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势堂‧用马来语说恭喜 | 中国报 China Press

架势堂‧用马来语说恭喜

架勢人物——法國駐馬來西亞大使弗雷德裡克(H.E. Frederic Laplanche)
架势人物——法国驻马来西亚大使弗雷德里克(H.E. Frederic Laplanche)

特约:子若
摄影:潘嘉威



在希盟召开首次内阁会议的那个早上,以马来语恭贺大马迎来改变,而成为网红的法国驻马来西亚大使弗雷德里克(H.E. Frederic Laplanche),特地让《架势堂》记者到官邸专访,因为他知道《中国报》创办人之一是马来亚首届内阁财长敦李孝式爵士,而他所住的地方正是后者的故居。
这位大使不只用马来语给大马献暖心祝贺,如今再给《中国报》送贴心举动,这个外交官的用心,让人仿彿看见大马天空下盛放出一片普罗斯旺的花海,如斯和谐而美好!

中国报创办人故居
暖心分享班顿诗

这一次安排会面的地点,另有一番深层意义,这一栋建筑物正是已故敦李孝式爵士的故居。李孝式是大马的建国功臣,亦是我国独立后首任财长,更是《中国报》的创办人之一。

弗雷德里克的用心,格外令人感觉暖心!

今年5月17日,晚上7时,法国驻马大使馆的官方面子书“France in Malaysia”上载一段长约1分钟11秒、名为“Tahniah, Malaysia”(恭喜,马来西亚)的视频,内容主要是祝贺大马顺利与和平举行第14届大选,并祝敦马哈迪医生出任第7任首相,视频里说话的人是法国驻马来西亚大使弗雷德里克(H.E. Frederic Laplanche)。

那一夜,他那一口标准流利的马来语,惊为天人,这段视频迅速在网络以内及以外的世界,引起了轰动!大马各大网媒和纸媒都竞相转播和报导这则视频,就连香港的《南华早报》(South China Morning Post)网络版也引用报导。

除了母語法語,弗雷德裡克大使說,他還懂得一點點西班牙語、英語、華語,馬來語則仍處于學習階段。
除了母语法语,弗雷德里克大使说,他还懂得一点点西班牙语、英语、华语,马来语则仍处于学习阶段。

成为网红,点赞率直线上升

至上周五截稿时间为止,这个视频写下令人刮目相看的数字:逾73万次播放、逾3万用家点赞、逾1万9000次分享,以及累积逾2600个留言!在如同海潮般涌入的留言里,网民一面倒给这位法国大使送上赞美。

从来,外交官予普罗大众遥不可及的距离,但过去10天里,大马老百姓都被大使字正腔圆的马来语,感动得无以名状;有人认为他说得十足像个大马人,亦有人感叹,有的大马人也未必说得比他好。这一时刻,大家仿彿都感受到了自家国语的美丽!

为了礼尚往来,好些网民也在视频下方留言法文“Merci beaucoup”,给大使道声谢谢!语言语文之所以美,在于它让人与人之间筑起了交流的桥梁,这座桥梁从你心直达我心,而弗雷德里克大使作为一个非常友好与美好的示范。

于是,《架势堂》决定邀他做客此栏目,给广大读者们道出这个视频的“The Making of……”

采访当天,依约来到大使的官邸,见了面,他就说这一次的会面地点是为《中国报》刻意安排的,那是因为他所住的这栋建筑物,是已故敦李孝式爵士(1900年~1988年)的故居,而他知道敦李孝式是大马的建国功臣,也是我国独立后首任财长,更是《中国报》的创办人之一。

此外,我们原来选择在官邸内的另一个空间进行访问,但是,大使坚持在他为《中国报》预备好的另一边厢,经他解释,我们才知道那是敦李孝式当年办公与开会的地方,而我们先前选的那个空间则是从前的饭厅。听了他的解说,满满的暖意油然而生,此时此刻,再多的语言都是多余,好好地感受大使的用心和贴心吧!

法國大使的官邸是敦李孝式爵士的故居。
法国大使的官邸是敦李孝式爵士的故居。

20180528ambassador05

20180528ambassador06

一口马来话感动全马百姓

访谈之前,先给弗雷德里克大使看一看《中国报》刊登关于“Tahniah, Malaysia”视频的新闻,他花了点时间静看,看得挺细心的,最后还嘴角微扬,把报纸折起之前,他以华语对我们说道:“谢谢!”这句话再次引起我们的惊讶与好奇!

