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這個年齡 | 中國報 China Press

在我這個年齡

彭亨.鄺祖賢



在我這個年齡,我可以做些什么、我無能為力去反抗那些不滿意,我無能為力去保護自己心愛的人事物,我無能為力去做想做的夢想。

緊鎖的房門再次被敲起、緊閉的窗口若隱若現地閃耀著光芒,被子被我緊拉著。面對這個世界,我總是不知所措。

今天天氣真好、應該很適合去海邊吧。

搖了搖頭,想讓自己清醒起來。

快速整理好了自己,三步並作兩步走到咖啡廳。七點五十五分、呼,還好沒遲到。

在咖啡廳打工是媽媽的意見,其實我也想像同齡朋友,週末了一起約出去逛街、玩耍。

週末的小確幸就是三點,雖然工作不是我想做的事情可是三點有一個小時的休息、我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今天不出去走走了,向老闆娘討了一杯抹茶拿鐵。我坐在靠窗的位子,這裡真舒服。

打開了已經泛黃的日記本,看著裡面一頁頁已經模糊的字體。

十月二十一、又翻到了這一天,心裡還是揪著、那天的心情一一浮現出來。

我的雙手還在黑白鍵之間來回。碰!一聲巨響。我轉頭向那片落地窗看去,向日葵依然綻放、可是奶奶倒下了。

我慌了、我不知所措。我向著奶奶跑去,我喊了媽媽爸爸、我聲嘶力竭地喊著,可是沒有一絲回應。

我的雙手輕輕拍打著奶奶的臉、一滴滴熱淚流下。以后那些日子裡,就算我在客廳熬夜得多晚也不會有一杯熱可可、就算我蹲著像一個小孩子那樣嚎啕大哭也不會有人心疼我。

一滴、兩滴,又模糊了這頁。

總是把自己的悲傷放在心裡面、我總是大家心目中樂觀的女生、如果有人懂那該多好。

今天十七號了、我的貓,豆豆的孩子兩個月了。又是一次道別。我有氣喘,爸爸說是因為貓的毛,無論我如何阻止、選擇權都從來不在我的身上。

晚上我躲在房間、蓋著棉被,隱約聽到小貓們的叫聲,我小聲地啜泣著。隔天一早像是沒事一樣緊緊抱著豆豆,它應該也像我一樣無能為力吧。

在我這個年齡,我可以做些什么、我無能為力去反抗那些不滿意,我無能為力去保護自己心愛的人事物,我無能為力去做想做的夢想。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