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果农情(完结篇)进军中国身价不凡 大马果王齿颊“榴”香



园主会在榴梿树底下结网,避免果实直接掉落地上,损坏果肉的品质。

报导:许雅玲

摄影:卢淑敏

2014年,大马冷冻榴梿获准出口到中国市场,果农均高喊:大马水果产业,总算看到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大马农产品,一旦出口到中国,立即身价不凡!至此,本地果农才拿回竞争优势,将水果卖出更好的价钱。

目前,政府致力于推动大马农业领域转型和迈向商业化,并计划重振大马水果领域,期盼大马能成为热带水果出口王国。

好不容易搭乘了“国际专车”,柔佛果农以破釜沉舟的决心,进行农业改革──让大农户先团结起来,定位一个品牌,进军国际市场!

毋庸置疑,大马打造的国际水果明星,非榴梿莫属!

迄今,已有7种大马水果打入中国市场,包括:杨桃、木瓜、西瓜、椰子、山竹、红毛丹、龙眼和荔枝,第8样水果则是榴梿。为什么会有中国盛产的荔枝?政府官员也答不出来:这是当年的政府去谈下来的……

把焦点放回榴梿:2014年,大马出口到中国的冷冻榴梿,总值有700万令吉。其中,猫山王、红虾、D24等优质名种品种,成为中国高端产品。基于中国对大马冷冻榴梿需求不断增长,短短三年内,即在2017年,出口总额达致7000万令吉。

直至2017年,仅有9家公司获准出口冷冻榴梿到中国,另有23家公司申请出口准证。

目前,14亿中国人口中只有不到1%的人品尝过榴梿,显见榴梿在中国还有巨大商机待发掘。

翻种名种榴梿

榴梿达人韩新根透露,我国猫山王鲜果(原粒)榴梿仍未获批准直接进口中国,目前大部份都是以脱壳冷冻方式进入中国。

榴梿价格,跟随产量和品质,不断起伏。去年6月,榴梿产量不高,小贩在树下卖的名种猫山王,一公斤可卖80至100令吉令吉,消费者是有赞有骂。

即便如此,一般榴梿园主,无需将生长良好的传统榴梿树砍伐,翻种名种榴梿,因为在驳枝新技术下,可以在3年或3年半内把果园内的所有旧的榴梿树,变成想要的榴梿名种,快速开花结果。

今年1月5日,中国驻马大使白天表示,他将努力促成大马新鲜原粒榴梿出口到中国,并深信这项建议能在近期落实。原粒榴梿还未进入中国市场,国内榴梿价格已高涨许多。未来,鲜果榴梿直接出口中国,只要1%的人口(1400万人)肯吃榴梿,可以想像那个庞大需求量。

已赚钱的榴梿园主,继续购买土地种植榴梿,还没分到一杯羹的农人必然心动:砍掉果树翻种榴梿。

古来农二代韩新根认为,“消费者嫌贵,因为不知道农人投入的心血和金钱。以前,每逢收成,我们都要担心亏本,现在,有了外销和下游工业,价格趋向稳定。接下来的问题,就是国外有市场,我们没法满足他们的需求。”

马来西亚果农公会总会长韩学习曾表示,他跑遍全国统计,有规模管理的榴梿园地,彭亨劳勿有几万亩,槟城老树榴梿有两三万亩。现在,把已经20年的老油棕砍掉,翻种榴梿的话,榴梿收成后也可能赚到盆满钵满。

对此,资深农人韩泗汶(韩新根的父亲)坦言,“无人预料到,榴梿价格会比油棕高那么多!要不要翻种榴梿?会不会又是做傻事?农人自己斟酌衡量。20多年油棕算是老树,农人应该想砍来翻种榴梿。”

未来,榴梿如果贱价,那么,又是油棕的世界了……

榴梿娇气栽9年未必赚

“榴梿价格好,但是,榴梿很娇气。”大马果农总会副总务韩新根强调。

1000人种榴梿,有良好收成的几率很低。以猫山王为例,即便是会管理的农夫,最快也要6年后才看到开花结果,果树生长第9年,扣除成本和收入,还不大赚钱。特别是槟城的百年老树,先天品质优良,结的果实都要绑绳子,不过,树身过于高大,很难打理,更没有人敢爬上去疏果。

