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势堂‧人生最牛走剑锋

潘俭伟、王建民

特约:子若

摄影:李志强

当林冠英晋级为“财爷”(财政部长)后,陪同他赴财政部报到的潘俭伟与王建民博士,也成了网络红人!
有网民联想到“左青龙,右白虎”,但更正确说法是:“左牛津,右剑桥”!潘俭伟毕业于英国牛津大学哲学、政治及经济系学士学位,王建民则毕业于英国剑桥大学经济学硕士和杜克大学政治科学博士学位。
这“左右护法”皆以精英高学历涉足政坛,让选民见证什么是最“牛”,以及真英雄无畏走“剑”锋……

左牛津右剑桥 睿智策谋新希望

当希盟第一批出炉的部长,于5月22日各自前往掌权的部门上任时,财政部自然引起老百姓关注。那一天,在财政部面子书上载的照片里,一众网民不只是把焦点聚集在新科财长林冠英身上,与此同时,陪着他报到财政部的身边两位猛将,正是候任雪州白沙罗国会议员潘俭伟和雪州万宜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

那些懂他们两人来时路的网民,马上想像出“左青龙,右白虎”的画面,但是,这个带点江湖味道的文字并不太适合用在两人身上,更正确的说法是:“左牛津,右剑桥”!照片所见,左边的潘俭伟毕业于英国牛津大学(Oxford University)哲学、政治及经济系学士学位,右边的王建民则是毕业于英国剑桥大学(Cambridge University)经济学硕士和杜克大学 (Duke University)政治科学博士学位,双双皆是世界顶尖大学的毕业生。

在面子书下留言的网民,有者戏言,背着背包的潘俭伟像个学生第一天要上课去了;至于身材高大又顶着个光头的王建民,网民说他像来自北京的保镖;更有人写到,这个画面与美剧《Suits》(金装律师)的场景有几分相似,若说“书中自有黄金屋”,那么,高学历的他俩岂不是名符其实的“金装财政师”了吗?

他俩受委为财长特别官员,助财长一臂之力,正当全民通过新政府设立的希望基金捐款救国,两人以不领薪资出任此职位长达半年,有此仗义之士、之事,自然得邀请他们做客《架势堂》,谈名牌大学的“镀金”经验,再从私人界转为在野党政治工作者,迄今实现治国梦想的来时路。

潘俭伟与王建民博士陪同财政部长林冠英第一天上班的这张照片,引发网民的纷纷讨论。(此图取自财政部面子书)

甘榜小子钻出东南亚…

身为民主行动党雪州主席、宣传主任的潘俭伟,本届大选再度披甲上政治沙场,并于白沙罗国会议席中以10万6903张多数票,创下大马最多的多数票纪录,这成绩很牛逼,而他从世界上最“牛”的牛津大学出身,这所大学到底“牛”在哪里呢?

来自柔佛州峇株巴辖郊区一个鸡农家庭的潘直言:“小时候住在甘榜,哪里听说过牛津,当时,只知道新加坡比较先进。”后来,他获得亚细安奖学金前往新加坡莱佛士书院及莱佛士初级学院完成A水平考试。

“在这段时期,认识了老师和朋友,方知道美国有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英国有牛津这种学校。”他最终奔向了誉满全球的牛津大学,“在那里,我最重要的学习是思考能力,那就是不管面对什么课题与问题,我都有本事寻找方案来解决。”

尚记得,当时的其中一个科目是政治,他虽然在英国唸书,但是,其中一个学习项目是谈法国政治与历史,并且要他们找出40年代法国政府失败的原因,他非常懊恼,心里暗想:“这与我有何关系呢?”过去,他只读过大马和东南亚历史,甚至不曾听说那个年代法国政府的名字。

“可是,我只有一个星期的时间,讲师只给了一个题目和一个阅读列表,我必须在限定的时间内把所有参考书读完,再写出一个文章交给讲师,批改后才有个讨论,完成讨论以后就表示一个课题解决了。”

后来他发现,这种学习方式无疑在增加一个人的独立性,以及思考和寻找资源的能力,“在面对不懂的东西时,得自己去挖、去找。”三年的牛津读书生涯,让他有过不一样的真正学习,并在往后的岁月派上了用场。

“毕业后,不论是在顾问公司上班、当上企业家抑或政治工作者,不论面对任何新的问题,都懂得如何去钻、去寻找答案。”人生最牛不就是“问题来到面前,没有解决不了的”吗?牛津给他上了一堂人生的课!



