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振文:齋戒月·平安月 | 中國報 China Press

王振文:齋戒月·平安月

這個齋戒月,格外安寧。安寧得跟平日沒兩樣,不知不覺間,已來到最后幾天。無驚無險,無風無浪,謝天謝地。



什么時候開始的呢?每年迎來齋戒月前,心情就會莫明地忐忑起來。那份忐忑,是複雜的。一方面擔憂今年又會有事發生,另一方面卻期盼:今年別再有事發生了,好嗎?

不是唯恐天下不亂,而是經驗之談:去年,才齋戒月第一天,本地英文報《星報》就因為一張穆斯林進行特別晚祈禱的封面照被有心人士惡意解讀,總編和執編被迫停職,以平息風波;2016年有宗教司指非穆斯林該穿著得體,以尊重齋戒中的穆斯林;2015年有國小校長叫學生喝尿;2013年則有非穆斯林學生被安排在更衣室裡用餐……

每年總會有事發生,使得神聖的齋戒月被抹上陰影——直至今年。

有一種文化,叫縱容。

因為縱容,因為態度偏差,因為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才會有人恣意鬧事。所以,說今年齋戒月期間的一片祥和平靜跟換了新政府有關,一點兒也不為過。

樹倒猢猻不敢亂

嚴格來說,不是因為希盟政府上了台,這個齋戒月才平安無事;更多是因為國陣政府下了台,猢猻們眼看樹倒了,才不敢恣意撒野、輕舉妄動。

老樹倒下后,老猢猻們逐一遭清算;散落一地的鳥窩,能救的就保住,已崩壞了的就直接丟棄;新埋下的樹苗根部雖未堅固,卻已長出鮮嫩的綠葉,呈現一片新生機、新氣象——眼前這景象,是我們所憧憬的美好未來嗎?

509大選前,有前輩語重心長地說:即使換了政府,明天也未必會更好。但如果不換,明天一定會變得更糟。

就像是醫生跟病人說:這一場手術的成功率,只有25%;不動的話,最多只剩下25天壽命。

明天未必會更好,對我而言是震撼的。震撼,並非因為自己樂觀地以為只需把政府換掉,一切問題就能迎刃而解——那不是樂觀,是好傻、好天真;反而是因為那番話刺中了許多人一直不敢去正視、不願去承認的痛處,才備感震驚。

那份震驚,是複雜的。一方面為終於有人把話給說破而如釋重負,另一方面卻又感到憤怒:你怎么把話給說破了?

明天,會更好嗎?

很多時候,單憑一個任期都難以公平、客觀地評估一個政府的表現,更何況希盟政府執政才短短一個月。

那我們有朝著更美好的未來前進嗎?有吧。應該有。看似有。雖然沒路牌,但遠處閃爍著微弱光芒,那就是傳說中的更美好未來了吧。

明天,應該會更好吧。

這份期待,是複雜的。一方面,新政府的大刀闊斧讓此信念更加篤定;另一方面,卻又對政府廢除MRT3計劃、部長減薪、向東學習等多項舉措感到狐疑,怎么有種時光倒退的感覺?幾十年前的那一套,現在還適用嗎?人民期盼改朝換代后,國家經濟會有起色、老百姓生活會好一些,新政府上任第一件事卻是伸手跟人民要錢,這真的妥當嗎?

明天真會更好嗎?會吧?會吧?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