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果农情(第1篇)‧果园是传家宝 妥善管理.发扬光大 | 中国报 China Press

水果农情(第1篇)‧果园是传家宝 妥善管理.发扬光大

 這一片果實累累的菠蘿蜜園,從硬土變成沃土,歸功于農人鍥而不捨的努力。

这一片果实累累的菠萝蜜园,从硬土变成沃土,归功于农人锲而不舍的努力。

报导:许雅玲
摄影:卢淑敏
大马农业,主要还是传统农耕为主;果菜业,超过90%是由华人从事。



近10年来,受到环境和气候因素影响,农业种植面对产量不佳的考验,但也因此,农作物有了更好的价格,尤其是果子业,正迎来最好的时代!

老一辈做得很辛苦也不希望孩子继承的行业,正脱胎换骨–成功农人,买地买车买房,诚实缴税履行社会责任,已成为社会的典范!

马来西亚果农公会总会长韩学习坦言,世上所有行业,只有果园可以传承;好好管理经营,就是传家宝!

韩学习的3子女,都是子承父业–务农。

小儿子韩山河,毕业自澳洲大学商学系,他在澳洲工作一段时间后,选择返马务农,因为务农前景好,农人很快乐!

务农有多好?农人有多快乐?到农场一探究竟便知晓。

韩氏父子的菠萝蜜果园,坐落在亚依淡的农业地段,这是前任首相阿都拉推行的 Pertanian Modern Farm–近万公顷的农业地,过去是养牛中心,由联邦政府买下来,建筑道路,供应水电,挑选优秀农夫参与各种各样的农业(养牛、种花、种水果)。

“柔佛州是水果产量较高的州属,最多人从事水果种植。我们的果园地段,四通八达,运输便利,加上60年的租借契约,让农夫可以放心投资事业。”韩山河信心十足说道。

祖孙三代都是农夫

果园内,近7年树龄、逾2万多棵的果树,每一粒果实均得来不易,毕竟,养牛基地变农地,土地已被牛只踩到像木头地板般硬实,农民不断经历失败和重来,才有种植成功的一天。

以务农为傲的韩学习,祖父孙三代都是农夫。

“祖父,先从中国广东省揭西县,抵达东马古晋,跟着乡人一起种胡椒,之后,才到柔佛古来的太平村种胡椒。不久,父亲也来到士乃垦荒。”韩学习说:“当时,士乃还没十户人家。我们9兄弟姐妹,从小便跟着父亲,在6亩斜坡上开垦农地,在山脚就养猪种菜。”

1960年代尾,20多岁的韩学习,因为出菜到新加坡的缘故,观察到当地农人种植杨桃树,便可收成几十年,内心蠢蠢欲动。在从事水果贸易的潮州老板鼓励下,他便和乡人韩泗汶,转型种植价格稳定的水果,从古来做起。

韩学习:交子女打理

“古来有2000多户华人,逾90%从事农业,种植水果的小园主,仅得3家,种菜人家,从高峰期的400家,现在只剩几十家,种植油棕的最多,至少有900多家。”韩学习说:“种菜很好,但20多天、最长两个月便要收割,一年要翻种好几次,劳力大又辛苦,菜价起伏也大,致使我下定决心改种水果。”

韩学习下了很大决心,带着太太搬到山芭住,先种植杨桃,又种菠萝蜜、番石榴、人心果、木瓜。目前,果园种有17种水果共35个品种,全权交给子女们打理。

“现在,果子业行情这么好,果农苦尽甘来!然而,即便古来最勤劳的客家村,很多人仍不敢下海,因为在以前,种植失败,血本无归的人太多!”

他坦言,“但我还是觉得务农这个行业真的太好了!最重要的是,祖父孙一起务农,家庭不会散掉。甚至,果园,可以传承,好好做,就是传家宝。”

在槟城,韩学习看到两百多年的榴梿老树,枝叶茂盛,除了心生赞叹,更生向往:我种的榴梿,管理得好,200年后,还是有人在吃,这多美好!

“就算你是大企业的总执行长,你的高职不能继承给你的子孙后代,然而,我的果园,可以传承给下一代。当然,子女不愿继承家业的话,父亲拼出的一条路,就到此为止。”

调节开花结果产量不断

每棵果树,一部分能量用来生长与繁殖,其他用来抵抗疾病。因此,农人不会让果实结实累累,因为每回开花结果,都代表大量的能量消耗,那么,果树用以生长和抵抗病害的能量短缺。

“植物和人类一样,不能强逼果树一直生产,不给休息。我们会调节果树有不同层次的花季,让它们一批接一批地,轮流开花结果,那么,产量就可以很顺畅,不会发生1月分果树统统结果,但下个月就完全没有开花的情况。”韩山河说。

果树结果异常多,可能是回光返照–果树感受到健康危险,在作最后一搏,以缩短开花间隔的方法,赶紧接续传宗接代。

虫害难免最怕山猪偷吃

对于有经验的现代农夫而言,果园里的种植,已不构成问题!