把忙得不可开交的潘俭伟和王建民博士约在一起做客《架势堂》,不是件容易的事,期间,必然聊到两人成为政治战友的来时路。

他俩忆述,踏上政途以前,两人曾在亚细安奖学金校友会中遇过对方,真正接触则是2005年以后,当时,潘架设了一个以教育为核心内容的部落格,“后来太忙了,只好叫他来拔笔相助。”那一年是2007年,也是潘从政之路的开始。至于两个人留给对方的深刻印象,潘说,王建民除了会读书,就是很会读书;轮到王说潘时:“潘俭伟是一个说到做到的人。”听罢,但见潘含笑而不语。

只要功夫深 勿畏惧权势!

随后,当我们把话锋转向王建民唸过的剑桥大学之际,他却因为只在这所大学待过一年时间而没有过多的着墨,倒是对莱佛士学院和杜克大学的求学之路,有稍微多一些些感受。

他跟潘有类似的教育经历,同样获得新加坡亚细安奖学金,在莱佛士书院(中学部)和初级学院就读O和A水平考试,“但,他(潘剑伟)比我老几年啦!”博士的偶尔脱口而出,笑翻了全场人。

在这段初到莱佛士的教育之路,他才知道什么叫着激烈的竞争力,“这是我在其他国家的其他学校感受不到的。”那么,他能感受到的精神在哪里?潘马上以闽南语代王回答:“精神是爱拼才会赢!”他俩异口同声表示,新加坡的精英学生都在这所学校,来自长堤彼岸的两人却先后被这股竞争压力“押”出了一个读书的春天!

潘俭伟在牛津大学最重要的学习,是思考和解决能力,那就是不管面对什么新课题与问题,都有本事寻找方案来解决。

资料正确就站得住脚

王后来到了伦敦政治经济学院(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修经济学学士,再负笈剑桥大学和杜克大学,带着之前累积的唸书体验,他深知,无论去到哪所学校,都能唸出好成绩。

钟爱打篮球的他报读杜克大学,不仅仅是世界顶级的研究型大学,同时也是全美最佳篮球名校,不断为NBA输送优秀球员。在那里6年之始,他已学到另一件影响他至深的重要事。

“第一个星期参与的一堂课里,有位来自哈佛大学的著名教授,为我们博士班同学讲述他最新的研究资料。完了以后,我的一位同学举起手,说道:我认为你的研究非常有趣,不过,还是有缺点123这样子……”

他顿时被这个场面震撼了,“哇,他才上第一年上博士班,第一个星期居然就有勇气与能力做出批评。”这是他前所未有过的亲身目睹,潘再次插口调侃他说:“进错学校了。”果然,他后来选择的是一条需要勇敢并肩同行的政治路,“在参政以后,在国会也抱持同样的态度,哪怕面对的是前任首相,只要手中的资料是正确的,一定有信心做出回答或提出质疑。”

两个人分享在世界顶尖大学求学的经验,潘有点可惜地说,大马不乏优秀的学生,但大部分的他们却选择放弃申请这些大学,“主要是怕麻烦,也担心有难度。”

他声称,自己也不是成绩很好的学生,“我不是全A的学生,他才是(他望向王建民),我一定会漏掉一两科,可是如果不去碰碰运气,就永远拿不到啊!”他坦言,他的A水平考试考得“麻麻地”,但因为牛津的那份考试选的是他喜欢的科目,因此获得牛津方面的青睐,而雀屏中选。

为此,他鼓励大马莘莘学子去尝试去敲开这扇教育之门。而在吉隆坡长大的王则认为,这其实也显示社会不公平和城乡的差距,“那些城市里的名校,因为有校友回校分享,才让学生知道世界顶尖大学不是遥不可及的距离。”

身为博士,王建民伏案奋笔疾书起来就是三四十页的报告,过去这些报告少人问津,如今成为执政政府的一分子后,他呕心沥血的报告派上用场了。

实战经验为盾,从政变爆料王

话说,现年46岁的潘俭伟比小3年的王建民博士,更早投身社会,因此潘还是不忘“亏”王一番:“我没有太喜欢读书,这个人(王建民)读不完的。”在自个创业之前,潘为一家跨国资讯工艺咨询公司服务长达两年,1997年3月开拓了一家后来在新加坡交易所上市的电子商务咨询公司。

在10年当总执行长的日子里,“从IT到管理人才、公司操作、市场交易皆有所涉猎,同时,也认识资本市场,掌握市场工具如股票、债券等等。”他说道,通过自己做自己的公司,吸收了超级多东西,“我感觉自己就像一块海绵那样不断汲取新的知识,好像把一个人30年才拥有的经验快速浓缩到10年里头。”

