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果農情(第1篇)‧果園是傳家寶 妥善管理.發揚光大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中国报 ChinaPress

    水果農情(第1篇)‧果園是傳家寶 妥善管理.發揚光大

     這一片果實累累的菠蘿蜜園,從硬土變成沃土,歸功于農人鍥而不捨的努力。
    這一片果實累累的菠蘿蜜園,從硬土變成沃土,歸功于農人鍥而不捨的努力。

    報導:許雅玲
    攝影:盧淑敏
    大馬農業,主要還是傳統農耕為主;果菜業,超過90%是由華人從事。



    近10年來,受到環境和氣候因素影響,農業種植面對產量不佳的考驗,但也因此,農作物有了更好的價格,尤其是果子業,正迎來最好的時代!

    老一輩做得很辛苦也不希望孩子繼承的行業,正脫胎換骨–成功農人,買地買車買房,誠實繳稅履行社會責任,已成為社會的典範!

    馬來西亞果農公會總會長韓學習坦言,世上所有行業,只有果園可以傳承;好好管理經營,就是傳家寶!

    韓學習的3子女,都是子承父業–務農。

    小兒子韓山河,畢業自澳洲大學商學系,他在澳洲工作一段時間后,選擇返馬務農,因為務農前景好,農人很快樂!

    務農有多好?農人有多快樂?到農場一探究竟便知曉。

    韓氏父子的菠蘿蜜果園,坐落在亞依淡的農業地段,這是前任首相阿都拉推行的 Pertanian Modern Farm–近萬公頃的農業地,過去是養牛中心,由聯邦政府買下來,建築道路,供應水電,挑選優秀農夫參與各種各樣的農業(養牛、種花、種水果)。

    “柔佛州是水果產量較高的州屬,最多人從事水果種植。我們的果園地段,四通八達,運輸便利,加上60年的租借契約,讓農夫可以放心投資事業。”韓山河信心十足說道。

    祖孫三代都是農夫

    果園內,近7年樹齡、逾2萬多棵的果樹,每一粒果實均得來不易,畢竟,養牛基地變農地,土地已被牛隻踩到像木頭地板般硬實,農民不斷經歷失敗和重來,才有種植成功的一天。

    以務農為傲的韓學習,祖父孫三代都是農夫。

    “祖父,先從中國廣東省揭西縣,抵達東馬古晉,跟著鄉人一起種胡椒,之后,才到柔佛古來的太平村種胡椒。不久,父親也來到士乃墾荒。”韓學習說:“當時,士乃還沒十戶人家。我們9兄弟姐妹,從小便跟著父親,在6畝斜坡上開墾農地,在山腳就養豬種菜。”

    1960年代尾,20多歲的韓學習,因為出菜到新加坡的緣故,觀察到當地農人種植楊桃樹,便可收成幾十年,內心蠢蠢欲動。在從事水果貿易的潮州老板鼓勵下,他便和鄉人韓泗汶,轉型種植價格穩定的水果,從古來做起。

    韓學習:交子女打理

    “古來有2000多戶華人,逾90%從事農業,種植水果的小園主,僅得3家,種菜人家,從高峰期的400家,現在只剩幾十家,種植油棕的最多,至少有900多家。”韓學習說:“種菜很好,但20多天、最長兩個月便要收割,一年要翻種好幾次,勞力大又辛苦,菜價起伏也大,致使我下定決心改種水果。”

    韓學習下了很大決心,帶著太太搬到山芭住,先種植楊桃,又種菠蘿蜜、番石榴、人心果、木瓜。目前,果園種有17種水果共35個品種,全權交給子女們打理。

    “現在,果子業行情這么好,果農苦盡甘來!然而,即便古來最勤勞的客家村,很多人仍不敢下海,因為在以前,種植失敗,血本無歸的人太多!”

    他坦言,“但我還是覺得務農這個行業真的太好了!最重要的是,祖父孫一起務農,家庭不會散掉。甚至,果園,可以傳承,好好做,就是傳家寶。”

    在檳城,韓學習看到兩百多年的榴槤老樹,枝葉茂盛,除了心生讚歎,更生嚮往:我種的榴槤,管理得好,200年后,還是有人在吃,這多美好!

    “就算你是大企業的總執行長,你的高職不能繼承給你的子孫后代,然而,我的果園,可以傳承給下一代。當然,子女不願繼承家業的話,父親拼出的一條路,就到此為止。”

    調節開花結果產量不斷

    每棵果樹,一部分能量用來生長與繁殖,其他用來抵抗疾病。因此,農人不會讓果實結實累累,因為每回開花結果,都代表大量的能量消耗,那么,果樹用以生長和抵抗病害的能量短缺。

    “植物和人類一樣,不能強逼果樹一直生產,不給休息。我們會調節果樹有不同層次的花季,讓它們一批接一批地,輪流開花結果,那么,產量就可以很順暢,不會發生1月分果樹統統結果,但下個月就完全沒有開花的情況。”韓山河說。

    果樹結果異常多,可能是迴光返照–果樹感受到健康危險,在作最后一搏,以縮短開花間隔的方法,趕緊接續傳宗接代。

    蟲害難免最怕山豬偷吃

    對于有經驗的現代農夫而言,果園裡的種植,已不構成問題!

