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果農情(第3篇)產銷合一 “瓜”分市場 省略中間盤商.降成本增利潤 | 中國報 China Press

水果農情(第3篇)產銷合一 “瓜”分市場 省略中間盤商.降成本增利潤

柔佛的兄弟果農羅進真(右)和羅進益(左,大馬果農公會秘書),擁有豐富的木瓜經營經驗。
柔佛的兄弟果農羅進真(右)和羅進益(左,大馬果農公會秘書),擁有豐富的木瓜經營經驗。

報導:許雅玲
攝影:盧淑敏



吃了近20年“木瓜飯”的羅氏兄弟羅進益和羅進真,從小就愛小木瓜的香濃和大木瓜的清香。

關于農業種植,大哥羅進益坦言,現代務農的門檻已經變高,因為農人不只要會種植,更要懂得行銷。

兩兄弟均強調,自古以來,務農要有產量和收益。削價害死農人,為了求存,農人必須改變傳統被動的產銷方式,思考自銷自產,產銷合一。

兩兄弟不是說說而已,他們真的坐言起行,甚至積極開發下游工業,讓農人成為農業的主題──成本主控,價錢主控。如此,便能達致農人、通路、消費者三贏的局面。

農產品收成時,農人永遠有個難解矛盾:怕產量少,更怕產量過剩,價格暴跌。

在傳統通路,從農場到消費者手上,農產品的保存期限非常短,容易出現損壞、腐爛,之間一層又一層的耗損,還要涉及中間盤商的利潤和物流成本,價格大部份都翻漲好幾倍。

馬來西亞果農公會秘書羅進益說:“農產品產價格上漲,好處並沒有分給農人,農人會納悶:賣給中間盤商的價格,沒有比較高啊!價格下調的好處,也沒有分給消費者,農人會納悶:明明賣給中間盤商的價格很低啊。”

擔心政府大量進口

即使產量低,農人也沒法展顏歡笑,因為還要擔心:政府會大量進口!去年,泰國水蓊盛產,大量外銷出口,就是不計成本要把國內價格穩定。泰國水蓊來到我國,即使批發價下跌,可是,市場上,消費者還是買不到便宜水蓊。

“我父親是收購商,也有種菜。從小,我們四兄弟便要幫忙父親。后來,父親認識的香港商人鼓勵他把木瓜外銷香港。一周有三天,我們兄弟都要幫忙父親上貨、卸貨。碰到下雨天更可憐,因為木瓜的膠質很利,摸多了皮會裂。”他說。

過了19歲生日,羅進益從檳城韓江中學結業,返回家鄉柔佛時,父親正遭遇生意夥伴卷款而逃,因此背上債務的慘況。

他透露,“某次,在車上,香港老闆打電話問父親:你還想種木瓜外銷香港嗎?父親就問我:你想做嗎?我覺得自己還年輕,可以嘗試做,維繫著父親種植木瓜外銷香港的通路。最初,我都是做高檔飛機貨,空運木瓜到香港,再轉至中國。中國人都拿Solo木瓜來燉燕窩。”

從以前到現在,種植木瓜的人不少。具體來說,大馬木瓜分三個產區,即是北部(美羅和怡保那一帶)、中部(從南和北收貨,集中在中部)和南部(主要在峇株巴轄)。雖然,峇株巴轄只有三至四家出口木瓜,但出口香港木瓜的浮動率,主要受南部產量的影響。

“農人削價,兩敗俱傷,笑到最后的只能是香港商人。1998至2001年,農人有坐下來談合作及控制香港市場的產銷。今天開會決定后,兩天后,一切狀況良好,第三天后,老問題重現──每個人手頭上的貨源多,都要想辦法銷售,木瓜一多,進入香港市場,價格就變爛。”

