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勢堂‧人生最牛走劍鋒 | 中國報 China Press

架勢堂‧人生最牛走劍鋒

潘儉偉、王建民
潘儉偉、王建民

特約:子若
攝影:李志強



當林冠英晉級為“財爺”(財政部長)後,陪同他赴財政部報到的潘儉偉與王建民博士,也成了網絡紅人!
有網民聯想到“左青龍,右白虎”,但更正確說法是:“左牛津,右劍橋”!潘儉偉畢業於英國牛津大學哲學、政治及經濟系學士學位,王建民則畢業於英國劍橋大學經濟學碩士和杜克大學政治科學博士學位。
這“左右護法”皆以精英高學歷涉足政壇,讓選民見證什麼是最“牛”,以及真英雄無畏走“劍”鋒……

左牛津右劍橋
睿智策謀新希望

當希盟第一批出爐的部長,於5月22日各自前往掌權的部門上任時,財政部自然引起老百姓關注。那一天,在財政部面子書上載的照片裡,一眾網民不只是把焦點聚集在新科財長林冠英身上,與此同時,陪著他報到財政部的身邊兩位猛將,正是候任雪州白沙羅國會議員潘儉偉和雪州萬宜國會議員王建民博士!

那些懂他們兩人來時路的網民,馬上想像出“左青龍,右白虎”的畫面,但是,這個帶點江湖味道的文字並不太適合用在兩人身上,更正確的說法是:“左牛津,右劍橋”!照片所見,左邊的潘儉偉畢業於英國牛津大學(Oxford University)哲學、政治及經濟系學士學位,右邊的王建民則是畢業於英國劍橋大學(Cambridge University)經濟學碩士和杜克大學 (Duke University)政治科學博士學位,雙雙皆是世界頂尖大學的畢業生。

在面子書下留言的網民,有者戲言,背著背包的潘儉偉像個學生第一天要上課去了;至於身材高大又頂著個光頭的王建民,網民說他像來自北京的保鏢;更有人寫到,這個畫面與美劇《Suits》(金裝律師)的場景有幾分相似,若說“書中自有黃金屋”,那麼,高學歷的他倆豈不是名符其實的“金裝財政師”了嗎?

他倆受委為財長特別官員,助財長一臂之力,正當全民通過新政府設立的希望基金捐款救國,兩人以不領薪資出任此職位長達半年,有此仗義之士、之事,自然得邀請他們做客《架勢堂》,談名牌大學的“鍍金”經驗,再從私人界轉為在野黨政治工作者,迄今實現治國夢想的來時路。

潘儉偉與王建民博士陪同財政部長林冠英第一天上班的這張照片,引發網民的紛紛討論。(此圖取自財政部面子書)
潘儉偉與王建民博士陪同財政部長林冠英第一天上班的這張照片,引發網民的紛紛討論。(此圖取自財政部面子書)

甘榜小子鑽出東南亞…

身為民主行動黨雪州主席、宣傳主任的潘儉偉,本屆大選再度披甲上政治沙場,並於白沙羅國會議席中以10萬6903張多數票,創下大馬最多的多數票紀錄,這成績很牛逼,而他從世界上最“牛”的牛津大學出身,這所大學到底“牛”在哪裡呢?

來自柔佛州峇株巴轄郊區一個雞農家庭的潘直言:“小時候住在甘榜,哪裡聽說過牛津,當時,只知道新加坡比較先進。”後來,他獲得亞細安獎學金前往新加坡萊佛士書院及萊佛士初級學院完成A水平考試。

“在這段時期,認識了老師和朋友,方知道美國有哈佛大學(Harvard University)、英國有牛津這種學校。”他最終奔向了譽滿全球的牛津大學,“在那裡,我最重要的學習是思考能力,那就是不管面對什麼課題與問題,我都有本事尋找方案來解決。”

尚記得,當時的其中一個科目是政治,他雖然在英國唸書,但是,其中一個學習項目是談法國政治與歷史,並且要他們找出40年代法國政府失敗的原因,他非常懊惱,心裡暗想:“這與我有何關係呢?”過去,他只讀過大馬和東南亞歷史,甚至不曾聽說那個年代法國政府的名字。

“可是,我只有一個星期的時間,講師只給了一個題目和一個閱讀列表,我必須在限定的時間內把所有參考書讀完,再寫出一個文章交給講師,批改後才有個討論,完成討論以後就表示一個課題解決了。”

後來他發現,這種學習方式無疑在增加一個人的獨立性,以及思考和尋找資源的能力,“在面對不懂的東西時,得自己去挖、去找。”三年的牛津讀書生涯,讓他有過不一樣的真正學習,並在往後的歲月派上了用場。

“畢業後,不論是在顧問公司上班、當上企業家抑或政治工作者,不論面對任何新的問題,都懂得如何去鑽、去尋找答案。”人生最牛不就是“問題來到面前,沒有解決不了的”嗎?牛津給他上了一堂人生的課!

