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德和:寫意寫──算票 | 中國報 ChinaPress

趙德和:寫意寫──算票

五月九日下午4時55分,我踏進課室,以自願者的身分,第一次為全國大選當計票員。我坦言,雖然自己對大馬政局缺乏深刻見解,但對於這次大選人民的積極參與和反應中,還是難以忽視那些激烈求變的聲音,簡言之,數據不能說服人民的生活困苦是一種幻覺。“政治家和尿布一樣,基於同樣的原因需要定時更換。”這也是為何,當天許多國民都為這分內差事而沾污了手指。



從國會解散到大選當天,有一把兀傲的聲音在一片求變的聲浪中掀起了漣漪,他們是數據的信徒,他們講原則,但不承認該原則背後有盲點。他們堅信己見為啟迪民智,邁向民主的正確道路,但該“啟蒙運動”看來卻是開始得太遲,又結束得太早。

他們像在歉收的稻草原正中央,築起神壇台座,聲色俱厲地佈道,他們自問所言字字珠璣,但說的語言卻把一介老百姓拒於瞭解與討論的門外,門內卻喧鬧沸騰,好不熱鬧,許多真知灼見淹沒於喧嘩中。

在他們眼中,回鄉投票的、接力運載海外選票的,是多麼可笑。但當首投族對這片土地抱著積極的態度,協同那些年事已高的選民,緩慢步入投票站,投下那看似微不足道的一票,仿彿大家從未離希望(與大家)如此接近,幾乎不顧一切保護著它時,我發現更不能苟同把他們貶斥為愚民的那把聲音。

我們必須對每張選票賦予更多想像力,因為每張選票都代表著一個活生生的人,為自身的觀點做出判斷與決定,所以當選委會工作人員把一張張選票打開,喊出人民的聲音時,“我不認同你的看法,但我會誓死維護你發表它們的權利”這句話,好像從未如此響亮。

當時,我負責計算國會議席的選票,爭議性選票在總票數444張當中就佔了78張,主要原因是因為選民在公正黨或國陣的一欄打叉後,在筆墨未乾時,對折了選票,而使其他欄目沾染墨跡。根據選委會定下的準則,這些選票極可能會被判為廢票。書記把一張張沾有墨跡的選票判為“爭議性選票”,雙方(公正黨與國陣)的票數幾乎相等時,我才明白,是在雙方擁有共同利益下的談判,我們才有可能達成共識,使雙方選票都能公平公正的,在同一標準下被審核。

當然,一次的政權更替,不代表馬來西亞的民主制度已得以完善,就像一枚奧運金牌,不會使一個國家轉眼間成為體育強國。但這次大選的結果,無疑是這遠大志願的定心丸。有人說,我們只不過是從一個極權政府換了另一個極權政府而已,對於這,我認同張家揚(Patrick Yeoh)的看法:“對於那些覺得雙方都是惡魔的選民,我想說,至少我們可以證明,我們有能力換另一個惡魔來管制。”

鋼琴教師,音樂、電影與書籍的雜食動物,零嘴雖少吃但不否認該營養價值所在,偶爾藉健身來消除罪惡感。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