    大自然環境里,種子要長成樹苗,幾率非常低,只要掉在沒有土壤的地方,被鳥和動物吃掉,就沒有萌芽機會;只要負責生長的頂芽,被動物咬掉,小樹又活不了。人工培育的作物,便沒有這方面的問題。

    對于韓氏父子來說,蟲害,並非果園面對的最大問題。

    目前擔任柔佛果農公會青年團團長的韓山河說:“蟲害當然有。農人會噴藥,把葉子和環境的蟲害減少。不過,果樹用藥不高,10至15天才噴一次藥,加上果實都有套袋,不會直接接觸農藥。我們最怕在果園出沒的野豬。”

    野豬很聰明,不管人類怎么把果園圍起來,它們嗅到香氣,都會想方設法偷闖進來,把果實拉下來,大快朵頤。

    人為操作種植提高產量

    樹苗要茁壯長成大樹,直至從開花結果,需要數年。其中,野生果樹品種,每三至五年才會開花一次,只有少許樹木有例外。

    幸好,聰明的人類祖先,已懂得計劃性經濟的種植,即是人為操作種植來提高產量–挑選結出碩大果實的個體后代來培育,讓長得好的小樹繼續變粗生長,使果園的利潤最大化。

    然而,將好吃果子中的種子留下繁殖,種出來的果樹無法保留原有品質,后來,農人運用人工育種和嫁接技術,將結出優良品種的果樹枝條(接穗),嫁接在別棵小樹(砧木),以保持原穗木的優良品種,讓果樹提前結果。

    除了果樹嫁接,包括韓山河在內的農人,都會定期修剪繁茂枝干和樹葉,主要是為了矮化果樹,方便員工作業,同時讓果樹穩定生長,樹冠重量變輕,從而維持果樹健康,增加收獲量。

    “過去,我們都要抬頭仰望,才能追尋到果實的縱影,現在,伸手就可及到果實,主要因為果樹長到一個階段,農人就會準備塑型、修枝、矮化果樹。”韓山河笑說。

    韓山河:分類包裝確保新鮮
    菠蘿蜜長年吃得到

    水果就是要吃新鮮的!

    然而,考量到從果園到市場的時間,農人一定不採很夠水(熟)的果實,因為不耐放,也不適合儲運。

    韓山河披露,“我的果園主打種菠蘿蜜,種有父親選種培育后註冊的J34,及農業局提供的Madu種(J33)。菠蘿蜜是多年生果樹,不必年年翻種,照顧得好的話,生存個十多、二十年均無問題。”

    Madu和J34,產量、口味有差別。筆者不敢講老韓種的(J34)較好,但友族最愛Madu,因甜度高,不過,其果肉容易“生鏽”(長斑點),吃起來雖毫無影響,但賣相不好,不受外銷市場青睞。J34很適合新加坡市場,因為得果率高,商販覺得划算。

    此外,管理得好,菠蘿蜜可長至50至60公斤。可是,巨型果實不適合搬動,只是特別培養來參賽,一般種植來買賣的,約有20公斤。20公斤的菠蘿蜜,切掉皮和鬚,得到約8至10公斤的果肉,得果率近40%至50%。

    “菠蘿蜜,花期開了30天過后,果型差不多成熟,就套袋,90天后就成熟,120天后就採收,分級包裝送往市場,過程中自然后熟。成熟期不夠,果實就掉落,那就無法后熟。”韓山河說。

    稱量分級做記號

    菠蘿蜜不是季節性水果,極端天氣會影響成熟和品質。不過,農人懂得利用技術,包括調節果樹的花季、修枝和施肥,來控制生產,確保每個月都有產出,每個星期採收兩次,即是一年至少有11個月採收期。

    水果採收后,便會進桶上羅厘,送抵包裝廠,取下清洗后稱重量,分級和做記號,包裝后放在盒子或籃子裡,等候本地客人(夜市商販、超商)來拿,及準備晚上運送到新加坡,無需庫存。

    負責管理的韓山河坦言,“過去,還未建立標準作業流程前,17種水果35個品種,都是在果園包裝上車,面對壞果更多,品質分級難控制及包裝的問題。自從設立分類包裝工廠后,我們在品質和規格等管理上,做得更好了。”

    用地少.易儲存
    種胡椒回酬潛能高

    深耕農業超過半個世紀的韓學習指出,“我要鼓勵廣大華裔農民種植胡椒,因為華人的土地越來越少了!比如說祖父留下30畝地,平分給3個兒子,兒子們又生幾了個孩子,到了第三代,可能平均一人剩不到一畝地。”

    早期,英殖民地在馬來半島開發土地種植,第一幫作物就是胡椒。當年,只有柔佛太平村和古來,種植商用價值高的胡椒。

    “近幾年,百味之王胡椒,全球價格,已升至一公斤可賣逾50令吉。最重要的是,胡椒單位面值高,種上20棵榴槤的一畝地,可用來種植800棵胡椒,管理得好,產量做得成功,一畝胡椒的產值可媲美10畝油棕。”他說。

    為此,韓學習正積極育苗,準備將來種胡椒。除了發展潛能,更因為內心的情意結,“當年,我的父輩種植胡椒失敗,沒有賺到錢,我不甘願,我要種好胡椒。”

    “胡椒可以採收20至30年。白胡椒曬干后,只要不淋雨,不必冷藏都可以長期儲存。沒有任何農作物可以這樣!”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