光是羅進益一人,一個禮拜有7或8個貨櫃排著出口……運去香港,運一櫃要輸多半櫃,后來就少做,現在,暫停出口香港。

最怕泰國水果搶灘

時常聽到大馬果農說:我們不怕溫帶水果(葡萄、橙和蘋果等)的競爭,我們最怕泰國熱帶水果。泰國水果盛產,大傾銷到大馬,國內果農就要面對無價無市的慘況。

實際上,今年農曆新年后,惡劣天氣致使木瓜產量大減,平均批發價格上漲。

羅進益的三弟羅進真坦言,“今年,我們認為木瓜會缺貨,便鼓勵大家種植木瓜,但是,種木瓜不是隨便可以種,需要很大的技術,管理亦不簡單,除了氣候影響,更怕病蟲害,比如說黑腐病和環狀病毒。還有木瓜輪點毒素病(Papaya ring spot),這好比人類的愛滋病。”

就此,羅進益回溯,“2003至2004年間,峇株巴轄的木瓜種植,面對嚴峻黑腐病危害。我手頭上近五百畝農場,在三個月內就全軍覆沒,迫使我只好放棄,轉戰關丹。在關丹,也因為天時地利問題,種植失利。”

過去,木瓜樹上果實纍纍是常態。現在,產量大幅減少,甚至,種得不成功,連一成多收成都沒有!

產量減少,成本提高很多,木瓜只能賣貴。有果農預計,木瓜短缺將持續至六七月。

“以前,木瓜樹可以採收5年,現在種植條件嚴峻,超過3年的樹,產量越來越低,不符合經濟效益,加上,果樹逐年長高,工人覺得難做,就不採了。”羅進益說。

小段耕作分散風險
篩選分級賣到好價

適逢天時地利人和,木瓜產量提高,農人又面對另一個瓶頸:銷售出去。

雖然,自產自銷,可以省略中間盤商的服務,降低成本和增加利潤,可是,農人又擔心本身產量太少,並且沒有能力做好包裝和行銷。

羅進益表示,“我自己育苗、種植、包裝、銷售,但也不算是直接面對消費者。有些園主,採收回來,就直接賣給批發商。不過,我們因為有銷出新加坡,便用出口規格來制定品質標準,所以,果實採收回來后,先做好篩選和分級,過后才賣給批發商。”

銷售,不能只靠內需,尤其地理位置特殊的柔佛,運輸去新加坡賣,還比運輸到吉隆坡快速。

“現代農人要有意識做到可出口的品質,不然,百物通脹時,農產品若沒有賣到一定的價位,農民要提早離場。”

“篩選分級果實,農人覺得麻煩,工作很多,便不做,或者,因為缺乏人力,也沒法做。”

過去,小農會抱怨,市場都被大農戶獨食。大農戶會反駁:都怪你們不做分級,不做包裝。但羅進益覺得,“現在又回歸到做小段地種植的天下!過去,我認為,大畝地容易管理,現在,我覺得小段耕作,可以分散風險。”

種植100畝木瓜,可能只需要五台引擎來灌溉,但做小段地,比如說,10畝,可能需要10台引擎來灌溉。

“旱天的時候,5台引擎灌溉百畝田,和一台引擎灌溉一段地,成效差別巨大。並且,施肥方面,10段地,農人可以自主安排施肥時間,大段土地,農人必須同一天施肥,同一天打藥水,同時收成。中病的話,可能是百畝地全軍覆沒。”羅進益強調。

務農門檻變高須專業知識

羅進益一直深信:種植,只要管理好,產量不成問題;只要品質在,銷售便不成問題。

“我們歡迎新農人加入,但是,我必須坦言,現在,務農的門檻變高了。”他笑著表示。

以前,父母會說:如果你不好好讀書,長大只能拿鋤頭。

今天,農人會說:如果你不好好讀書,長大不能當農夫。

“你要當農夫,老爸沒有土地,你要如何找到土地,這就是一個很高的門檻。接下來,你要面對種植成本增加的問題,應付比過往複雜得多的病蟲害,還有,具備土壤耕作、播種種植、土地灌溉、作物種植、雜草及農業害蟲控制、農業廢物回收及利用等領域的知識。”羅進益說。