20180604interview04
把忙得不可開交的潘儉偉和王建民博士約在一起做客《架勢堂》,不是件容易的事,期間,必然聊到兩人成為政治戰友的來時路。

他倆憶述,踏上政途以前,兩人曾在亞細安獎學金校友會中遇過對方,真正接觸則是2005年以後,當時,潘架設了一個以教育為核心內容的部落格,“後來太忙了,只好叫他來拔筆相助。”那一年是2007年,也是潘從政之路的開始。至於兩個人留給對方的深刻印象,潘說,王建民除了會讀書,就是很會讀書;輪到王說潘時:“潘儉偉是一個說到做到的人。”聽罷,但見潘含笑而不語。

只要功夫深
勿畏懼權勢!

隨後,當我們把話鋒轉向王建民唸過的劍橋大學之際,他卻因為只在這所大學待過一年時間而沒有過多的著墨,倒是對萊佛士學院和杜克大學的求學之路,有稍微多一些些感受。

他跟潘有類似的教育經歷,同樣獲得新加坡亞細安獎學金,在萊佛士書院(中學部)和初級學院就讀O和A水平考試,“但,他(潘劍偉)比我老幾年啦!”博士的偶爾脫口而出,笑翻了全場人。

在這段初到萊佛士的教育之路,他才知道什麼叫著激烈的競爭力,“這是我在其他國家的其他學校感受不到的。”那麼,他能感受到的精神在哪裡?潘馬上以閩南語代王回答:“精神是愛拼才會贏!”他倆異口同聲表示,新加坡的精英學生都在這所學校,來自長堤彼岸的兩人卻先後被這股競爭壓力“押”出了一個讀書的春天!

潘儉偉在牛津大學最重要的學習,是思考和解決能力,那就是不管面對什麼新課題與問題,都有本事尋找方案來解決。
潘儉偉在牛津大學最重要的學習,是思考和解決能力,那就是不管面對什麼新課題與問題,都有本事尋找方案來解決。

資料正確就站得住腳

王后來到了倫敦政治經濟學院(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修經濟學學士,再負笈劍橋大學和杜克大學,帶著之前累積的唸書體驗,他深知,無論去到哪所學校,都能唸出好成績。

鍾愛打籃球的他報讀杜克大學,不僅僅是世界頂級的研究型大學,同時也是全美最佳籃球名校,不斷為NBA輸送優秀球員。在那裡6年之始,他已學到另一件影響他至深的重要事。

“第一個星期參與的一堂課裡,有位來自哈佛大學的著名教授,為我們博士班同學講述他最新的研究資料。完了以後,我的一位同學舉起手,說道:我認為你的研究非常有趣,不過,還是有缺點123這樣子……”

他頓時被這個場面震撼了,“哇,他才上第一年上博士班,第一個星期居然就有勇氣與能力做出批評。”這是他前所未有過的親身目睹,潘再次插口調侃他說:“進錯學校了。”果然,他後來選擇的是一條需要勇敢併肩同行的政治路,“在參政以後,在國會也抱持同樣的態度,哪怕面對的是前任首相,只要手中的資料是正確的,一定有信心做出回答或提出質疑。”

兩個人分享在世界頂尖大學求學的經驗,潘有點可惜地說,大馬不乏優秀的學生,但大部分的他們卻選擇放棄申請這些大學,“主要是怕麻煩,也擔心有難度。”

他聲稱,自己也不是成績很好的學生,“我不是全A的學生,他才是(他望向王建民),我一定會漏掉一兩科,可是如果不去碰碰運氣,就永遠拿不到啊!”他坦言,他的A水平考試考得“麻麻地”,但因為牛津的那份考試選的是他喜歡的科目,因此獲得牛津方面的青睞,而雀屏中選。

為此,他鼓勵大馬莘莘學子去嘗試去敲開這扇教育之門。而在吉隆坡長大的王則認為,這其實也顯示社會不公平和城鄉的差距,“那些城市裡的名校,因為有校友回校分享,才讓學生知道世界頂尖大學不是遙不可及的距離。”

身為博士,王建民伏案奮筆疾書起來就是三四十頁的報告,過去這些報告少人問津,如今成為執政政府的一分子后,他嘔心瀝血的報告派上用場了。
身為博士,王建民伏案奮筆疾書起來就是三四十頁的報告,過去這些報告少人問津,如今成為執政政府的一分子後,他嘔心瀝血的報告派上用場了。

實戰經驗為盾,從政變爆料王

話說,現年46歲的潘儉偉比小3年的王建民博士,更早投身社會,因此潘還是不忘“虧”王一番:“我沒有太喜歡讀書,這個人(王建民)讀不完的。”在自個創業之前,潘為一家跨國資訊工藝咨詢公司服務長達兩年,1997年3月開拓了一家後來在新加坡交易所上市的電子商務咨詢公司。