大自然环境里,种子要长成树苗,几率非常低,只要掉在没有土壤的地方,被鸟和动物吃掉,就没有萌芽机会;只要负责生长的顶芽,被动物咬掉,小树又活不了。人工培育的作物,便没有这方面的问题。

对于韩氏父子来说,虫害,并非果园面对的最大问题。

目前担任柔佛果农公会青年团团长的韩山河说:“虫害当然有。农人会喷药,把叶子和环境的虫害减少。不过,果树用药不高,10至15天才喷一次药,加上果实都有套袋,不会直接接触农药。我们最怕在果园出没的野猪。”

野猪很聪明,不管人类怎么把果园围起来,它们嗅到香气,都会想方设法偷闯进来,把果实拉下来,大快朵颐。

人为操作种植提高产量

树苗要茁壮长成大树,直至从开花结果,需要数年。其中,野生果树品种,每三至五年才会开花一次,只有少许树木有例外。

幸好,聪明的人类祖先,已懂得计划性经济的种植,即是人为操作种植来提高产量–挑选结出硕大果实的个体后代来培育,让长得好的小树继续变粗生长,使果园的利润最大化。

然而,将好吃果子中的种子留下繁殖,种出来的果树无法保留原有品质,后来,农人运用人工育种和嫁接技术,将结出优良品种的果树枝条(接穗),嫁接在别棵小树(砧木),以保持原穗木的优良品种,让果树提前结果。

除了果树嫁接,包括韩山河在内的农人,都会定期修剪繁茂枝干和树叶,主要是为了矮化果树,方便员工作业,同时让果树稳定生长,树冠重量变轻,从而维持果树健康,增加收获量。

“过去,我们都要抬头仰望,才能追寻到果实的纵影,现在,伸手就可及到果实,主要因为果树长到一个阶段,农人就会准备塑型、修枝、矮化果树。”韩山河笑说。

韩山河:分类包装确保新鲜
菠萝蜜长年吃得到

水果就是要吃新鲜的!

然而,考量到从果园到市场的时间,农人一定不采很够水(熟)的果实,因为不耐放,也不适合储运。

韩山河披露,“我的果园主打种菠萝蜜,种有父亲选种培育后注册的J34,及农业局提供的Madu种(J33)。菠萝蜜是多年生果树,不必年年翻种,照顾得好的话,生存个十多、二十年均无问题。”

Madu和J34,产量、口味有差别。笔者不敢讲老韩种的(J34)较好,但友族最爱Madu,因甜度高,不过,其果肉容易“生锈”(长斑点),吃起来虽毫无影响,但卖相不好,不受外销市场青睐。J34很适合新加坡市场,因为得果率高,商贩觉得划算。

此外,管理得好,菠萝蜜可长至50至60公斤。可是,巨型果实不适合搬动,只是特别培养来参赛,一般种植来买卖的,约有20公斤。20公斤的菠萝蜜,切掉皮和须,得到约8至10公斤的果肉,得果率近40%至50%。

“菠萝蜜,花期开了30天过后,果型差不多成熟,就套袋,90天后就成熟,120天后就采收,分级包装送往市场,过程中自然后熟。成熟期不够,果实就掉落,那就无法后熟。”韩山河说。

称量分级做记号

菠萝蜜不是季节性水果,极端天气会影响成熟和品质。不过,农人懂得利用技术,包括调节果树的花季、修枝和施肥,来控制生产,确保每个月都有产出,每个星期采收两次,即是一年至少有11个月采收期。

水果采收后,便会进桶上罗厘,送抵包装厂,取下清洗后称重量,分级和做记号,包装后放在盒子或篮子里,等候本地客人(夜市商贩、超商)来拿,及准备晚上运送到新加坡,无需库存。

负责管理的韩山河坦言,“过去,还未建立标准作业流程前,17种水果35个品种,都是在果园包装上车,面对坏果更多,品质分级难控制及包装的问题。自从设立分类包装工厂后,我们在品质和规格等管理上,做得更好了。”

用地少.易储存
种胡椒回酬潜能高

深耕农业超过半个世纪的韩学习指出,“我要鼓励广大华裔农民种植胡椒,因为华人的土地越来越少了!比如说祖父留下30亩地,平分给3个儿子,儿子们又生几了个孩子,到了第三代,可能平均一人剩不到一亩地。”

早期,英殖民地在马来半岛开发土地种植,第一帮作物就是胡椒。当年,只有柔佛太平村和古来,种植商用价值高的胡椒。

“近几年,百味之王胡椒,全球价格,已升至一公斤可卖逾50令吉。最重要的是,胡椒单位面值高,种上20棵榴梿的一亩地,可用来种植800棵胡椒,管理得好,产量做得成功,一亩胡椒的产值可媲美10亩油棕。”他说。

为此,韩学习正积极育苗,准备将来种胡椒。除了发展潜能,更因为内心的情意结,“当年,我的父辈种植胡椒失败,没有赚到钱,我不甘愿,我要种好胡椒。”

“胡椒可以采收20至30年。白胡椒晒干后,只要不淋雨,不必冷藏都可以长期储存。没有任何农作物可以这样!”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