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句話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中国报 ChinaPress

    那句話

    吉隆坡.黃心怡



    哥哥。你近來可好?雖然我們不再一起去池邊抓魚,去草原奔跑了,但是你和我之間的回憶卻是誰也抹不去的,無論如何,我們都曾經來過,真好。

    我想念,想念那我們一起追逐過童年的草場;我想念,想念那我們一起嬉鬧過童年的小池;我想念,想念那我們一起鬧過彼此的青春,還有你時常說的那句話。

    如今的草場依舊綠,卻沒人陪我赤腳奔跑;如今的小池仍清澈,卻沒人陪我玩水抓魚;你常說的那句話,卻陪伴我走過一次又一次的春夏秋冬。

    春天,我們常躺在后山的花叢裡,那是一片唯美的薰衣草花海。那時的陽光很溫柔,總是輕輕地用它的餘暉溫暖我和你。

    我把玩著薰衣草,看著陽光下你的笑顏聽你說話,那也是我第一次聽你說:“我們曾經來過,真好。”當時我沒搞明白這句話的意思,現在想起來你是否早就為今日的離別而開始感歎了呢?

    如今,我一個人常在午后獨自來這片花海,一躺就是好幾個小時,熟悉的場景,你不在。我曾為此失落過也流淚過,后來也慢慢懂事釋懷了。如你所說,我們曾經來過,真好。

    夏天,我們總頂著炎熱的陽光,在村口的小池裡嬉水玩鬧。我們總愛比賽抓魚,看誰抓的魚最多。儘管我每次都輸給你,但你最后還是會把所有魚都讓給我。

    我最愛潑水,把你濺濕一身,你似乎也被潑得不亦樂乎。我常著涼生病,母親便不讓我再下水,我委屈哭鬧的時候,你都會耐心地撫摸我的頭,讓我聽話。

    那一天,你拗不過我的哀求,偷偷帶我溜去池邊。當時的我開心極了。“若不是你在,我便不能溜出來玩水了。”你淡淡地笑道:“至少我們曾經來過,真好。”每當回想起這一幕,我懊悔為什么沒有及早發現你當時眼中的一抹哀愁。

    秋天,我們常赤腳在金黃色的田野上追逐。你追我趕的遊戲到現在我依然清晰記得。如今回想起來,不知從何時起,母親常禁止你出門。

    偶爾在母親擔憂的目光下你堅持帶我來到這我喜歡的田野,卻變得不愛奔跑,總是靜靜地坐在一旁看我玩耍,嘴邊掛起滿足的笑容。可惜的當時的我並未察覺異樣,還要傻乎乎地央求你日后再帶我來,你卻說:“如果有一天你自己來,別忘了我們曾經來過。”我陷入了很長時間的沉思,卻終究不得解。

    冬天,我們常一起在屋外堆雪人,打雪仗。小時候我格外怕冷,你總是把身上的棉衣脫下來披在我身上。不知從何時起,你不再愛堆雪人,母親也不讓你陪我打雪仗,你似乎變得比我更怕冷。看著我失落地坐在雪地裡,你說:“我們曾經來過;真好。”我好像明白了什么,卻不敢往下想。我不再到屋外玩耍,而是在火爐旁聽你說故事。

    當時我想,這樣也好,至少你仍陪伴著我,窗外的雪地依然有我們小時候的影子,至少我們曾經來過,真好。

    歲月是那么的無情,我看著你日漸消瘦,蒼白的模樣不再是以前的樣子。

    我開始想起你每次說那句話的眼神,究竟是從什么時候開始,你不能再像以前那樣陪我嬉鬧,奔跑。我陷入恐懼的陰霾中,不斷地安慰自己不會失去你。而你時常望著我們的照片,從后山的薰衣草到村口的小池,從金黃色的田野到屋后的雪地,你一發呆便是好幾個小時,久久才說出那句話——我們曾經來過,真好。

    時光飛逝,一眨眼三年便過去了。我曾嘗試抓住時間的尾巴,也嘗試追趕時間的步伐,不管我怎樣努力,終究回不去從前的歡樂時光。

    我逐漸成長,變得懂事和沉穩,你若遇見此時的我想必會很欣慰吧,我再也不是那個賴在你懷裡任性,愛偷跑出去玩耍以及愛哭鬧的小不點了。

    我也不再像以前一樣,哭鬧著尋找你的蹤跡,我空閒時會靜靜地回想小時候的我們和你說過的那句話。

    對了,我常常夢見你,擁你滾燙之緒籍之安撫,伴你炎熱之心隨之起伏。心中一直有一把聲音叫我等待,等一場雲開見月明的壯闊,等朝露隨日出消散的平靜,我相信我終會等到,只要心中有比黑夜更永恆的信念。

    哥哥。你近來可好?雖然我們不再一起去池邊抓魚,去草原奔跑了,但是你和我之間的回憶卻是誰也抹不去的,無論如何,我們都曾經來過,真好。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