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德和:写意写——漂浮在暗黑 | 中国报 China Press

赵德和:写意写——漂浮在暗黑

《Deux》这张专辑里收录了普朗克(Francis Poulenc)唯一的一首小提琴奏鸣曲,巴托克(Bela Bartok)的第二号奏鸣曲,拉威尔的吉普赛,还有一首由匈牙利作曲家多纳伊(E.von Dohnanyi)改编德利布(Delibes)的圆舞曲(取自芭蕾剧Coppelia),作为整张专辑里唯一一首钢琴独奏,最后以拉威尔的〈吉普赛〉结尾。选曲方面,无论从历史角度,或音乐性来看都非常用心,而且环环相扣,从普朗克奏鸣曲的第一章里,还能隐约听见比才歌剧《卡门》的吉普赛歌曲(Chanson Boheme)。



耶利德拉伊(Jelly d’Aranyi)是上世纪初非常出色的匈牙利小提琴家,她也是拉威尔与巴托克的灵感缪斯,与巴托克同台演出多次,巴托克更把两首奏鸣曲皆献于她,当德拉伊与巴托克首演第一号小提琴奏鸣曲时,为巴托克掀谱的是拉威尔,而为德拉伊掀谱的就是普朗克。拉威尔更是在一次私人聚会中,听了德拉伊一整晚的即兴演奏后,启发了《吉普赛》这首曲子的灵感。

拉威尔与巴托克固然相识,虽然后者对前者的所谓“吉普赛”或“民俗”音乐嗤之以鼻。巴托克是一名狂热的民间音乐蒐集者,而拉威尔的创作,则主要是取材于民俗音乐特性元素而作的原创音乐,当中显露出受李斯特的风格影响也不浅,这也难怪会激怒巴托克这位纯粹主义者了。

但帕迪希亚柯巴琴斯卡亚的演奏,无论是巴托克或拉威尔,她所描绘出来的景像,是极具乡土气息的,锈迹斑斑,狂野不羁,甚至带有民间传说中的邪魅意象。至于普朗克,因为本身不热衷于(也不喜欢)小提琴音乐,而一直拒绝为小提琴创作,直到吉内特内芙(Ginette Neveu)这位天才法国小提琴家的怂恿与协助下,才写下了他唯一一首小提琴奏鸣曲。

普朗克把这首奏鸣曲献给了伟大的西班牙诗人洛尔迦(Frederico Garcia Lorca),更在曲子的第二章“间奏曲”(Intermezzo)的手稿上摘引了洛尔迦诗作〈六弦〉中开端的一句:吉它使梦哭泣。

这首曲子充分表现出普朗克惊人的旋律天份,而就赠曲的对象而言,更具有惺惺相惜,同病相怜的意义,首先洛尔迦本身也是一位极具音乐天赋的诗人,对黑人音乐与西班牙民俗音乐都非常着迷,这使得他诗句具有很强的音乐感与民俗风情。

同时,洛尔迦因本身左翼政治立场与同性恋身分,遭受当时西班牙内战时期的法西斯部队枪决的悲惨命运,使得同样是同性恋者的普朗克,于当时在德国占领的巴黎,创作了这首作品。当时纳粹政府严禁爵士乐,而里头引用的爵士名曲〈Tea For Two〉的断片,是对法西斯主义无声也是有声的抗争。

这首奏鸣曲,在帕迪希亚与波丽娜的手中挥发去曲中慑人的怒气,第三章中描述洛尔迦命运的悲剧性都被表现得淋漓尽致,而第二章中那忧伤的挽歌,更是美得令人揪心。在录音的3:14处,帕以极为轻柔的连弓双音(Double stops)唱出了洛尔迦那首诗中的哀叹。在法西斯主义有着死灰复燃迹象的今天,聆听着普朗克这首奏鸣曲,仿彿觉得世界前进得很慢,很慢。“吉他/使梦哭泣/迷失灵魂的哭声/从那圆口中逃出/宛如狼蛛/纺织一个大星/以捕获那些哀叹/漂浮在暗黑,木水槽。”

赵德和——钢琴教师,音乐、电影与书籍的杂食动物,零嘴虽少吃但不否认该营养价值所在,偶尔藉健身来消除罪恶感。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