语言其实是外交官工作的重要工具,会说驻在地的语言于他、于在地人都是一项加分条件。在追问之下,方知道他曾在法国驻中国大使馆履行一等秘书(2000年至2004年)的职务,亦曾出任欧盟驻台湾代表处──欧洲经贸办事处(European Economic and Trade Office)处长一职。

看来,他不只是对亚洲了如指掌,同时,也对大中华圈相当熟悉呢!但,这天的访谈,我们要聊的是马来西亚人的国语──马来语,“您是如何说得一口字正腔圆的马来语?”这是大家都想给大使提出的问题吧!

“其实,有点不好意思,我的马来语并不如大家想像中那么好。”他坦言,大马人民对这个视频的热烈反应程度,出乎他意料之外,“你们对我太好了,我很开心,可是,在马来语学习方面,我还是个学生呀!”我对大使说道:“你对我们好,我们自然以好作回报啊!”不是有句话说“唯以心相交,方能成其久远”,人与人之间乃至国与国之间,不都应该以此相待吗?

他表示,正如他在面子书上所写,他在这片土地上见证历史性的一刻,而这个历史性的改变对大马而言不仅充满喜悦,同时,在和平情况下进行改变,这是一项引以为傲的成就,“大马人开心,法国人也开心呀!”他还说,法国媒体也从未有过地大肆报导这则发生在大马的新闻。

于是乎,法国驻马大使馆想以一种贴近民心的方式祝贺大马与大马人,为此,大使的一等秘书杰瑞米(Jeremie Forrat-Jaime)和新闻与信息员安哲琳(Angeline Teh)一起构思出“Tahniah, Malaysia”视频的制作方案,他也乐见其成,“视频里的内容也是他俩撰写的。”

20180528ambassador10-noresize

弗雷德裡克大使正在仔細閱讀《中國報》報導他與“Tahniah, Malaysia”的新聞。
弗雷德里克大使正在仔细阅读《中国报》报导他与“Tahniah, Malaysia”的新闻。

在法国班顿广为人知

弗雷德里克于去年6月出任法国驻马大使一职,在抵马不久后,他便开始追随一位老师学习马来文,“我必须要谢谢我的老师!”按照计划,他理应每个周六都得上两个小时的马来文课程,“然而,很多时候,都会因工作任务而不得已取消。”大使的频繁工作行程不问而知,难能可贵的是,在繁忙中依然断断续续地学习我们的国文国语。

在学习过程中,他发现马来文如同他家的法文一样,都是美丽的语文,“我想,每一种语文都有它美丽之处,而马来文拥有深厚的文化根基,是属于文学的语言。”他以马来社会中最古老的一种诗歌班顿(Pantun)为例,“在法国,马来班顿是相当广为人知的。”

他指出,早在19世纪,法国文坛的文学家、诗人皆对源自马来世界的班顿,有一定程度的掌握,并对这种格律产生了莫大的兴趣,他们称之为“Pantoum Malai”(马来班顿),“时至今日,法国依然有一群马来班顿爱好者。”

“他们组织了一个协会,大家在一起创作班顿,同时也将作品结集出版,而且刊期还相当频密。”他紧接着说,当中的作品,有的以马来文书写;有的则是采用班顿的格律,以法文创作;也有的由马来文译成法文。

所以,马来语文之于这位来自法国的大使并不太陌生。无论如何,回到语言的本质,他指出,所有语言都是架起人与人之间沟通的桥梁,并通过语言了解所在地的文化与当地种种,“即便是对有关语言不是很fasih(流利),亦可以在学习的过程了解当地群体与文化。”

在访谈的过程中,大使还会偶尔穿插一两个马来词汇,这种“Rojak”式的说话特色,具有浓浓的大马风味,他果然很快就入乡随俗了!在经历了数个月学习后,目前,他可以阅读简单的马来文,“但是,掌握的词汇量并不多。”

公务再忙也不忘学习,大使甘之如饴,那是因为对他而言,任何一种外语学习都是一件美好的事情!

热带天空下
流连法国风情

身为法国大使,弗雷德里克也鼓励大马青少年来学他家乡的语文──法文法语。许多人说,法语是世界上最美丽的语言,因着这句话令多少人为之向往,想要学法文法语。

大使指出,在大马,学习法文有数个途径,当中大马国内就有100所中学和数间大学,为学生们提供法文课程。

“大马人也可以通过法国文化协会(Alliance Francaise)完成整个法文课程。”他口中所指的这个协会是一个致力传播法国语言的学校,它在吉隆坡和槟城皆设有分校,“在这里,我们的老师通过新颖的游戏方式带领学生进入法文法语世界。”

至于那些未把学习法文法语付诸行动的大马人,大使建议,不妨通过阅读进入法国这个国度,为此,他特别推荐3本在本地亦可买到的书籍。“针对青少年,他们可以翻阅法国著名的漫画──Asterix,本地有贩售其英文版。”这部于1959年问世的漫画,可说是法国最成功的漫画,在欧洲广受欢迎。

