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德和:写意写——游戏 | 中国报 China Press

赵德和:写意写——游戏

看了史匹堡的新片《Ready Player One》后感触良多,怀旧情怀油然而生。虽然这是一部“打正招牌”向70后销售怀旧片段的商业片,但对于80后的我是一样买单的,套马奎斯的话,它让我乘机回头看看,那些逝去的日子里,被怀旧给放大了的美好。



电影里头说的电玩,是登峰造极的虚拟现实“绿洲”Oasis,能满足人类几乎所有的感官体验,人人都能成为他想成为的任何人。但你仍需要在战争中杀敌,在跑道上胜出,以获取更多金币来购买更好装置、武器等。在反乌托邦的现实中,人人都宁愿把大部分时间“活”在电玩里头。Oasis创办人去世后,把市值五万亿的Oasis公司的继承权,以三项近乎不可能完成的游戏项目作为继承人的考验,而当中所有玩家都能为之而奋斗。

电影里出现的“彩蛋”可谓多不胜数,有许多都是你我的共同记忆。DeLorean时光机跑车都是属于过去的“未来”,当它再次出现在电影时,你还是会非常兴奋,好像重遇一位小学时最要好的死党。你不介意它是否比不上今天汽车的性能,就像你不那么介意你们还会不会有同样的话题,你只知道,过去仿彿都那么美好,你不介意当年其实就是因为沉迷电玩电影,而把学校考试给考烂了。

我童年时代所看的电影,都是透过录影带机,透过国营电台播放时录下来的,为了让录下来的电影不含任何多余的广告片段,我必须在广告时段按暂停键,然后在电影回来时再继续录。

当年的《大白鲨Jaws》、《回到过去Back to the Future》、《星球大战》等,都是我小学时期的精神粮食,几乎每天都看,像《回到未来》,就是其中一部看过不少于百次的电影。

以前的我不读书(漫画除外),因为当时家里的长者都没有读书的习惯,自然而然就和书本绝缘了。大概是我小学四年级左右,市场出现了让所有父母亲都恨之入骨的“电子游戏机”,我也就透过邻居家的阿威哥,这位比我年长六岁的死党,开始了我们“红白机”的年代。

上、上、下、下、左、右、左、右、A、B、START是我们那一代人生死攸关的密码,“打手枪”和“打飞机”都有着截然不同的意思。过后也顺其自然得进入超级任天堂里,那时是初中,上课时养精蓄锐,放学回家,吃饱后就是过关斩将之时。当时所获得的成就和奖项,都收藏在这浅灰色箱子里,装满了我的童年。

在游戏当中,我们想尽办法储备货币与能量;我们不放过任何隐藏的洞口;我们懂得怀疑色调有出入的石块,我们不放过任何细节,深怕错失破关良机;我们意识到以貌取人而掉以轻心所能带来的危险。但也只有在那里,我们有屡战屡败,再接再厉的权利。

赵德和——钢琴教师,音乐、电影与书籍的杂食动物,零嘴虽少吃但不否认该营养价值所在,偶尔藉健身来消除罪恶感。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