这使他在踏上政治舞台时,成为极少数有如此丰厚及背景的政治工作者,也让他在1MDB的事件上展现有知有识的一面,把它复杂的交易精简化再传递给老百姓知道,以致后来他赢得了“火箭1MDB爆料天王”的外号。

文章像报告一样写得深入

从企业家转身成为政治工作者,潘俭伟说,这是他打从小时候就想像过要做的一件事,为兴趣、也为改革的理想,总是希望国家有良好的执政状况。直至那一年,他在分析了当时执政的国阵和反对党后,他认为,最有原则的是民主行动党,“当然,它也有其缺点,其中有被说是华基政党,但重点是原则、理念,其他的则可以通过自己的加入来帮助改进。”

许多年轻人对政治产生浓厚的兴趣,毫无疑问,这是一件令人欣喜的事情。潘俭伟却认为,甫毕业就投身政坛,这使他缺乏市场经历的积累,也不知外面世界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光景。王建民博士跟潘一样,都曾经被政治外面的世界磨练过。

王曾在波斯顿咨询公司(BCG)吉隆坡分局担任一名助理顾问,也曾在策略研究院(INSAP)及社会经济发展研究所(SEDAR)工作,以及蓝海策略区域中心的顾问。正因着这些个背景,他对顾问公司的运作和费用了若指掌,当上国会议员之后,在国会里,使他具备条件去担任好问责的角色。

作为一名博士,伏案奋笔疾书起来,绝非三两张纸就能表达其所思所想,他每每以研究态度针对他所触碰的政策进行分析。潘再一次忍不住说道:“他写的文章就像是一份报告。”据王自己所言,他写的一个报告就多达三四十页是等闲事,“我每次跟他讲,做么这样写,人家不要读的。”听罢潘的这番说词,他不得不承认会翻阅的人并不多,“但是,我的用意是让任何政治人物(包括国阵)、研究所或博士班学生,作为资料参考呀!”

他曾针对PTPTN这课题撰写过一份报告,点出当中的优点和缺点,这份报告也在国会发送,但,他自知看的人不多,更别说认真看的人。不过,未雨绸缪始终是好事,有些事情做着做着就派上用场了,像他曾参考KTM的年度报告而书写了一份分析报告,如今,该党的组织秘书陆兆福当上了交通部长,他理所当然把资料全都给了他,希望对未来的政策有所助益。

变天后,路正漫长…

潘俭伟与王建民博士以知识分子身分加入行动党,个中又存在一个怎样的过程呢?2012年加入行动党的王,党龄不长但凭著过人的背景平步青云,“原来并不是想参政,而是选择一个政党来当幕僚。”在环顾各政党的大原则之际,他也着重于自己是否能与所选择的党领袖和党员配合。

在行动党里,他除了看见数十年如一日的民主与公正的大原则,他还看到了潘俭伟、杨巧双等年轻领袖的冲劲与活力,让他望见了新鲜的政治方向,而后来的选择使我们看到了今天的他。

至于潘,他说道,小时候就听闻林吉祥这号人物,他当时不明白这是个怎样的人,“他被捉进牢过后,出来又再来拼,脑袋好像有点……”他换了个急速的语气,继续说道:“然后,儿子被丢进牢里之后,又继续地拼!”

纵使有太多的不解,但是,他不得不承认,他们是非常有诚意的,“他们做的一切不为己,亦不为利,他们却如此全心全意去做,这一点让我对他们产生了景仰之意。”这让他感觉到,能够的话,自己也应该有所付出,“或许,无法像他们付出那么多,但至少付出自己能力所及的部分。”

在过去11年的政治路,他也面对种种的政治手段,包括了被禁止出国、诽谤控告,甚至接恐吓信件和子弹威胁,如今回想,他淡然地说:“都不及他(林吉祥)那样惨!”他声称,从政以来不觉有过大压力,当然最终目标是换政府。

“过程中,没有硬要做出什么大事,抱着能够做到哪里就哪里的态度。每一天起床,只要尽了自己的能力,如果有任何成就,那就是bonus了!”如今,换政府的愿望已达成,一周前,前首相纳吉也撤销了对他的诽谤案,从前种种仿彿来到了一个结束的时候。其实,脚下的路正要开始,未来是一条漫长的治国之路呀!



(本报李志强摄)

市场脉搏
更多
看影音热议更多
健康点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