2017年,大馬迎來種植油棕第100個年頭,當年是由法國人亨利范康涅(Henri Fauconnier)在雪州建立首個油棕種植園,這位種植者后來成了作家,在1930年推出法文書籍《Malaisie》(馬來亞),一舉拿下當年法國最重要的文學獎龔古爾文學獎(Prix Goncourt),翌年在英國出版了英文版。兩年前,由我國國家文學家莫哈末沙烈(Muhammad Haji Salleh)將之翻譯成馬來文版《Nurani Tanah Melayu》。
2017年,大马迎来种植油棕第100个年头,当年是由法国人亨利范康涅(Henri Fauconnier)在雪州建立首个油棕种植园,这位种植者后来成了作家,在1930年推出法文书籍《Malaisie》(马来亚),一举拿下当年法国最重要的文学奖龚古尔文学奖(Prix Goncourt),翌年在英国出版了英文版。两年前,由我国国家文学家莫哈末沙烈(Muhammad Haji Salleh)将之翻译成马来文版《Nurani Tanah Melayu》。

《小王子》有马来文译本

若要进入法国的经典文学世界,他极力推荐法国19世纪浪漫主义大文豪大仲马(Alexandre Dumas,1802-1870)于1844年出版的小说《Les trois Mousquetaires》,英译版为《The Three Musketeers》(三个火枪手或三剑客),它既轻松自在又引人入胜。

“若是大家想要阅读马来文版的法国作品,为数不多,当中最经典的是《Putera Cilik》!”当我还在消化这两个字的时候,杰瑞米起身走到玄关处的书桌上,拿了一本小书给我过目,我才恍然大悟它就是我们再熟悉不过的《小王子》(法语:Le Petit Prince),还真的第一次看到马来文版本呢!

《小王子》是法国贵族作家、飞行员先驱安托万德圣埃克苏佩里(Antoine de Saint-Exupery)于1943年发表的创作。据资料显示,它曾当选为20世纪法国最佳图书,也是法语书籍中拥有最多读者和译本的小说。

若要了解法国并不只有以上管道而已,“到戏院去吧!”大使说,已迈入第17届的年度法国艺术节(Le French Festival)是一个把法国精彩电影一次看个够的大好时机;“也到餐厅去吧!”大使又说,若想要寻找法国风味的美食,“吉隆坡和其他城市都有很好的法国餐厅,从大众化到精致高贵级数的都找得到。”

随后,他提到于3月21日在世界各城市同步举行的“味觉‧法国”( Good France)活动,资料显示,这是一个让每个参与其盛的餐厅,以晚餐形式向法国美食的精益求精与创新活力致敬,“今年共有18家餐馆参与其盛。”在大马天空下,你我都可以活出法国的风情万种!

不爱耍官腔
只讲真心话

弗雷德里克大使于1970年出生,来自法国的奥维涅省(Auvergne),那是位于该国中部的一个大区。早在15岁那一年,他随着父母首次来到东南亚度假,被本区域的生活面貌所惊讶,且深深吸引住了,“这就是我要的生活。”

他对服务民众的职业特感兴趣,加上作为一名外交官的任务,是促进和维护世界和平与和谐,“这是非常美好的事!”在那小小心灵里,他下定决心通过修读政治学通往外交大使这条路,并于1997年从法国外交部专司亚洲及大洋洲司专员做起,一步一脚印走到大使这个位置。

他按照少年时的梦想,在外交领域闯荡了逾20年,如今回首,他说道,外交生涯让他有机会与生命中的方方面面打交道,并为世界和平做出小小贡献,“贡献虽小,但我们一定要坚信,努力可以有所改变。”

他表示,这份工作最迷人之处,是在每日的工作中,与人交往并且产生良好的关系,通过聆听让自己和国家了解对方所思所想所为。尽管全球化的时代已来临,但人类的相互理解依然面对几许障碍,因此,语言成了彼此沟通的重要媒介。

作为一名优秀的大使,他觉得,首先要有一双耳朵愿意聆听,竭尽所能正确地理解周遭的人事物;再来,就是真诚以待,他之所以这么说,那是因为外界都会认为外交官总是拐弯抹角、爱撂官方辞令,“要说真话,但,说真话不是一件简单容易的事。”

因此,如何把话说得可被理解、可被接受,变得极为重要。这一回,他善用多语言的天分,加上说话的艺术,俘虏了大马人的心!

這部小開本文學書“Pantouns Malais”裡頭,盛載著一首首馬來班頓,有馬來文版,也有法文版,看了特別感動!
这部小开本文学书“Pantouns Malais”里头,盛载着一首首马来班顿,有马来文版,也有法文版,看了特别感动!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看影音热议更多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