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小流:對牛談情──寫作這幾年 | 中国报 ChinaPress

牛小流:對牛談情──寫作這幾年

我從大學開始寫小說,到現在已十年,間中難免有沉寂期,但還是陸續發表作品,直到現在撰寫專欄。換作是幾年前的我,壓根兒不敢奢望能有這麼一天。



說個曾讓我難過的故事。那年我剛出道,有幸受邀出席一場作家交流會,這可是本地創作者夢寐以求的舞台,受邀者某程度上來說,都得到主辦單位的肯定。主持人陸續介紹作家到舞台上分享寫作心得,台下的我則坐立不安。不安原因有幾個,一是不擅長演說,二是台上的都是名作家,初出茅廬的我,深怕給人說還沒成名就自視過高,這一點我還是有自知之明。

等到主持人叫了我的名字,我不安地登上舞台,面對台下的人潮,緊張得連話都說不清楚。我和主持人互不相識,擔心不懂如何見招拆招。支持人看了我的簡介,問了一句,今天站上這舞台的人,都是本地文壇打滾多年的作家,我寫小說,年紀輕輕就站上這舞台有何感受?

我忘了怎麼回答,沒說幾句就被請下台,就算到了今天,我還是不知如何回應主持人的話,也不知為何會站上舞台,更不明白寫小說就不夠得體嗎?

我還記得,主持人與一位專欄作家在台上說得眉開眼笑,說這舞台是為了現在與未來的出書作家而存在,我淒然一笑,不就因為我沒在報章上磨練過,才讓主持人有這樣的發言。

之前稍微閱讀過與四大名著研究相關的學術論文,得知每本小說的作者不一定真有其人,只因那個時代,寫小說不如詩詞那麼入流,有者甚至不告訴別人自己寫小說,因為怕遭人笑話!沒想到,如今小說地位還是不如其他文體高尚。

于是我開始寫散文,寫得很勤,為自己定下每星期都要投稿的目標。但說的比做的容易,我始終無法維持這麼高的產量,或許我的人生沒什麼好記載。從一開始茫然無頭緒,到后來靈感乍現,能想到的題材我都寫,能走的路都走一遍,盡可能多看不同風格的散文,用心感受一瞬即逝的生活感動,每篇文章都是我竭盡心思的成品。

當然也少不了自我質疑,是否適合寫文章?就算到了今天,我還是這麼懷疑自己。那天在電台聽到許友彬的專訪,他提到年輕創作者,不要擔心文筆不佳就不敢創作,只要文章有故事,一定會有人閱讀。這話讓我感動,如今我不會覺得迷茫,咬緊牙關繼續寫下自己的故事。

在報章定期發表文章后,一些熟友常說,又見我的文章上報,還真厲害!我笑而不答,沒能說出口的是,我一點也不厲害,只是牛脾氣使然。當別人說我不夠好,我不服氣,下定決心要做得比現在好,因為這份傻勁,我才能走到今天。

每當我寫不下去,都會想起那時候舞台上的落寞,還真要感謝當年那位主持人,是他讓我意識到,作者只能用文字來證明自己,寫散文的磨練也變成我的小說養分,我無不期盼自己未來能寫出怎樣的故事。

自稱帥牛,想成為文字裡的小丑,用文字感動世界。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