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果農情(完結篇)進軍中國身價不凡 大馬果王齒頰“榴”香



園主會在榴槤樹底下結網,避免果實直接掉落地上,損壞果肉的品質。

報導:許雅玲

攝影:盧淑敏

2014年,大馬冷凍榴槤獲准出口到中國市場,果農均高喊:大馬水果產業,總算看到太陽打西邊出來了!

大馬農產品,一旦出口到中國,立即身價不凡!至此,本地果農才拿回競爭優勢,將水果賣出更好的價錢。

目前,政府致力于推動大馬農業領域轉型和邁向商業化,並計劃重振大馬水果領域,期盼大馬能成為熱帶水果出口王國。

好不容易搭乘了“國際專車”,柔佛果農以破釜沉舟的決心,進行農業改革──讓大農戶先團結起來,定位一個品牌,進軍國際市場!

毋庸置疑,大馬打造的國際水果明星,非榴槤莫屬!

迄今,已有7種大馬水果打入中國市場,包括:楊桃、木瓜、西瓜、椰子、山竹、紅毛丹、龍眼和荔枝,第8樣水果則是榴槤。為什么會有中國盛產的荔枝?政府官員也答不出來:這是當年的政府去談下來的……

把焦點放回榴槤:2014年,大馬出口到中國的冷凍榴槤,總值有700萬令吉。其中,貓山王、紅蝦、D24等優質名種品種,成為中國高端產品。基于中國對大馬冷凍榴槤需求不斷增長,短短三年內,即在2017年,出口總額達致7000萬令吉。

直至2017年,僅有9家公司獲準出口冷凍榴槤到中國,另有23家公司申請出口准證。

目前,14億中國人口中只有不到1%的人品嚐過榴槤,顯見榴槤在中國還有巨大商機待發掘。

翻種名種榴槤

榴槤達人韓新根透露,我國貓山王鮮果(原粒)榴槤仍未獲批准直接進口中國,目前大部份都是以脫殼冷凍方式進入中國。

榴槤價格,跟隨產量和品質,不斷起伏。去年6月,榴槤產量不高,小販在樹下賣的名種貓山王,一公斤可賣80至100令吉令吉,消費者是有贊有罵。

即便如此,一般榴槤園主,無需將生長良好的傳統榴槤樹砍伐,翻種名種榴槤,因為在駁枝新技術下,可以在3年或3年半內把果園內的所有舊的榴槤樹,變成想要的榴槤名種,快速開花結果。

今年1月5日,中國駐馬大使白天表示,他將努力促成大馬新鮮原粒榴槤出口到中國,並深信這項建議能在近期落實。原粒榴槤還未進入中國市場,國內榴槤價格已高漲許多。未來,鮮果榴槤直接出口中國,只要1%的人口(1400萬人)肯吃榴槤,可以想像那個龐大需求量。

已賺錢的榴槤園主,繼續購買土地種植榴槤,還沒分到一杯羹的農人必然心動:砍掉果樹翻種榴槤。

古來農二代韓新根認為,“消費者嫌貴,因為不知道農人投入的心血和金錢。以前,每逢收成,我們都要擔心虧本,現在,有了外銷和下游工業,價格趨向穩定。接下來的問題,就是國外有市場,我們沒法滿足他們的需求。”

馬來西亞果農公會總會長韓學習曾表示,他跑遍全國統計,有規模管理的榴槤園地,彭亨勞勿有幾萬畝,檳城老樹榴槤有兩三萬畝。現在,把已經20年的老油棕砍掉,翻種榴槤的話,榴槤收成后也可能賺到盆滿缽滿。

對此,資深農人韓泗汶(韓新根的父親)坦言,“無人預料到,榴槤價格會比油棕高那么多!要不要翻種榴槤?會不會又是做傻事?農人自己斟酌衡量。20多年油棕算是老樹,農人應該想砍來翻種榴槤。”

未來,榴槤如果賤價,那么,又是油棕的世界了……

榴槤嬌氣栽9年未必賺

“榴槤價格好,但是,榴槤很嬌氣。”大馬果農總會副總務韓新根強調。

1000人種榴槤,有良好收成的幾率很低。以貓山王為例,即便是會管理的農夫,最快也要6年后才看到開花結果,果樹生長第9年,扣除成本和收入,還不大賺錢。特別是檳城的百年老樹,先天品質優良,結的果實都要綁繩子,不過,樹身過于高大,很難打理,更沒有人敢爬上去疏果。

