駱志豪:贏字哲學 | 中国报 ChinaPress

駱志豪:贏字哲學

「老師,『贏』字怎么寫?」



我不假思索,左手緊握著粉筆在黑板上一筆一劃嘁嘁嚓嚓地把「亡』、『口』、『月』、『貝』、『凡』組合成一個「贏」字,還在「凡」字最后一畫結束時瀟灑提筆離開黑板,留下了尖而有勁的橫折彎鉤,讓板上「贏」字看起來特別豪邁大方。

學生雖然不斷調侃我寫字的動作太誇張,但我可以從她們的眉目間感覺到對我能如此迅速寫出複雜「贏」字的自信而暗自欽佩,而我則在心裡吶喊:「我『贏』了!」——耍『帥『贏』了!

「贏」,人人都愛把這個字掛在嘴邊,但實際上真正會一筆一劃完整寫出「贏」字的人並不多。

「贏」,雖然這個再也普通不過,但深入研究,卻又很多有趣的想法值得一一探討。

首先,先問一問大家,「贏」字的部首是什么?

難道是最頂端的「亡」?

可是深入挖掘,我們總不難發現,「亡」本身意味著死,本身絕對是貶義的,且其他帶有「亡」字的「忙」、「茫」、「盲」、「氓」、「妄」等等詞彙都不怎么好。即使是看起來詞義較為中性的「芒」字其實也代表著「毒草」,再次驗證了「亡」字有多么的貶義。

但,為何把「亡」字配在「贏」字裡頭,卻竟然沒有辦法把「贏」字也拉入貶義詞的行列?難道說,是「贏」字的命格太硬?

再繼續查證,才知道原來「贏」字最早期是以金文的形式出現在漢字的系統中,從金文裡的「贏」字中可以看到一艘龍舟圍著一個小貝殼,寓意著古人划船出海,成功網羅到很多在當時被當成金錢使用的貝殼,人人成功達成目標的勝利情景。

原來,「贏」字頂端的「亡」字竟然是有關龍舟的龍角,只不過在漢字演變的過程中被人們誤解成「亡」字而已,「贏」字其他部分也都是因為類似的演變錯誤而促成的,導致早已不可能在今天的「贏」字中看到任何龍舟的影子。

整個「贏」字中,唯一一個從古至今沒有被誤解的部分就是「貝」,而且「貝」的存在特別關鍵,沒有了「貝」的龍舟也等同于空手而歸的失敗,因此「貝」也最能代表整個「贏」字,所以「贏」字的部首絕對不是高高在上,拋頭露面,貶義滿滿的「亡」,而是躲在裡面,忍辱負重的「貝」。

實際上,漢字系統中根本也沒有「亡」這個部首的存在。

綜上所述,「贏」字有個極為諷刺的現象,原本應該要象征「勝利」,「優秀」的「贏」竟然是那么多錯誤的綜合體。

但,這樣的一個錯誤綜合體卻是個有趣的巧合。有人嘗試將「贏」字拆成「亡」、「口」、「月」、「貝」及「凡」,分別象征著成功人士所需具備的「危機意識」、「溝通能力」、「時間管理能力」、「金錢管理能力」及「平常心」。

這樣的分析不經意地告訴我們,真正的成功必須要能夠包容接受貶義滿滿的危機意識或「亡」,也正是因為演變上的各種錯誤才會造就了今天能夠如此被拆成五大成功條件的「贏」字。

其實,人生何嘗不是這樣?沒有了過往的失敗,如何造就今天的成功?沒有種種「錯誤」的襯托,「贏」的滋味就不再如此激動人心。

縱橫古今,也不知有多少英雄豪傑,曠世奇才就是在這樣成長的過程中不斷經歷失敗,不斷接受磨練,最后才「贏」得一切,站在生命最高峰傲視群雄?

不過,說了這么久,我似乎一直強調「贏」字是個多么正面,褒義感多強的漢字,但換個角度想想,如果凡事大家都爭著要「贏」,這是一件好事嗎?馬路上,所有駕駛人士都要「贏」,紛紛爭先恐后的話,交通怎么辦?

賽場上,如果人人都想「贏」,不想輸,「贏」了賽果,輸了和氣,值得嗎?生活中,若人人在待人處事上都只在乎「贏」多輸少,這會是一個多么自私的社會?家人之間偶爾爭論,如果大家都不肯認輸相讓,那樣僵局又有誰能解?由此可見,只要大家滿腦子只想著贏贏贏,那大家就得準備輸去一段又一段珍貴的人際關係。

輸了你,贏了世界又如何?

難道,歷經錯誤而浴火重生的「贏」字終究還是個錯誤?

不,其實我們看到的是「贏」字的正負兩面。貶義與否、失敗與否、錯誤與否,這一切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們用怎樣的思維看待。

所以,正面思維和負面思維的交鋒點上,何者「贏」了?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活动简介
暂无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