,当我在现场欣赏这些手抄本时,发现它不只是作为一本传播知识、传递智慧的书册,同时,它还是一件艺术品,里头漂亮的手写字迹,还有手画插图,如此有机的书写,仍让人感觉久远时候图与文的温度!

在这里,人们要看的东西很多,要做的事情一样多,“例如不同时期都有不同的展览,我们必须制作目录册,构思有趣的主题,并阅读和寻找相关的手抄本来陈列,然后,再把它化作解说文字。”

两百多年来,修道院图书馆就只专注于做一件事,那就是通过穿越岁月而来的古书籍,守着人们灵魂的善与良,使每一个走进来的灵魂,都能找到安放之处。而菲力蒲蓝茨博无疑是它最精忠职守的守护者,让它继续闪耀着人类慧黠的光芒!

市场脉搏
更多
看影音热议更多
健康点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