水果品質的穩定性,主要來自疏果。老樹果實長太多,果實都攝取不到足夠的養分,品質不穩定。山地陡斜,只能用摩托車把榴槤載出來,有10籮的產量,就要跑10趟……

“我的榴槤樹27年,約有80尺高。雖然,在檳城榴槤產區種植的朋友,羨慕我在平原作業,要比他們來得輕鬆,可是,在古來,只有我孤身作戰,無法成為出色產區,這是我艱難之處。然而,因為重視管理,親力親為,榴槤種得很好,才贏得了口碑。”韓新根說。

淡市10年忍痛砍樹

韓泗汶和韓新根不約而同強調:“榴槤的慘況,我們挨了10年!”

1990年代,D24榴槤的種植達致頂峰,品質好的D24,連貓山王都贏不了它。

D24水漲船高,農人一窩蜂種植榴槤,光是古來區,約有50家榴槤園,韓泗汶是最后一組加入到農人。

可是,農人不懂榴槤的種植環境要求,又不會管理,即使投資很大,種出來的品質均不好。一吃進嘴巴:生番薯,不熟!

D24品質參差不齊,才有70%熟就掉果,難免惹來罵名,價錢大瀉,整個榴槤產業就垮掉!

那段期間,農人爭先恐后砍伐榴槤樹,特別在2000年前后,砍樹最兇。在古來,堅持不砍榴槤的有三家,包括韓泗汶。

韓泗汶當時本要砍樹,兒子新根建議:家裡有油棕芭的收入,不如把榴槤園留下來,以后再做決定。兒子看到的是商機,因為競爭對手減少了。

韓泗汶說:“有時候,不是農夫眼光不好,砍掉榴槤樹,對于小園主來說,榴槤無價,種得再好也是失敗,沒錢買米,只好忍痛砍樹。另外,很多農人已60、70多歲,子女不願接手,自己沒法管工人,倒不如改種價格更好,又容易照顧的油棕。”

種植,換來換去,最后一場空!

「一國一品」打響貓山王

農產品沒有外銷機遇的年代,農人坐下來喝茶,個個眼睛佈滿血絲,因為剛經歷了產量過剩,要削價,要銷毀的慘事。

包括韓新根、韓山河、陳志強、羅進益在內的柔佛果農,均強調:大馬水果的生產過程,品質都很好,只是品牌行銷缺乏規劃。

韓新根說:“泰國的鮮果榴槤早已去到全世界,大馬榴槤還不能上飛機,這很可惜。我們希望用‘一國一品’,即是,一個品牌賣全球的方式,把大馬水果打入國際市場。那么,便能解決農人為了訂單,拚命削價的惡性競爭。”

貓山王才打入國際市場,其他名種就來爭名,價格內鬥便發生。今天,為了大家的利益,專攻一國一品,即是,出口國外的優質榴槤,就以“貓山王”來打品牌,並且,可以細分貓山王一號,貓山王二號……

針對一國一品,曾好奇問過陳志強:你放棄自身品牌,不會不捨得嗎?豁達的他回答:紐西蘭的奇異果,都是以一個品牌Zespri對外,做得很成功。我們有共同理念,認為統一品牌是正確做法。農人要以大局為主,放下私心,格局便擴大。

中國的水果訂單,讓大馬水果產業見到光明曙光,希望大馬農人的團結理念,早日讓一國一品的水果,亮相國際舞台。

會種要會賣自己要變通

園主均知道:老遠的人都會來買榴槤,老遠的人都會來偷榴槤!

韓泗汶坦言,“如果人手不夠,防範不到偷榴槤,農人會把心一橫,砍掉果樹改種油棕,承包給人,每個月定期收錢就好。還是老話一句,會種要會賣。”

一開始,韓氏父子將果實交給外人賣,一直都沒有好價,逼使他們自己銷售,包括:開放果園,直接對顧客。

幸好,榴槤就有這種魅力──許多名車都會顛簸進入果園,甚至有人詢問:有休閒農場?

“休閒農場,只有榴槤季節才會有生意,當然不能當做主要收入,只是提供一個額外的附加價值,提升果園的形象而已。”韓新根笑說。

市场脉搏
更多
看影音热议更多
健康点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