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小流:对牛谈情──写作这几年 | 中国报 China Press

牛小流:对牛谈情──写作这几年

我从大学开始写小说,到现在已十年,间中难免有沉寂期,但还是陆续发表作品,直到现在撰写专栏。换作是几年前的我,压根儿不敢奢望能有这么一天。



说个曾让我难过的故事。那年我刚出道,有幸受邀出席一场作家交流会,这可是本地创作者梦寐以求的舞台,受邀者某程度上来说,都得到主办单位的肯定。主持人陆续介绍作家到舞台上分享写作心得,台下的我则坐立不安。不安原因有几个,一是不擅长演说,二是台上的都是名作家,初出茅庐的我,深怕给人说还没成名就自视过高,这一点我还是有自知之明。

等到主持人叫了我的名字,我不安地登上舞台,面对台下的人潮,紧张得连话都说不清楚。我和主持人互不相识,担心不懂如何见招拆招。支持人看了我的简介,问了一句,今天站上这舞台的人,都是本地文坛打滚多年的作家,我写小说,年纪轻轻就站上这舞台有何感受?

我忘了怎么回答,没说几句就被请下台,就算到了今天,我还是不知如何回应主持人的话,也不知为何会站上舞台,更不明白写小说就不够得体吗?

我还记得,主持人与一位专栏作家在台上说得眉开眼笑,说这舞台是为了现在与未来的出书作家而存在,我凄然一笑,不就因为我没在报章上磨练过,才让主持人有这样的发言。

之前稍微阅读过与四大名著研究相关的学术论文,得知每本小说的作者不一定真有其人,只因那个时代,写小说不如诗词那么入流,有者甚至不告诉别人自己写小说,因为怕遭人笑话!没想到,如今小说地位还是不如其他文体高尚。

于是我开始写散文,写得很勤,为自己定下每星期都要投稿的目标。但说的比做的容易,我始终无法维持这么高的产量,或许我的人生没什么好记载。从一开始茫然无头绪,到后来灵感乍现,能想到的题材我都写,能走的路都走一遍,尽可能多看不同风格的散文,用心感受一瞬即逝的生活感动,每篇文章都是我竭尽心思的成品。

当然也少不了自我质疑,是否适合写文章?就算到了今天,我还是这么怀疑自己。那天在电台听到许友彬的专访,他提到年轻创作者,不要担心文笔不佳就不敢创作,只要文章有故事,一定会有人阅读。这话让我感动,如今我不会觉得迷茫,咬紧牙关继续写下自己的故事。

在报章定期发表文章后,一些熟友常说,又见我的文章上报,还真厉害!我笑而不答,没能说出口的是,我一点也不厉害,只是牛脾气使然。当别人说我不够好,我不服气,下定决心要做得比现在好,因为这份傻劲,我才能走到今天。

每当我写不下去,都会想起那时候舞台上的落寞,还真要感谢当年那位主持人,是他让我意识到,作者只能用文字来证明自己,写散文的磨练也变成我的小说养分,我无不期盼自己未来能写出怎样的故事。

自称帅牛,想成为文字里的小丑,用文字感动世界。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