一句話來總結:現代農人,不能掂掂吃天公了!無論是資金、技術、行銷或管理,都有門檻。務農,不像投資工廠,有大量資金就能成功。幸好,大馬農人可以通過建立農業知識系統,協助讓更多人進入農業圈。

羅進真補充,“新人種植,要從頭摸起,比我們還要難做。不過,新人種植有好處,不知道任何事情,只要虛心請教前輩,都會覺得,做下去就對了,反倒是,念過農藝系,知道很多問題的,更害怕加入農業這一行業。”

小農戶可專注精緻農業

以前,農人以量取勝,盡量兼顧品質。在這點上,大農戶有規模、有資本去投資機械化。然而,小農戶無需妄自菲薄,3至5畝的小面積種植,不需要機械化,可以專注精緻農業。

“全球農業已走向精緻化。首要,必須先提高農產品品質。然后,想要行銷高價位產品,必須改變包裝和市場策略。”羅進真說。

只不過,農業精緻化,很難兩全其美:本來種植種500棵番石榴,因為農場人手短缺,農人打算收完上旬的果實后,便要砍掉250棵,把剩下的250棵番石榴做得更加精緻,然后賣500棵的錢。

羅進益補充,“農人想要做產量,人手不足,只能轉向精緻化,品質更好,價錢更貴。可是,本地人民的消費能力,沒有那么好,吃不起貴價水果。外銷,更適合精緻和小批量農產品。”

他們的好友韓山河,其菠蘿蜜園已做到把園區的每一區塊都標記好,細緻至每一棵樹都有專屬號碼,每一粒銷售出去的果實,都有登記來自哪個區塊的那棵果樹,售出的水果有問題,馬上可以追溯源頭,對症下藥。

研發加工食品吸納過剩產量

“大馬水果,風味評價高,但保存期限短。”羅進真表示,“高價位農產品是很好的目標,不過,下一步,可以積極開發下游工業,比如研發加工食品。”

農人均有以下經驗:產銷到了一個階段,水果過剩,造成價格大跌,這時候,如果有下游工業吸納過剩的產量,那么就可以維持市場產量和價格的穩定,把水果製成果脯、果乾,蜜餞,當作零食來吃,果汁大批量罐裝包裝。甚至,製成風味獨特的手信或食品添加劑。

“農產品必須做到食品加工這一步,不然,蔬果價格暴起暴跌,不是好事。”他坦言:“此外,如果消費者改變習慣,比如說,如果華人在初一十五的祭拜時,不用外國的蘋果和橙,改成本地水果,必將促進本地水果的銷售,因為這個消費群體很龐大。”

本身修讀食品加工系的他,已做好準備往下游工業發展,從國外定制的機器送到,立即可投入水果乾水果茶的生產。

“下游工業,我們還是堅持95%自己種植。自己種植,不擔心農藥會超標,可以掌控源頭和產量。機器到了,一兩個月內就可投產,但要做到有品牌推出市場,至少要一年。”

剖頭矮化“一尺瓜”產量高

在大馬,農人種植的木瓜品種,主要是“一尺瓜”(Sekaki)──生長至一尺左右,便可採摘。“一尺瓜”受農人歡迎,主要因為產量高,果實形狀重量較均勻,平均種植9個月后就能採收18個月,經濟效益高。

有機會走訪木瓜園,看到畸形的木瓜樹,千萬別為果樹長得怪而大嚷小叫:農人把樹種壞了!

實際上,畸形木瓜,是有技術的農人,用刀在木瓜莖切4刀,剖開變成4根,再把它拉倒的“生長現象”,目的是將果樹矮化。

木瓜樹經剖頭處理后,根系會發展的比較好,吸收養分的能力也較強,由于需癒合傷口,因此發育期較長,約1年才有果實可採摘。

“我喜歡進行農業實驗,我有一小段農地,就有剖樹來矮化果樹,並已驗收成果──果樹長大倒來倒去,蜿蜒好似蛇形,果樹樣子比較不漂亮,不過,果樹採收很久,還是這么矮。”羅進益說。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