水果品质的稳定性,主要来自疏果。老树果实长太多,果实都摄取不到足够的养分,品质不稳定。山地陡斜,只能用摩托车把榴梿载出来,有10箩的产量,就要跑10趟……

“我的榴梿树27年,约有80尺高。虽然,在槟城榴梿产区种植的朋友,羡慕我在平原作业,要比他们来得轻松,可是,在古来,只有我孤身作战,无法成为出色产区,这是我艰难之处。然而,因为重视管理,亲力亲为,榴梿种得很好,才赢得了口碑。”韩新根说。

淡市10年忍痛砍树

韩泗汶和韩新根不约而同强调:“榴梿的惨况,我们挨了10年!”

1990年代,D24榴梿的种植达致顶峰,品质好的D24,连猫山王都赢不了它。

D24水涨船高,农人一窝蜂种植榴梿,光是古来区,约有50家榴梿园,韩泗汶是最后一组加入到农人。

可是,农人不懂榴梿的种植环境要求,又不会管理,即使投资很大,种出来的品质均不好。一吃进嘴巴:生番薯,不熟!

D24品质参差不齐,才有70%熟就掉果,难免惹来骂名,价钱大泻,整个榴梿产业就垮掉!

那段期间,农人争先恐后砍伐榴梿树,特别在2000年前后,砍树最凶。在古来,坚持不砍榴梿的有三家,包括韩泗汶。

韩泗汶当时本要砍树,儿子新根建议:家里有油棕芭的收入,不如把榴梿园留下来,以后再做决定。儿子看到的是商机,因为竞争对手减少了。

韩泗汶说:“有时候,不是农夫眼光不好,砍掉榴梿树,对于小园主来说,榴梿无价,种得再好也是失败,没钱买米,只好忍痛砍树。另外,很多农人已60、70多岁,子女不愿接手,自己没法管工人,倒不如改种价格更好,又容易照顾的油棕。”

种植,换来换去,最后一场空!

「一国一品」打响猫山王

农产品没有外销机遇的年代,农人坐下来喝茶,个个眼睛布满血丝,因为刚经历了产量过剩,要削价,要销毁的惨事。

包括韩新根、韩山河、陈志强、罗进益在内的柔佛果农,均强调:大马水果的生产过程,品质都很好,只是品牌行销缺乏规划。

韩新根说:“泰国的鲜果榴梿早已去到全世界,大马榴梿还不能上飞机,这很可惜。我们希望用‘一国一品’,即是,一个品牌卖全球的方式,把大马水果打入国际市场。那么,便能解决农人为了订单,拚命削价的恶性竞争。”

猫山王才打入国际市场,其他名种就来争名,价格内斗便发生。今天,为了大家的利益,专攻一国一品,即是,出口国外的优质榴梿,就以“猫山王”来打品牌,并且,可以细分猫山王一号,猫山王二号……

针对一国一品,曾好奇问过陈志强:你放弃自身品牌,不会不舍得吗?豁达的他回答:纽西兰的奇异果,都是以一个品牌Zespri对外,做得很成功。我们有共同理念,认为统一品牌是正确做法。农人要以大局为主,放下私心,格局便扩大。

中国的水果订单,让大马水果产业见到光明曙光,希望大马农人的团结理念,早日让一国一品的水果,亮相国际舞台。

会种要会卖自己要变通

园主均知道:老远的人都会来买榴梿,老远的人都会来偷榴梿!

韩泗汶坦言,“如果人手不够,防范不到偷榴梿,农人会把心一横,砍掉果树改种油棕,承包给人,每个月定期收钱就好。还是老话一句,会种要会卖。”

一开始,韩氏父子将果实交给外人卖,一直都没有好价,逼使他们自己销售,包括:开放果园,直接对顾客。

幸好,榴梿就有这种魅力──许多名车都会颠簸进入果园,甚至有人询问:有休闲农场?

“休闲农场,只有榴梿季节才会有生意,当然不能当做主要收入,只是提供一个额外的附加价值,提升果园的形象而已。”韩新根笑说。

市场脉搏
更多
看影音热议更多
健康点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