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楚賢:壯游世界──北投眷村 | 中国报 ChinaPress

陳楚賢:壯游世界──北投眷村

大學時,念人類系的朋友剛好要交一篇田野考察報告,他決定寫眷村。在眷村迅速走入歷史的近年來,在網絡上明查暗訪后,我們在北投找到了台北市碩果僅存的眷村之一的中心新村。



我陪著他去到那裡,坐在眷村公共澡堂外的空地,跟著幾個老奶奶在曬太陽,吃著魷魚絲零嘴。比較熱情的那位老奶奶先開了口,說他們一家是在這眷村裡唯一的本省人,因為他父親在台灣陸軍八O一總醫院工作就住到中心新村來了,從此就和外省人共處了這麼多個年頭。

我們問另一個老奶奶她打哪來、什麼時候來台,她輕描淡寫的說道:“跟著家人來唄!”然后直說好不容易這麼凍的天氣有陽光,出來曬曬背吶可舒服。剛好奶奶的兒子帶著兩個上了中學的孫女回來,那男人看到我們這兩個外人,一直點頭說好,年輕人應該多來眷村走走,所以他要他兩個女兒瞭解這段過去,跟我們說,要多跟這些有著很多故事的老人們聊聊,貼近的認識台灣歷史。這個中年男子操一口字正腔圓的中文,所謂的“外省口音”,這麼渾厚,這麼正派。

男人說,這裡逃不過眷村的命運,這村就要遷拆了。我們睜大眼驚歎,覺得十分可惜,他轉念一想接著說也不是沒有了,只是聽說政府將規劃成文化區,“也好,至少可能留下一些遺跡。”

我腦中只想到一個畫面,在北投這女巫之鄉,拿著大聲公,揮舞著紅色小旗的導游走在前方,然后歷史如幻影一般倒帶、停格。

風向星座,相信“人一輩子只要做好一件事,就功德圓滿了”。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