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爱无碍(完结篇)‧师资不足很吃力 需要华裔加入特教 | 中国报 ChinaPress

有爱无碍(完结篇)‧师资不足很吃力 需要华裔加入特教

特殊兒童雖然學習緩慢,智力不足,但心思單純,情緒分明,蔡茗狄覺得這是他們最可愛的地方。
特殊儿童虽然学习缓慢,智力不足,但心思单纯,情绪分明,蔡茗狄觉得这是他们最可爱的地方。

独家报导:李嘉茵
独家摄影:谢志明



(怡保15日讯)欣然接受特殊教育专业,因初入教育界当临教,受当时的校长潜移默化的影响。

现年31岁的翁瑞薰受访时说,师训毕业后,她便申请进入一间华小当临教,恰巧对面就是一间特殊教育国中。当时,热心的校长经常关心及到该国中进行交流,然后在学校里与老师分享该特殊教育国中所面对的难处。

她说,校长常跟她们提起,该特殊教育国中迫切需要相关专业教师。

“后来,我申请教育部的5年制教师学士课程,被分派就读特殊教育课程;相信是受到该校长潜移默化地影响,所以当我知道被编排学习特殊教育课程后,便欣然接受。”

她说,在特殊教育教师学士课程中,还分为3小类别,即听障、视障及学习障碍,她是被编排在学习障碍类别。

她于去年完成课程后,于同年10月调派到怡保巴沙彬如二校特殊教育班执教。

她指全马只有3间师训学校提供特殊教育教师学士课程,以她就读的学校为例,5年课程中,班上只有16名同学,其中华人只占6人。

她说,由于身心障碍儿童有注意力不集中、记忆力差、动作不灵活、情绪失控等状况,所以许多时候需要一对一教学。一名老师照顾7名学生是非常吃力的事。

因此,她呼吁更多国人,尤其是华裔投入特殊教育行列。

翁瑞薰教導特殊兒童吹氣球,訓練他們的器官的協調和機能。
翁瑞薰教导特殊儿童吹气球,训练他们的器官的协调和机能。

翁瑞薰:教学方式生动

翁瑞薰说,特殊教学比普通教学更有趣、生动,让自己也很爱进课室进行教学。

她说,特殊儿童无法接收抽象概念,所以老师需准备教材,模拟情景实物,让他们从中学习那些抽象概念。传统教育体制的教材不适用于特殊儿童,所以老师必须亲手制作,其中也包括特定的教学方法。

“这种教学方式非常生动,不是照本宣科,我本身也非常乐在其中。”

她指特教老师最重要有耐心,对特殊儿童的身心有所了解。她主要在教导特殊儿童的自理能力、技能操作、体育、音乐、道德、数学课。

她补充,特教不像传统教育体制内的老师,清楚分类负责各个科目的老师,加上特教数量不足,也不可能这样做。

协助融入普通班

翁瑞薰说,老师会尽最大努力,发掘特殊儿童的长处,协助他们同入体制教育。

她说,多数特殊儿童都有画画天赋;班上有一很爱说话的过动学生,老师发现她画画时特别安静及专注。因此,学校最近正商讨是否能安排该学生,到传统体制教育环境,随普通学生上美术课。

她说,面对身心障碍儿童时,必须放慢教学速度,学生专注学习10分钟后便稍作休息。

“我负责教导一年级音乐课,班上7人只有1人的口语是正常,我会到网络挑选歌词简单、重复、搭配简单舞蹈动作的歌曲,让无法开口说话的学生跟着节奏拍手或身体摇摆,锻炼他们的肢体灵活度。”

翁瑞薰说,特殊儿童学习缓慢,1年只能专注及重复教学3至4首歌曲。学生能够开心上课,记住一个单词,这已经让老师非常开心。

唐氏症候群学生
深深感动蔡茗狄

另一名特教老师蔡茗狄(28岁),当初大马教育文凭毕业后,也是听旁人说起特殊教育的种种有趣,踏上了特殊教育之路。

她认为,特殊教育老师和普通教师没有太大差异,只是教导的是患有身心障碍的学生。老师必须在学生出现情绪失控、自残情况时,拥有相关儿童心理学知识,安抚孩童情绪。

“特殊儿童性格单纯,有一名患有唐氏症候群的学生,每次见到我都会张开双手,跑前来抱住我,非常热情和可爱。这也是我热衷于投身特殊教育的原因。”

她呼吁家有特殊孩子的家长,一定要设法把孩子送进特殊学校,让孩子学会自理并从中接触家庭以外的社交圈子,甚至学习知识及一技之长。

她说,不然等到父母年迈,无法陪伴特殊孩子时,自己感到心慌,孩子也显得无助及可怜。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