在10年當總執行長的日子裡,“從IT到管理人才、公司操作、市場交易皆有所涉獵,同時,也認識資本市場,掌握市場工具如股票、債券等等。”他說道,通過自己做自己的公司,吸收了超級多東西,“我感覺自己就像一塊海綿那樣不斷汲取新的知識,好像把一個人30年才擁有的經驗快速濃縮到10年裡頭。”

這使他在踏上政治舞台時,成為極少數有如此豐厚及背景的政治工作者,也讓他在1MDB的事件上展現有知有識的一面,把它複雜的交易精簡化再傳遞給老百姓知道,以致後來他贏得了“火箭1MDB爆料天王”的外號。

文章像報告一樣寫得深入

從企業家轉身成為政治工作者,潘儉偉說,這是他打從小時候就想像過要做的一件事,為興趣、也為改革的理想,總是希望國家有良好的執政狀況。直至那一年,他在分析了當時執政的國陣和反對黨後,他認為,最有原則的是民主行動黨,“當然,它也有其缺點,其中有被說是華基政黨,但重點是原則、理念,其他的則可以通過自己的加入來幫助改進。”

許多年輕人對政治產生濃厚的興趣,毫無疑問,這是一件令人欣喜的事情。潘儉偉卻認為,甫畢業就投身政壇,這使他缺乏市場經歷的積累,也不知外面世界到底是一個怎樣的光景。王建民博士跟潘一樣,都曾經被政治外面的世界磨練過。

王曾在波斯頓咨詢公司(BCG)吉隆坡分局擔任一名助理顧問,也曾在策略研究院(INSAP)及社會經濟發展研究所(SEDAR)工作,以及藍海策略區域中心的顧問。正因著這些個背景,他對顧問公司的運作和費用瞭若指掌,當上國會議員之後,在國會裡,使他具備條件去擔任好問責的角色。

作為一名博士,伏案奮筆疾書起來,絕非三兩張紙就能表達其所思所想,他每每以研究態度針對他所觸碰的政策進行分析。潘再一次忍不住說道:“他寫的文章就像是一份報告。”據王自己所言,他寫的一個報告就多達三四十頁是等閒事,“我每次跟他講,做麼這樣寫,人家不要讀的。”聽罷潘的這番說詞,他不得不承認會翻閱的人並不多,“但是,我的用意是讓任何政治人物(包括國陣)、研究所或博士班學生,作為資料參考呀!”

他曾針對PTPTN這課題撰寫過一份報告,點出當中的優點和缺點,這份報告也在國會發送,但,他自知看的人不多,更別說認真看的人。不過,未雨綢繆始終是好事,有些事情做著做著就派上用場了,像他曾參考KTM的年度報告而書寫了一份分析報告,如今,該黨的組織秘書陸兆福當上了交通部長,他理所當然把資料全都給了他,希望對未來的政策有所助益。

變天后,路正漫長…

潘儉偉與王建民博士以知識分子身分加入行動黨,箇中又存在一個怎樣的過程呢?2012年加入行動黨的王,黨齡不長但憑著過人的背景平步青雲,“原來並不是想參政,而是選擇一個政黨來當幕僚。”在環顧各政黨的大原則之際,他也著重於自己是否能與所選擇的黨領袖和黨員配合。

在行動黨裡,他除了看見數十年如一日的民主與公正的大原則,他還看到了潘儉偉、楊巧雙等年輕領袖的衝勁與活力,讓他望見了新鮮的政治方向,而後來的選擇使我們看到了今天的他。

至於潘,他說道,小時候就聽聞林吉祥這號人物,他當時不明白這是個怎樣的人,“他被捉進牢過後,出來又再來拼,腦袋好像有點……”他換了個急速的語氣,繼續說道:“然後,兒子被丟進牢裡之後,又繼續地拼!”

縱使有太多的不解,但是,他不得不承認,他們是非常有誠意的,“他們做的一切不為己,亦不為利,他們卻如此全心全意去做,這一點讓我對他們產生了景仰之意。”這讓他感覺到,能夠的話,自己也應該有所付出,“或許,無法像他們付出那麼多,但至少付出自己能力所及的部分。”

在過去11年的政治路,他也面對種種的政治手段,包括了被禁止出國、誹謗控告,甚至接恐嚇信件和子彈威脅,如今回想,他淡然地說:“都不及他(林吉祥)那樣慘!”他聲稱,從政以來不覺有過大壓力,當然最終目標是換政府。

“過程中,沒有硬要做出什麼大事,抱著能夠做到哪裡就哪裡的態度。每一天起床,只要盡了自己的能力,如果有任何成就,那就是bonus了!”如今,換政府的願望已達成,一周前,前首相納吉也撤銷了對他的誹謗案,從前種種仿彿來到了一個結束的時候。其實,腳下的路正要開始,未來是一條漫長的治國之路呀!


(本報李志強攝)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ChinaPress
如我們的隱私政策所述,本網站通過使用COOKIES確保您在瀏覽網站時獲得最佳體驗。
如果您繼續使用我們的網站,即表示您同意我們的隱私政策並接受我們對此類cookie的使用。有關詳細信息,請單擊“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